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

系统性红斑狼疮的临床主要症状是:发热、红斑皮疹、关节痛疼及水肿。

发热见于绝大多数患者,尤其在急性发作期多见,热型不规律,时高时低,时长时短,很少见畏冷或寒战,发汗后热可暂退。长期低热者较多见,自汗多而少见盗汗、骨蒸之状。

红斑皮疹以面颊部蝶形红斑、甲周红斑及指甲远端下红斑最具特征性。红斑可现其他形状,如环形红斑、多形红斑、丘疹、斑丘疹、疱疹、网状青斑等,红斑每遇阳光照射则加重。此外,手足掌可见瘀点,严重者可引起肢端坏死,口腔及咽部有无痛性顽固溃疡。

90%以上的患者可见关节痛疼,与类风湿相似。水肿亦常见,轻者可见腰酸、下肢轻度浮肿,重者则常见头痛头晕,甚则恶心呕吐,下肢可凹性浮肿或伴腹水。

本病的治疗,西医用激素有一定疗效,尤其在急性期高热期能改善症状,但有的患者也无效。而且用激素治疗副作用大,难以撤除,故许多患者经西医治疗后,被告知已无法可医,方找中医。从其发病及临床特征来看,本病多属中医的痹病、饮证、丹疹、水肿证等病证范畴。从而通过辨证论治能取得一定疗效。有不少报道中医治疗可对抗激素的副作用、减少激素用量,有的报道中药可退红斑、减轻关节痛 疼、改善肾功能、改善全身症状。通过六经辨证,并用经方治疗也有明显的疗效。

下面为大家介绍几则胡老治疗本病的验案,通过医案体会胡老治疗本病的治则、治法。

案1 李某,女,32岁。

初诊日期1967年12月10日:发热、面部、背部起红斑一年余。不明原因发热、皮肤起红斑,到协和及北医检查,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曾用激素治疗未见明显疗效, 经人介绍找胡老诊治。现症:不规则发热,面部、背部皮肤现块或连成片状红肿,表皮有皮屑脱落甚似牛皮癣,常有颈、项、背、腰痛,时咽干心烦,头易汗出,舌苔薄白,脉弦细数。证属邪郁少阳,血虚水盛,治以疏解少阳,养血利水,与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

柴胡五钱,黄芩三钱,花粉四钱,生牡蛎五钱,生龙骨五钱,桂枝三钱,白芍三钱,当归三钱,川芎三钱,苍术三钱,茯苓三钱,泽泻五钱,炙甘草二钱,生石膏一两半

结果:上药服六剂自感有效,乃连服30剂后始来复诊。届时面部、背部红斑基本消失,查血象恢复正常,体温之低热不规则热已消失,颈项背腰已不感痛疼。到北大复查时,医生大为惊奇,对其治疗十分满意,并谆谆嘱其总结其病历,并嘱其不须吃药。但停药约半月,面部又出现红斑,其他症状不明显,又求胡老诊治,胡老仍与上方去生石膏消息之。

按:本例远期疗效因故未能追踪,是个遗憾,但近期疗效让西医称奇也为之不易。这里也说明,中医中药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有效,用六经辨证、经方的理论方药治疗该病有效,胡老的治疗经验有参考价值。

案2 宋某,女,40岁,北新桥帆布厂工人。

初诊日期1971年7月25日:面部起红斑半年。半年前因牙痛到医院拔牙,牙科医生看到鼻上眉间有红斑,怀疑是红斑狼疮故不给拔牙,后经多次检查,找到狼疮细胞,告之为不治之症,建议中医治疗。现症:鼻上及眉间生两块红紫斑,上覆痂如白霜,偶有少量溢液,痒不明显,但见阳光后痒加重,自感全身酸软无力,食欲不正常,有时恶心呕吐, 头痛头晕口干,时感身热而体温不高,二便调,舌苔白少津,脉细沉。证属血虚水盛,邪郁少阳。治以养血利水,和解少阳,与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

柴胡四钱,黄芩三钱,花粉四钱,生牡蛎五钱,桂枝三钱,干姜二钱,当归三钱,川芎三钱,泽泻五钱,茯苓三钱, 苍术三钱,白芍三钱,炙甘草二钱

二诊1972年2月11日:自服用上方后,眉间处狼疮红斑逐渐缩小,一般情况均见改善,故一直服上方。

三诊1973年6月2日:患者全身症状好转明显,红斑仅在鼻尖上能看到一小块,其他一般情况良好。

按:此例观察长达两年,资料难得。与前例有相同之处,即皆为血虚水盛,邪郁少阳,所不同者,案1有心烦汗出,为水饮郁久化热之象,故治疗加用生石膏。通过两例的观察可以看到,当遇到系统性红斑狼疮表现为血虚水盛,邪郁少阳证时,治以养血利水、和解少阳这一方法是有效的。

例3周某,男,21岁,某医院会诊病人。

初诊日期1966年1月4日:周身浮肿一年,在协和医院诊断为狼疮性肾炎,告之无根治方法,长期服用激素。曾去上海中医狼疮专门小组治疗三个月,未见明显疗效而返回,住院治疗,中西医多次会诊治疗,症状不见好转反越来越恶化,不得已再倍增激素量,强的松每日60亳克,同时服用双氢克尿塞,仍不见症状改善,其父母特来京请胡老会诊。因长期服用激素,致使体胖、周身严重水肿,面呈满月状,眼成一条小缝,尿中经常见蛋白、红血球、白血球,经常疲劳,时心跳、汗出,尿少,时头痛,恶心,不能食,血压常高(160/105mmHg),非蛋白氮120毫克/亳升,舌 苔薄白,舌质红,脉沉细数,胡老与越婢加术汤:

麻黄六钱,生石膏二两,生姜三钱,炙甘草二钱,大枣 五枚,苍术六钱

结果:上方服三剂,尿增,肿减,恶心已,食欲好转。药后有头晕、身痒,其父母也在医界,让他医看处方后谓:“麻黄量太大!”而停服中药,但症仍不减,后停双氢克尿塞则症已,但又出现腹胀、恶心、呕吐、不能食、头痛、视力模糊,查血压仍高(150/100mmHg),眼底血管变细、 眼底水肿,因再请胡老会诊,胡老与半夏厚朴汤加陈皮:

半夏四钱,厚朴三钱,生姜三钱,苏子三钱,茯苓四钱,陈皮 一两

上方服一剂后,呕吐止,继服二剂,纳饮增加,因浮肿、心烦、眠差明显,与半夏厚朴汤合猪苓汤:

半夏四钱,厚朴三钱,茯苓四钱,苏子三钱,生姜四钱,猪苓三钱,泽泻三钱,陈皮三钱,阿胶三钱

此方服三剂,腹胀已,小便增多,浮肿减,因面部肿消而显眼睁大,纳增,一餐可吃 20个饺子。因口干、心烦、汗出明显,继服越婢加术汤, 服一月余,人变瘦,浮肿不明显,非故白氮80毫克/毫升, 强的松每日5毫克。仍与该方调理。

按:本例未能做到像案2那样长期系统观察,但能看出中药的明显效果,使激素撤到最小量。值得说明的是,胡老治疗该病,并不是说他找到了杀红斑狼疮细胞、抗过敏、改善免疫功能的方药,而是根据症状特点进行辨证论治而取得疗效。本患者主要表现为浮肿、肥胖,中医认为是水饮为患。但不同时期又有不同症状,因此治疗用方也有不同。

初诊时因浮肿甚,且见汗出、头痛、脉沉细数,为外邪里热之证,故用越婢加术汤治疗而显效;二诊时因头晕、呕吐、腹胀等明显,为痰饮气结所致,故与半夏厚朴汤加陈皮治疗亦收捷效;三诊时因小便不利、心烦、眠差明显,为里有水饮而津伤,故与半夏厚朴汤合猪苓汤治疗也显效;四诊后又现越婢加术汤方证,故又用越婢加术汤治疗使诸症好转,减少激素用量。

有是证,用是方,是中医治疗学的特点。不过对于越婢加术汤治疗肾炎、水肿胡老体会尤深,指出:实践证明,本方所主水肿证,亦以肾机能障碍而致者为多,对于肾炎患者的水肿和腹水屡试皆验,尤其令人惊异者,不但水肿消除,而且肾炎本病亦得到彻底治愈。对于狼疮肾(水肿明显者)也可能有效,应进一步观察之。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