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

《伤寒论》

【原文用法与原方用量】

大病I11差后,劳复[2]者,枳实栀子豉汤主之。(伤寒论:393)枳实栀子豉汤方枳实三枚(炙)栀子十四个(擘)豉一升(绵裹)

上三味,以清浆水[3]七升,空煮取四升,内枳实、栀子,煮取二升,下豉,更煮五六沸,去滓,温分再服,覆令微似汗。若有宿食者,内大黄如博碁子[4」五六枚,服之愈。

注释:

[1]大病:指伤寒热病。《诸病源候论》说:“大病者,中风,伤寒,热劳,温疟之类是也。”

[2]劳复:大病初愈,余邪未净,因过劳而复发者。

[3]清浆水:即酸浆水,有生津止渴、解暑化滞的作用。清·吴仪洛《伤寒分经》谓:“炊粟米熟,投冷水中,浸五六日,味酢生花,色类浆,故名。若浸至败者,害人。其性凉善走,能调中宣气,通关开胃,解烦渴,化滞物。

[4]博碁子:形容制作丸药或切取药物的体积,如棋子的大小。碁(qf,音其),棋之异体字。

[注家方论]

1.成无己《注解伤寒论》:枳实栀子豉汤,则应吐剂,此云复令微似汗出者,以其热聚于上,苦则吐之;热散于表者,苦则发之。《内经》曰:火淫所胜,以苦发之。此之谓也。2.方有执《伤寒论条辨》:枳实宽中破结,栀子散热除烦,香豉能解虚劳之热,清浆则又栀子之监制,故协三物之苦寒,同主劳伤之复热,而与发初病之实热不同论也。宿食,陈宿之积食也。食能生热,故须去之,大黄者,去陈以致新也。

3.许宏《金镜内台方议》:以枳实为君以下气,以栀子为臣而散劳热,以豉为佐而泄热。若有宿食者,加大黄以利之也。此本栀子豉汤加枳实,则应吐下,今反吐汗者,乃热聚于表,若以发之也。

[名医验案]

1.程杏轩医案

近翁同道友也,夏月患感证,自用白虎汤治愈后,因饮食不节,病复发热腹胀,服消导药不效。再服白虎汤,亦不效,热盛口渴,舌黄便闭,予曰此食复也,投以枳实栀子豉汤加大黄,一剂知,二剂已,仲景祖方,用之对证,无不击鼓相应。

2.邢锡波医案

许某,女,28岁。患春温证,治疗将近月余,病体才得以恢复正常。初愈后,终觉腹空而索食,家人因遵循医师告诫,始终给容易消化之食物。后因想食水饺,家人认为病愈近旬,脾胃已恢复而与食。由于患者贪食不节,下午发生胃脘膨闷,噫气不除,人夜心烦不寐,身现发烧(38℃),头部眩晕,不思饮食,脉象浮大,此次家人恐慌,认为气血虚弱至此,而宿疾复发。追余诊后,知此证由于饮食不节,停食化热,食热壅滞则心烦,食滞不化则发热。脉证相参,如为食复,宜与枳实栀子豉汤,以消滞清热。因疏加味枳实栀子豉汤与之。处方:枳实10克,生栀子10克,淡豆豉15克,建曲10克,生姜3克,广郁金6克,生山药15克,甘草3克。1剂后,热退而烦满大减。连服2剂,诸症消失。后以养阴清热和胃之剂调理而愈。

3:王新陆医案

刘某,男,87岁,2019年6月26日初诊,因高热,神昏谵语,二便失禁来诊。既往有高血压、冠心病、坠积性肺炎病史。刻诊:高热,体温39.7℃,头部微汗,四肢厥冷,胸闷憋喘不得息,气粗声高,神昏谵语,屋内游走不识人,二便失禁。查体:手冰冷,舌红苔黄腻,脉滑实有力。追问患者最近的饮食,家属告知端午节吃了3个粽子。

诊断:食复,阳明痰热扰神。    处方:枳壳36克,淡豆豉48克,栀子12克,酸浆水240克。    患者反馈,服1剂药后,汗出热退,胸闷、憋喘平。

作者:张风霞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