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

小儿咳嗽(急、慢性支气管炎),是儿科临床最常见的疾病之一。咳嗽系由于病邪刺激气管而出现的一种证候。如外感风寒或者风热、内热或者形体虚弱,皆能使气管受到刺激而引起咳嗽。

所以,咳嗽虽然主要是肺经的病,但与其他脏腑都有关系。也即是说,由于其他脏腑的多种因素都能影响到肺气而发生咳嗽。

小儿腠理不密,容易感冒,表邪侵入,首先犯肺。因而,在冬春气候多变的季节,最容易引起咳嗽。

小儿如消化不良,以致脾为湿困,容易生痰,痰湿内蕴,则肺气不宣而发生咳嗽。

至于形体虚弱,久咳伤津,必致虚火上泛而肾气亏损,肾气不纳,则肺气更虚而咳嗽加剧。这是属于内伤。

咳嗽的情况很多,概括起来,不外乎外感与内伤两大类。

治法述要

关于小儿咳嗽的治疗,基本上不外三法,即:“风则散之”“盛则下之”“久则补之”。也就是:有发汗者,有下泻者,有清补者。

一般风寒或风热引起的咳嗽,主要都属于表证,在治疗上,应宣发肺气,疏通腠理,使病邪外达,风从表散,可以用解表法;如果没有汗,也可以发汗,使寒从汗解。也即是“风则散之”之意。

小儿多胃肠病,如食积化热,腹胀食减,痰湿阻滞,咳即作呕作吐。又:“五更嗽多者为胃中有食积”“上半日嗽多者此属胃中有火”(《丹溪心法》)。

这类咳嗽,属于肺胃不和,积热内盛。如兼有大便干燥,可用下法,因为“肺与大肠相表里”,当积食不消或胃火太盛,往往一经泻下而热去咳止,也即是“盛则下之”。而泻下之义不单系通大便,清热、泻火、利小便,使邪从下达,都为泻下,如用泻白散、导赤散、葶苈大枣泻肺汤等,都属于“盛则下之”。

至于久咳不止,虚热上泛,口燥咽干,出现潮热,“午后咳多者属阴虚”(《丹溪心法》),则宜养阴清肺。如咳嗽气短,食减腹泻,则宜补脾益气。也即是“久则补之”。

小儿抵抗力低,容易感冒,更容易引起咳嗽,所以表证多。而小儿“阳常有余”,生长力旺盛,所以又是热证多,实证多。但是多和少,只是相对的,阴阳也是如此,“阳常有余,则阴常不足”;因此,解表不宜过于发散,泻热要注意存阴。有可下之证,也只宜轻下,而不要峻下。

咳嗽有久暂之分,新咳多为外感,久咳多为内伤。外感咳嗽着重解表,但应佐以清热;风热与外邪方能同时清除。内伤咳嗽着重于补;但如有浮热,也应佐以清解。

小儿肺气不宣,容易引起脾胃郁热,湿热生痰,又影响肺气,湿重脾必困,热重胃必伤;因此,必须肺胃兼顾,还要照顾到脾,除清热而外,还须除湿豁痰。

如系久咳不愈,更应注意到脾。因为久咳不止,肺气必虚,肺主气,肺虚会导致中气不足,中气不足又会影响到脾的运化,脾虚而痰湿阻滞,又反过来影响到肺的肃降,因此,肺与脾之间的相互影响是较为密切的。

除肺脾而外,还可以出现肺虚及肾而形成肺肾两虚;肺虚肝逆而形成肝火灼肺,逆传心包而形成心火伤肺。又如肺与大肠相表里,肺为水之上源,肺气虚也会使传导和排泄失调。

因此,凡是表现以咳嗽为主症的疾病,必须注意到其他的兼证,从而考虑到肺和其他脏腑之间的关系,才能不会顾此失彼。而在治疗方法上,仍然是实则泻之,虚则补之,而泻不单纯是泻肺,如有心火则泻心火,如有肝热则泻肝热,如有肠热则泻肠热。补也是这样,不是单纯地补肺,而是脾虚则补脾,肾虚则补肾。

当然,咳嗽毕竟是以肺为主体,无论是泻或者是补,应当是有主有从,主次兼顾。总的来说,不外解表,泻下,清补三法,而根据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在不同的情况下,采用不同的方法,如清燥、除湿、滋阴、降火、扶脾、补肾、泻大肠、利水道,都必须加以配合,才能收到较好的效果。

例方选介

01 风寒咳嗽

主证:咳嗽,发热,畏寒,头痛,有汗或无汗,喷嚏,鼻塞,痰清,脉浮紧或缓,舌苔薄白。

治法:散寒解表,豁痰止咳。

例方:杏苏散加减(习用方)

杏仁泥二钱,紫苏二钱,苦桔梗二钱,炒枳壳二钱,前胡二钱,荆芥穗二钱,薄荷一钱,黄芩二钱,甘草一钱。

冬季无汗加炙麻黄一钱。

热甚加知母二钱,淡竹叶二钱。

痰多加橘红二钱,瓜蒌二钱。

02 风热咳嗽

主证:咳嗽,微热或发热,有汗,咽干,痰黄稠,脉数,舌苔薄白或黄。

治法:袪风清热,止咳化痰。

例方:桔甘汤加味(习用方)

桔梗二钱,甘草一钱,荆芥穗二钱,薄荷一钱,杏仁二钱,瓜蒌二钱,黄芩二钱,连翘二钱。

咽部红肿加牛蒡子二钱,大青叶三钱。

气粗、口渴加生石膏四钱,知母二钱。

鼻衄加丹皮二钱,焦山枙二钱。

痰多加枳壳二钱,莱菔子二钱。

咳甚作呕加枇杷叶三钱,竹茹二钱。

大便干燥加熟大黄一钱。

03 积食咳嗽

主证:咳嗽,作呕,口臭,痰稠,午后发热,手足心热,脉数,舌苔黄腻。

治法:消食导滞,清肺和胃。

方例:桔梗二钱,枳壳二钱,杏仁二钱,瓜蒌二钱,炒三仙各二钱,黄芩二钱,陈皮二钱,甘草一钱。

腹胀痞满加厚朴二钱,青皮二钱。

口渴喜饮加天花粉二钱,石斛二钱。

发热较甚加知母二钱,生石膏四钱。

烦燥、津少加葛根二钱,麦冬二钱。

大便干燥加熟大黄二钱。

小便短黄加车前草二钱,滑石粉三钱。

潮热汗多加地骨皮三钱,桑白皮三钱。

04 暑湿咳嗽

主证:伤暑,咳嗽,痰多,倦怠,汗多,低热,脉沉缓,舌苔白腻。

治法:清暑袪湿,止咳化痰。

方例:清肺汤加减(习用方)

杏仁二钱,冬瓜仁二钱,连翘三钱,冬桑叶二钱,茯苓二钱,桔梗二钱,橘红二钱,鲜荷叶各二钱,生甘草一钱。

气短、虚烦加沙参三钱,麦冬二钱,五味子一钱。

咳嗽痰多加川贝母二钱,知母二钱。

腹胀、胸闷加厚朴花二钱,大腹皮二钱。

小便短黄加白木通一钱,滑石粉三钱。

05 肺虚久咳

主证:经常咳嗽,痰清,低热,不耐风寒,脉细数,舌苔薄白。

治法:养阴清燥,润肺止咳。

例方:紫菀汤加减(习用方)

炙紫菀三钱,款冬花三钱,沙参三钱,麦冬三钱,知母三钱,茯苓三钱,川贝母二钱,甘草一钱,地骨皮三钱。

气虚多汗加黄芪三钱,五味子二钱。

口渴加天花粉三钱,石斛三钱。

纳差加生稻芽三钱,山楂肉二钱。

咳痰不爽加苦桔梗二钱。

06 肺燥久咳

主证:咳嗽,低热,胸闷,痰清,痰中带血,或经常流鼻血,脉浮细,舌红少苔。

治法:清燥润肺,滋阴降火。

例方:清肺汤加减(习用方)

茯苓三钱,鲜生地五钱,苦杏仁三钱,浙贝母三钱,焦山栀二钱,炒知母二钱,天冬、麦冬各二钱,桑白皮三钱,地骨皮三钱,甘草一钱。

潮热不退加嫩青蒿三钱,炙鳖甲三钱。

血出不止加生地榆三钱,侧柏叶三钱。

两胁作痛加青皮三钱,郁金二钱。

07 脾虚久咳

主证:久咳,痰多,纳差,腹胀满,面黄肌瘦,大便溏,脉沉缓,舌苔薄,唇白。

治法:补脾益肺,止咳化痰。

例方:百合汤加减(习用方)

百合三钱,紫菀三钱,党参三钱,白术三钱,茯苓三钱,半夏二钱,陈皮二钱,五味子二钱,款冬花三钱,炙甘草二钱。

怕冷恶风加生姜二片,大枣二枚。

气短多汗加黄芪三钱,浮小麦三钱。

腹胀不消加大腹皮三钱,枳壳二钱。

08 肾虚久咳

主证:咳嗽不爽,腰背痠痛,小便频数,潮热,津少,脉沉细,舌质淡,少苔。

治法:滋阴纳肾,润肺止咳。

例方:地黄汤加减(习用方)

生地黄三钱,山药三钱,丹皮二钱,茯苓三钱,山萸肉三钱,泽泻二钱,白前三钱,炙紫菀三钱,百部三钱。四肢发凉加制附片二钱,桂枝二钱。

腰痠痛加补骨脂三钱,菟丝子三钱。

烦燥,夜眠不安加知母二钱,黄柏二钱。

成药选介

01 通宣理肺丸《六科准绳》方

功能:清热解表,宣肺止咳。

主治:风寒闭肺,脾湿内蕴引起之咳嗽气促,鼻塞声重,发热恶寒等症。

蜜丸,每服一丸,日服二次。小儿减半。

02 橘红丸《古今医鉴》方

功能:清肺袪湿,止嗽化痰。

主治:肺胃湿热引起之咳嗽痰多,呼吸气促,胸中结满,口苦咽干等症。

蜜丸,每服二丸,日服二次。小儿减半。

03 二陈丸《局方》

功能:袪湿消痰,和中调气。

主治:肺热脾湿引起之咳嗽痰盛,咳吐白痰,胸膈胀满,恶心呕吐等症。

水丸,每服二钱。小儿用开水化服。

简易方介

一、桔梗二钱,甘草一钱,水煎当茶饮。

二、鲜桑叶三钱,鲜枇杷叶三钱(刷净),煎水服。

三、青果五枚,白萝卜半个,煎水服。治咳嗽,咽红肿有效。

四、蜜饯橘饼,每用半个,煎水频服。治幼儿慢性支气管炎,喉中痰声漉漉有效。

作者:王伯岳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