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

带下俱是湿证论

【述】

《傅青主女科》云:“夫带下俱是湿症。而以带名者,因带脉不能约束而有此病,故以名之,盖带脉通于任督,任督病而带脉始病。

带脉者,所以约束胞胎之系也,带脉无力,则难以提系,必然胎胞不固,故带弱则胎易堕,带伤则胎不牢。

然而,带脉之伤,非独跌闪挫气已也。或行房而放纵,或饮酒而颠狂,虽无疼痛之苦,而有暗耗之害,则气不能化经水,而反变为带病矣,……况加以脾气之虚,肝气之郁,湿气之侵,热气之逼,安得不成带下之病哉!”

【评】

脾喜燥而恶湿,脾健则湿不生,今肝郁而脾虚,土之湿气乃停,脾欲化本脏之湿尚不能,更加外侵之湿,又如何能御,两湿相搏,趋向下行,则带下之症发。

内湿多因脾虚,湿尚不过甚,故多为白带;若内湿与外湿(湿毒)相搏,或内湿蕴久化热,损伤冲任之脉,则下黄绿如脓之带,谓之黄带;湿毒过甚,或化热而伤血络,如带下见赤色,或挟血水,是谓赤带。

又有清稀之白带,其因为肾虚,冲任不固,带脉失约所致。因肾阳虚,不能蒸阴化气,而失却主水之能,封藏之功,天癸之水不能化精以养身,反变湿而下泄。

虽所下者清稀,如《内经》所云,“诸病水液,澄彻清冷,皆属于寒”,既曰水液病,又因阳不化气、化精、化血、化津液以养身,而从下泄,故也为湿。

所以说“带下俱是湿症”。

治白带宜大补脾胃之气论

【述】

傅青主曰:“妇人有经年累月下流白物,如涕如唾,不能禁止,甚则臭秽者,所谓白带也。

夫白带乃湿盛而火衰,肝郁而气弱,则脾土受伤,湿土之气下陷,是以脾精不节,不能化荣血以为经水,反变白滑之物,由阴门直下,欲自禁而不可得也。

治宜大补脾胃之气,稍佐以舒肝之品,使风木不闭塞于地中,则地气日升腾于天上,脾气健而湿气消,自无白带之患矣。”

【评】

脾主运化而升清,脾胃之气旺则能化水谷之精微,上归于肺,肺得脾精之养,则能行肃降之令,水道通矣,使气血津液各走其道,水不停蓄则不能为患。

若脾虚不能健运,不能归精于肺,因而水停湿起,使脾土之气下陷,化白带从阴窍而出。

病虽波及冲任带三脉,然其病根总为脾虚不运,内生之湿下注而成。

土虚则木能助害,但大补脾胃之气,能行健运之责,则升降之机复,出入之用行。故虽有木气之害,不能侵也,自无白带之患。

【病例介绍】

董XX,女,36岁,工人。十年前产一胎。

平素大便溏泄,带下色黄,绵绵不断,时有年余,外形肥胖,头晕目眩,纳食不香,食后腹胀,喜饮酒,苔微黄而腻,脉象濡细。

脾运不施,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流注胞络成带。治宜健脾运中,除湿止带。

拟方:太子参、芡实各30克,苍白术、茯苓、炒扁豆花、淮山药各12克,炒米仁、车前草各15克,砂仁、甘草各3克,服五剂。

胃纳转香,小便增多,大便成形,黄水转淡,湿秽已减,原方去苍术,加萆薢12克,甘草梢改六一散12克。一周后诸症皆除,纳眠转佳,精神转爽。

青带下为肝经之湿热论

【述】

傅公云:“夫青带乃肝经之湿热,肝属木,木色青,带下如流绿豆汁,明明是肝木之病矣,其色青绿者,正以乘肝木之气化也。

逆轻者,热必轻而色青,逆重者,热必重而色绿,解肝木之火,利膀胱之水,则青绿之带去矣,方用加减逍遥散。”

【评】

带下俱是湿,湿气下降,各随其经而变易。此为肝郁而湿留其经之症也,逆之轻,热也轻,故但现肝之本色。

若逆之重,热也重,故合火色而杂见,肝色青,火色红,青红二色相混即成青绿色也。

逆轻逆重者,因木本生火,今木被湿侵,不唯不生火,反致火气不温脾而助肝经湿热以为患,故谓之逆。

逆轻者火尚平常,逆重者火借风势而愈烈,故热重也。

用加减逍遥散者,盖因湿热留于肝经,因肝气之郁,逍遥散最能疏解。

逍遥散有白术、当归今予减去,无陈皮、栀子、茵陈,而今又加入者何也!

因白术脾经药也,今病在肝经故不用;当归补血药也,今是湿热为患之实证故也去之。

陈皮也脾胃药又为何加之?前面调经论中已说过:“药无定用之处,随配伍而扬长”。陈皮入逍遥散,则能助舒肝。

加茵陈者,因其利湿之功较著,今茯苓得茵陈之助,则利湿之功更佳,湿无藏形之地矣。

加入栀子一味尤妙,何不加黄连?黄连清心火,故不妥,黄芩清肺与大肠之火,也不对症,唯栀子能清三焦之火,故特用之。

肝郁得解,湿热得去,青带之患必愈矣。

黄带为任脉之湿热论

【述】

傅山云:“夫黄带乃任脉之湿热也,任脉本不能容水,湿气安得久而化为黄带乎?

不知带脉横生,通于任脉,任脉直上起于唇齿,唇齿之间,原有不断之泉,下贯于任脉以化精,使任脉无热气之绕,则口中之津液尽化为精,以入于肾矣。

惟有热邪存于下焦之间,则津液不能化精,而反化湿也。

夫湿者土之气,实水之侵,热者火之气,实木之生,水色本黑,火色本红,今湿与热合,欲化红而不能,欲返黑而不得,煎熬成汁,因变为黄色矣。

此乃不从水火之化,而从湿化也。

所以世人有以黄带为脾经湿热,单去治脾而不得痊者,是不知真水真火合成丹邪元邪,绕于任脉胞胎之间,而化此黄色也。单治脾何能痊乎!法宜补任脉之虚,而清肾火之炎,则庶几矣,方用易黄汤。”

【评】

愚意以为,黄带虽为任脉之虚,肾火之炎而成,然也离不开脾之湿热,若脾无湿热下注冲任二脉,则虽肾火之炎,也只能是阴虚火旺之证,发为潮热、盗汗、小便短涩或血尿之症,因火旺必消水,水液既乏,安得带下之疾。

且傅先生起首便说:“带下俱是湿证”。黄为土之色,湿之证。

此《内经》已有明训,而唯黄带不是湿?此必脾湿下注冲任,蕴久化热,湿热侵漫下焦,借肾火以为势,肾火助纣为虐,两贼勾结,而成斯症。

再观其治法,虽云补任脉之虚,清肾火之炎,但观其方,实在是健脾利湿兼滋肾阴以济肾火之剂也。

山药为补脾胃之圣药,兼能滋肾,芡实也能健脾清、热而生津,二药用量特大,且都炒用,则健脾之义甚明,并非专补任脉。

且炒用则助火,既然曰热邪绕于任脉胞胎之间,则任脉胞胎之间也有火,既有火,用药何须炒?

不用熟地山萸滋肾阴者,也因其有助湿之故,所以用黄柏之清肾火以保肾阴,旨在清火,不在滋阴;

加车前以利湿,且车前利湿而不伤正也,其论不确,其方甚妙,是为巧合。

综观全方,山药、芡实健脾清热而兼利湿,故脾得健运,湿不再生,热不再发,车前、黄柏合用则利湿之功著,清热之效显。湿去热清,黄带不复有矣。

加白果者,因带下日久故加白果以涩之,同时因用车前黄柏之利水,用白果以缩泉,是发中有收也,深合阴阳之道。

【病例介绍】

赵XX,女,工人。大产二胎,人流两次,有附件炎史。

近因感冒发热,经西医抗菌素治疗热退,纳食不香,下腹隐痛,白带流增,热秽明显,肝经湿热下注,治宜清利湿热。

处方:土茯苓、芦根、车前草各30克,忍冬藤、鸡冠花、米仁各15克,鲜石斛12克,炒扁豆、六一散、白槿花各9克。

连服七剂。带下减,灼热除,原方出入再进七剂。

赤带为脾气受伤肝火内炽所致论

【述】

《傅青主女科》云:“妇人有带下而色红者,似血非血,淋沥不断,所谓赤带也,夫赤带也湿病,湿是土之气,宜见黄白之色,今不见黄白而见赤者,火热故也,火色赤,故带下亦赤耳。

惟是带脉系于腰脐之间,近乎至阴之地,不宜有火,而今见火症,岂其路通于命门,而命门之火出而烧之耶?

不知带脉通于肾,而肾气通于肝,妇人忧思伤脾,又加郁怒伤肝,于是肝经之郁火内炽,下克脾土,脾土不能运化,致湿热之气蕴于带脉之间;

而肝不藏血,亦渗于带脉之内,皆由脾气受伤,运化无力,湿热之气随气下陷,同血俱下,所以似血非血之象,现于其色也,其实湿与血不能两分,世人以赤带属心之火,误矣。

治法须清肝火而扶脾气,方用清肝止淋汤。”

【评】

黄带者,湿与热抟,结下焦,故以健脾利湿,兼清肾火为治。

赤带者湿热挟肝火以动血,肝藏血,今内炽之肝火,附湿热以为患,湿性下走,故湿热、肝火扰动下焦血络,此湿轻而火重,逼血外出,致成赤带之症,故治法不在利湿而在治血。

妙在重用白芍,不仅能补肝之血,且因芍药酸涩,能促进静脉之血回流。血即活,血活则能归经,不致外漏,不外漏即血止也。

更少加清火之丹皮、生地、黄柏,则肝火潜形。肝火得清,肝血得宁,则赤带不生。

然肝火因郁而炽,故加香附以解郁,木郁则乘土,故加红枣以健脾,脾健则湿不复生。又因赤带为血所化,故又加入阿胶以补肝血,止出血。

如此则脾健而肝舒,火去而热清,血足而气旺,则赤带之症无再萌之机。

【病例介绍】

俞XX,女,28岁,农民。

人流后淋红拖达半月方净,腰酸,下腹胀痛,带下秽浊,热臭明显,有时脓稠带中血丝间夹,月经最多,七天后仍有咖啡色浓液不断。

妇检:宫颈重糜,有血性分泌物渗出。血检:白细胞12800/立方毫米。湿热蕴结,日久化火致毒。治宜荡涤热毒淤浊。

处方:墓头回、银花炭、丹皮各9克,红藤、鱼腥草各30克,蒲公英、地榆炭各15克,制军6克,川连、川柏、甘草各3克。五剂。

五剂后,红除痛缓,带下仍多,血检白细胞8200/立方毫米,再拟祛浊除带,逐邪出腑。

红藤、白英、米仁各15克,鸡冠花、扁豆花、白槿花、臭椿皮、车前草各12克,七叶一枝花9克,龙胆草15克,甘草5克。服五剂。

【按】

热则宜清,毒则宜泄,热毒鸱张,利在速战。

本法取四黄荡火泄毒,墓头回、鱼腥草、白英等利湿祛毒,且选药多直达下焦,剂重力强,故奏效明显。

二诊增用龙胆草少许,防外毒虽祛,内火复萌。大剂苦寒,恐伤脾阳,必要时少加陈皮、蔻仁等也为妥善。

作者:何子淮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