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肝脾肿大表现为两胁下痞块,伴随疼痛,且部位固定,这一体征贯穿疾病始终,或见耳后及背部血丝赤缕,舌紫,脉沉涩,表现为“瘀血成积”的典型证候。因此治疗上,祛瘀软肝作为基本法也需贯穿治疗始终。

邹学熹曾治一李姓男子,43岁,因肝炎肝硬化,致右胁下癥块8年余,久治不愈,长期卧床,了无生意。

初诊之时,邹老见其可怜,欲用平生所学,挽救于万一,思忖再三,竞未得其法。遂告诉患者,待熟思后为之处方。

当晚,邹老反复阅读其病历资料,结合自己临床经验,欲用常法,难救其于危重;欲用虎狼之药,而患者早已正气不支,生气萧索,经不住大刀阔斧地猛攻猛打。

踌躇之间,邹老猛然想到《金匮要略》治虚劳采用“缓中补虚”之法,而先母李俊卿传下来的《栖霞子妙方》手抄本中有张果老软肝散一方,与此病甚为吻合,于是决定以峻药散服,缓攻其癥;同时根据患者的虚实错杂的情况,用汤剂扶正祛邪。

如此治疗10个月,患者病情大为好转,信心倍增;继续治疗3年,已能下床;又治2年,经医院检查肝脏变软,肝功能完全正常。此后,邹老用张果老软肝散治疗多例肝脾肿大患者,均获得了较满意的效果。

张果老软肝散:水蛭60g,䗪虫20g,熟大黄15g,三七15g,延胡索20g,鳖甲30g,鸡内金15g。

上药共为细末,每服3~5g,每日2~3次。

邹老指出,水蛭一物,能破血逐瘀消癥,前人过于强调伤人正气,医生因其性猛而使用时缩手缩脚,近代名医张锡纯盛赞水蛭破瘀血而不伤新血,纯系水之精华生成,于气分丝毫无损,而瘀血默消于无形。

水蛭与䗪虫皆虫类药,入血软坚,配合熟大黄、三七、延胡索破血消癥。

鳖甲咸而微寒,入足厥阴肝经血分,此处取其软坚散结之功,为软肝之良药。

鸡内金作为消食之品,为人所熟知,而其作为消癥积之良药,则知者少。《医学衷中参西录》指出,鸡内金不但能消脾胃之积,而且无论脏腑何处有积,皆能消之,是以男子痃癖,女子癥瘕,久久服之,皆能治愈。

诸药相伍,入络脉血分,松动癥积,开通玄府,玄府一开则气血流通,肝脾为之变软,肿大由此回缩。

服药之初,或见大便微溏,久则适应无此症状了。患者常因正气耗伤,易于感冒,或关节疼痛,或咳喘,或牙龈肿痛,或鼻衄,或齿衄,出现这种情况,可暂停张果老软肝散,另行辨治,治愈后再继续服用。

作者:刘渊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