医案

小儿外感病十分常见,若粗分寒热,则其中热病多而寒病少,温病多而伤寒少。良好的居处环境使小儿不易感受寒邪,而即便感受了寒邪,往往又会迅速化热。

因当今小儿饮食,甘厚有余而清淡不足,脾胃多有积热,且小儿生来便接触电视、手机等物,暗耗其阴,虚热内生,故感寒后,寒邪极易从化为热。除发热症状外,尚可见咽喉肿痛、咳嗽咯痰、舌红脉数等一派温病之象,迥异于伤寒。

笔者治疗小儿外感热病,取法于“京城小儿王”王鹏飞老先生的用药经验,临证加减运用,常收温酒斩华雄之效,兹举隅如下:

韩某,女,3岁。2015年9月13日初诊:患儿4天前感冒后发热,咽痛,口服退热药物无效,体温达40℃。遂就诊于三级综合医院,诊断为化脓性扁桃体炎,住院接受输液治疗,每日点滴4瓶液体,并配以打退烧针,2天内花费近八百元,热势反复不退,故延余诊视。查双侧扁桃体绿豆大小脓点,体温39℃,夜寐多汗,大便干,舌红,苔厚,脉浮数。治以清肺胃之热,兼平肝理脾法,处方:

青黛6g(包煎) 藿香6g 石膏4g(先煎) 玄参6g 地骨皮4g 全瓜蒌4g 罗汉果4g 神曲10g 甘草2g。三剂,日一剂,水煎,顿服。

余谓其父母曰:此儿虽高热,但非疟非疹,服中药即可,但服本人方药,唯有一点要求——停用一切西药。(三剂汤药共花费10元)

2015年9月17日二诊:家长述患儿服第一剂当晚,热势减,体温未超过38℃。服第二剂后,热退,体温恢复正常,咽痛感消失。三剂服完,患儿扁桃体不肿,脓点消失,夜汗大减,大便正常,精神状态佳,惟跑跳、打闹后偶有一二声咳嗽,舌尖红,苔略厚,脉略数。治以清解余热,健运脾土,处方:青黛3g(包煎) 石膏4g(先煎) 地骨皮6g 罗汉果6g 神曲9g 焦山楂9g  茯苓9g 陈皮6g 甘草2g,三剂,日一剂,水煎服。

按:小儿脏腑娇嫩,肺为娇脏故容易感受外邪,脾胃不足故容易内蕴积热,加之肝常有余,故外感热病常表现出较高之热势。且小儿用药,稍呆则滞,稍重则伤,故用药务必轻灵。方中青黛、藿香、石膏为青寒退烧汤

(注:此方名乃内蒙古医科大学张明锐教授拟定,石膏原为寒水石,笔者应用时常以石膏代替)。

其中青黛性寒而色青,能泻肺肝;石膏性寒而色白,能清肺胃;藿香辛而微温,透表且无发汗之弊,并能理脾。又骨皮止其夜汗,瓜蒌清金润肠,玄参解咽喉火毒并滋肾水,神曲能和中运化兼解表邪,罗汉果润肺清热,

因其味极甜,笔者常用于小儿方中以调整汤药口感。

诸药合用,清肺胃为主,兼顾肝脾,准切证机,效如桴鼓。且用药如羽,避免了辛散攻伐之品伤其元气,过汗之品伤阴伤阳,大苦寒之品峻伤脾胃。

二诊去藿香、玄参、瓜蒌,入焦山楂、茯苓、陈皮,直指中焦运化,兼以酸甘化阴,共为热病之善后。

吴瑭云“温病忌汗,汗之不惟不解,反生他患”,治疗小儿外感热病,医者多能做到慎用麻、桂等大发汗之品,但对于西药(如布洛芬、尼美舒利、对乙酰氨基酚等)的应用却不假思索,试问退热之西药哪个不是发汗之品?

只知道外感热病忌用中药之“麻、桂”,却不知忌用西药之“麻、桂”,重发其汗,耗损津液,直致热势反复燔炎。

又匆忙以抗生素静脉点滴,本是卫分之病,却将战场直接引到血分,纵使表面热势暂退,然内热遏伏,日后外邪相感,热病极易再发,终成恶性之循环,能不慎乎!

附:上述用药经验,不惟小儿外感热病可法,笔者用之于成人外感热病,仍常常一剂知而二剂已。

某某,男25岁,2015年12月8日诊:患者2天前外感风寒,1天后迅速化热,刻下身热,体温37.6℃,微恶风寒,咽痛,双侧扁桃体红肿,有黄痰,舌红,苔黄厚腻,脉数略滑。予:青黛6g(包煎)  藿香9g  石膏9g(先煎)  玄参9g  木蝴蝶12g  竹茹9g  神曲10g。三剂,日一剂,水煎服。

患者服上方二剂后,诸症悉愈,第三剂留待日后备用。

作者:韩景昕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