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集

一、辛甘化阳

辛有发散、行气、行血的作用,具有“走散”之性。这种作用可以祛除病邪,恢复脏腑的功能,但使用太过,则能损伤人的正气。若配伍甘味药即是“辛甘化合”,辛甘同用则甘能益气,使散不伤正,且甘能缓急,又有延长辛味药的作用。又因辛、甘味在属性上均属阳,故辛甘化合尤能化生阳气。如心阳虚心悸证,心阳不足,空虚无主,而见心悸不宁,治宜桂枝甘草汤。该方桂枝辛温,入心而通阳;甘草甘平益气,辛甘合化,阳气乃生,心阳得复,悸动自安。方中桂枝用量两倍于甘草,更侧重于温通心阳。该方即辛甘化阳的典型配伍。

二、辛开苦降

辛属阳,苦属阴。辛能散,苦能泄(降)。以辛温之半夏、干姜等与苦寒之黄连、黄芩等配伍,一般称为辛开苦降(泄)法。用于治疗脾胃不和、寒热错杂、升降失常所致心下痞、呕吐、下利、肠鸣等症。用苦味通降、辛味宣开作用,达到宣畅气机,开通痞塞,运化中焦的目的。半夏、生姜、甘草三泻心汤是其代表方。

三、辛散酸收

辛散、酸收,其作用是相反的,但相辅相成,达到散中有收、收中有散的目的,从而更好地发挥药物的作用。

辛与酸的配伍,大致可分三种情况:其一是以辛为主,佐以酸味药。如小青龙汤治疗外寒内饮之证,方中麻黄、桂枝辛温发散外邪,再加细辛、干姜、半夏之大辛大温,散寒温肺,燥湿化痰,全方辛散之力较强,故配芍药之酸以防麻黄、桂枝的发散太过,再配五味子之酸收,以敛肺止咳,共为散中有收之剂,可防止肺气耗散和过汗之弊。其二是以酸为主,配以辛味。如桃花汤治疗下焦不固、便脓血之证,方中以赤石脂(原剂量为一斤)之酸以涩肠止泻固脱为主药,配以干姜(原剂量为一两)辛温温中散寒,其酸涩与辛散相配之义,正如《成方切用》所说:“非固脱如石脂不可,且石性最沉,味涩易滞,故稍用干姜之辛散佐之。”其三为辛酸并调。辛味药与酸味药并重,如桂枝汤,其主药以桂枝之辛,配芍药之酸来调和营卫,治疗太阳表虚证。二药同用,一散一收,使桂枝辛散而不伤阴,芍药酸收而不碍邪,是于解表发汗中寓敛汗养阴之意,和营之中有调卫散邪作用。但剂量上,二药必须相等,若有偏重偏轻,则失去调和营卫的作用。

四、酸甘化阴

酸能收、能敛,甘能补、能和、能缓,酸甘同用可以化阴。其代表方为芍药甘草汤,主治筋脉失养的脚挛急。方中芍药之酸,养营和血;甘草之甘,补中缓急;二药合用,酸甘化阴,阴复而筋得所养则脚挛急自解。

五、酸苦涌泄

《内经》有“酸苦涌泄为阴”之说,体现这一原则的代表方为瓜蒂散。该方主治胸膈痰实证和痰厥证。方中瓜蒂味极苦,性升而催吐,赤小豆味酸苦而泄,两药配合,有酸苦涌泄作用;更配淡豆豉取其升散之性,宣解胸中气滞,助瓜蒂、赤小豆以催吐。三药合用,共成涌吐痰涎、宿食的方剂。

六、甘淡利湿

甘可入脾运湿,淡可渗湿利水,甘淡利湿药能使湿邪有去路,从小便而出。其代表方为五苓散。该方主治太阳蓄水证,其以发热、烦渴、小便不利为主症。方中猪苓、茯苓、泽泻均属淡渗之品,有导水下行、通行小便作用;更配白术甘淡渗湿,化气行水;佐以桂枝通阳温经,以利气化;使膀胱津液得以通调,外则输津于皮毛,内则通行于上下,自然小便利,口渴除。五药合用,共为甘淡利湿之剂。

七、甘补苦泻

苦能泄、能降,甘能补、能缓。甘补苦泻的配合可奏下不伤正,补不助邪作用。其代表方为大黄甘草汤。该方主治胃肠实热,大便秘结所引起的呕吐。方中大黄之苦,直泻胃肠实热,使热去则胃气得和,呕吐自止。伍以甘草之甘,既可使大黄泻不伤胃,且可延缓大黄之性而留连于胃中,令热去而胃气恢复和降作用。

八、咸寒反佐

在大队热药中佐以咸寒药称为咸寒反佐,是病情严重,疾病的现象与本质不一致的时候采用的一种反治法,即所谓“甚者从之”“从者反治”的原则。其代表方为白通加猪胆汁汤。主治下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心烦的少阴阴盛戴阳证。方用白通汤(葱白、干姜、附子)大辛大热,破阴回阳,通达上下,加人尿、猪胆汁的咸寒苦降,引阳入阴,使热药不致被阴寒所格拒,更好地发挥回阳救逆的作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