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仝某,女,22岁,1971年12月14日初诊。

2个月前,因情志不遂,胸怀不畅,突然小溲次频,因症状日益加重,至某县人民医院诊治,经检查,排除器质性病变,被告知无法治疗,未开药方,患者忧郁而走。后由其亲戚带来邹老处治疗。诊时意态沉闷,泪珠盈眶,苦恼之状,有难以言语形容者。病情由其亲戚代诉,尿频无以计数,白天见水即欲小解,夜间小便3~4次,并常遗尿,腰府酸楚,脉象沉细,苔薄白,舌质红。其亲戚云:患者七八岁时有遗尿症,但症情不重,未经治疗,此次发病前基本不遗尿。又云:幼年脾气倔强,心胸狭窄,在10多岁时,曾因生气而昏厥,发作时手、口唇发麻,小声哭闹,甚则昏厥。平时感胸闷,时欲叹气。月经18岁初潮,周期20~30天,每潮3~7天方干净,量时多时少,有时白带多。证属肾虚不固,气血两亏,肝气郁结。方拟补肾固摄,疏肝解郁,补益气血,重镇安神之品。

菟丝子18g 潼沙苑9g 甘杞子12g 活磁石(先煎)15g

潞党参15g 全当归9g 杭白芍12g 合欢皮30g

玫瑰花(后下)3朵 红枣(切)5个

醋淬生铁落(先煎)60g

12月21日二诊:尿频次数减少,仍觉腰酸,见水尚欲小解。原方加川断12g。

12月28日三诊:小溲次数显著减少,见水已能控制,前方有效,不必更改,原方续服。

1972年1月4日四诊:尿频已止,白天小便4次,夜间1次或无。再予原方5剂,巩固而愈。

【按】患者幼年遗尿,先天不足,肾虚不固可知。10多岁时有生气而手、唇发麻,小声哭闹,甚则昏厥,此为薄厥,与癔症性昏厥之症相似。《素问·生气通天论》曰:“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素问·举痛论》曰:“怒则气逆。”说明受精神刺激后,阳气骤亢,血随气逆可致昏厥。本例患者,原有肝郁既往史,此次又因情志不遂,胸怀不畅,以致尿频,实为七情郁结,素体肾虚而导致下亢不固,气虚下陷,膀胱失于制约所致。分析其病因,为肾气不足,情志郁结。论其标本,肾虚是本,肝郁是标,故以补肾固脬摄纳治其本,疏肝解郁治其标。方中潼沙苑、菟丝子、枸杞子、川断、磁石补肾;合欢皮、玫瑰花解郁。鉴于患者脉象沉细,形体不实,气血不足,乃后天失调所致,故配以参、归、枣、芍,以补气血;伍磁石、铁落以重镇安神。以醋淬生铁落,冀得酸以敛肝之功,使肝木不致亢盛。本例治疗,标本兼顾,一鼓而下,肝肾机能得以调正而获速效。

作者:邹云翔,黄新吾等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