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集

三阴三阳就是人体身上的经络,十二正经就是三阴三阳经络的循行方向,那为什么十二经络运行时辰与六经病欲解时辰不符呢?

我们学中医的时候,一定有很多的困惑,感觉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在这本书上看到的内容,和另一本书上看到的说法完全不一样,出了什么问题呢?很多人说中医不科学,说一些理论自相矛盾,这确实是我们要去思辨的。术数的系统,它的架构不同,它看待问题的角度就不同。我看到东边有树,西边有石头,都是这座山上的。你能说有树的那边不是这座山的吗?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一定要在同一个术数的系统架构中去看待这个理论。如果超出了这个架构,那可能是矛盾的,因为看这个问题的角度不同。

十二经络的循行,既然提到运行时辰了,那应该是在讲子午流注对吧?“子午流注”是什么系统呢?它是古代针灸配穴的一种方法,按天干地支不同日子推算出十二经络当旺的运行时辰和气血开阖的穴位配属,和灵龟八法一样是配穴的针灸方法。扎针的时候是在什么时辰,选择什么样的穴位和配伍什么样的穴位,这是一种理论体系。它跟《黄帝内经》里面讲的营气和卫气的运行时间不一样,所以说它们看问题的架构是不同的。你又跟六经病欲解时的时辰混在一起,这个就更不一样了。

六经病欲解时,是《伤寒论》的重要纲目,我们说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伤寒论》里并没有说是六经病,是我们归纳成六经病,没有说太阳经病篇,它讲的是太阳病篇。这个一定要听仔细,这里面是有很大差别的。它不是在讲经络,它是在讲这个系统。我们说五运六气跟《伤寒论》有很大的关联,五运六气里客气的部分,三阴三阳它是顺着这个排序的,一阴二阴三阴,一阳二阳三阳,厥阴少阴太阴,少阳阳明太阳,每年的司天之气,都是按这个顺序逆转。今年是厥阴,明年就是少阴,后年就是太阴。《伤寒论》是直接讲病,病已成,讲的是中风、中寒,因为邪气产生了病,又或传病或误治,然后由表入里逆传的过程。它是客气的逆行,是由太阳之表往里走,太阳、阳明、少阳,然后是太阴、少阴、厥阴。

所以说,第一个差别,子午流注明确讲的就是经络、穴位。而这个六经病欲解时,讲的并不是经络,或者说是包含了经络的。像《灵枢》或者《素问》里面有很多直接讲到,这个经是怎么样,然后什么时候要扎什么穴,讲刺法,《伤寒论》里面也有讲刺法但大部分更多的是讲辨证和用药,所以这个是很大的区别。

第二个区别,六经病欲解时,它更多的是讲天地能量运转的常理。什么样的常理呢?少阳、阳明、太阳,这个能量是在地表之上的,早上少阳主升,中午太阳敷布,下午阳明主降。太阴、少阴、厥阴,它是已经入于地表,或者说入于我们的身体,在里不在表,这是不一样的。

从道家的修行体系来讲,太阴欲解时,随着时辰亥子丑开始,我们叫做“退阴符”,就是在聚火的状态,也就是指我们的阳气,离卦。离卦是阳中有真阴,坎卦是阴中有阳火。所以,在晚上亥子丑的时候,需要把这个坎中之阳来取坎填离。白天采药,晚上炼药,这个时候就是聚火的状态。然后厥阴到少阳的时候,就是寅时,少阳病欲解时从寅时开始。这属于散火的时候,能量从少阳往外走,出表。

我们打个比喻,“太阴”就像是炼油厂,脾主运化,吸收了精气,然后我们呼吸的精气,现代叫血氧结合,把能量的精华提纯出来。到了“少阴”,好比把提纯的油给它储存起来,封藏在储油罐里。到了“厥阴”的时候,就好像油灯的灯绳,它盘在油里面,浸满了油,然后引出来一点火,它就点着了,像是抽油机,把里面的能量往外提,提到哪儿呢?它跟少阳是重叠的,少阳之气一来的时候,我们说“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寅时这个少阳之气就出来了。就好像油灯,一点火它就着了,开始燃烧。这是一个比较狭窄的比喻,比喻这个能量的运行状态。所以,三阴欲解时都是在晚上,三阳欲解时是从凌晨到白天的过程。三阳欲解时,少阳在左边是主升的,阳明在右边是主降的,太阳为表。

太阳主表是什么呢?就是太阳风这一层以及它的磁顶层。我们地球也有大气层,就相当于大气层或者磁顶层,在人体就相当于我们的卫气,卫气护表,它是我们的铁布衫、金钟罩。如果体表被邪气攻陷,开始往里传病的时候,我们就要发表解表,把邪气赶出去。所以,太阳欲解时就是从巳至未上,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的过程,白天阳气最旺盛的时间,邪气最容易赶出去。

十二经络,它分了手三阴三阳、足三阴三阳,它们有特定的循行路线和当旺时辰。六经病并没有这样去分手和足,它更多的讲的是一个体系,一个能量体系,包含了经络和脏腑。所以,它们之间是有根本区别的,所以关于它们时辰的讲法肯定是不相符的。

作者:王东明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