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

妊娠

妇人怀孕后,娇富之人多有仰安胎方药以自保者,真乃陋习也,实害多而益少,不宜惕乎?倡此者不足以言医也。然有常见的几种病,也应知道。

流产:有不慎劳作而引起者,有因外创而致者,有癥痼害者,宜治,当急救之,不得为陋也。

癥痼害:其人平时即有血瘀证。已形成积聚、癥痼而阻碍生育,谓之“胞阻”。下血者,可以桂枝茯苓丸治之。

有瘀血而未形成“癥瘕”,或以前有半产(流产),或不慎行动而下血流产,或本有此病,妊娠诱发下血不止者,大体不离芎归胶艾汤(止血)合四君子汤,一般先兆流产的腹痛下血颇好用,不是偏虚亦可不合四君子汤。以腹痛为主的,以芎归胶艾汤合当归芍药散亦佳。

妊娠恶阻(妊娠初期呕吐):一般的恶阻呕吐都在怀孕后二至三个月间,不治亦可自愈。特殊的呕恶甚剧,直到小儿娩出方愈, 甚至不能食,深以为苦者,又不得不从规矩治之也,宜适证选半夏泻心汤、小半夏加茯苓汤,重者或以半夏干姜散,选用之。

但后世有“半夏碍胎”的说法,后世更有“产前远热,产后远寒”之论,究其实际,作为备之一鉴亦无不可,若作为执论则谬矣。中医治病讲辨证施治,“有是证则用是方”,岂可泥律而失其精神哉?且凡呕者,多有饮邪,不用半夏何以为治?

产后

腹痛:产后腹痛亦称“儿枕”,多属虚寒,主用当归芍药散或当归建中汤。属恶露不尽者,下文述及。

恶露不尽:要在辨别虚实。

轻型者,与枳实芍药散行气即可。

大痛者,内有瘀血,与下瘀血汤,方中以䗪虫为主(有止疼作用);适证或选桂枝茯苓丸、桃核承气汤。

隐痛不休者,恶露不尽,面白脉弱,属虚,贫血性疼痛,以当归芍药散合四逆散(心下满为其主症),或合小柴胡汤(恶心为其主症)。

夹有外邪者,四肢酸而腹痛,与当归建中汤。

产后风:初期不论汗出不汗出,因津血虚,其脉浮弱, 恶寒发热,以用桂枝汤机会为多。

亦有显柴胡证者,脉弦细不太虚,用柴胡桂枝汤,不可大发汗。经云:“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

重证,若狂乱,转属阳明兼有血瘀证者,与桃核承气汤,亦可参照“热入血室”治法选方用药,也有用大柴胡汤的机会。

经血不调

热入血室:感冒、伤于风寒、热病,适值妇女月经初来或适断,邪乘子官之虚而入,患热入血室,其阳明证居多,其人如狂,谵语得厉害。辄以大柴胡汤、桃核承气汤、桂枝茯苓丸、大黄牡丹皮汤等,适证选用之。

一般的月经不准:无论赶前、错后,辄选柴胡剂或其合方,盖柴胡剂亦调经之有效方剂也。

例如用小柴胡汤本方;或小柴胡汤去半夏加栝楼根(不呕而渴);或柴胡桂枝干姜汤(无力酸软,口干口渴)。上述方均合当归芍药散有效。或心胸不畅(说不出的不痛快),以四逆散合当归芍药散。视血多血少加活血、止血药。

另外柴胡剂还可取效于不孕,但主要还是以调整经期至正常而起作用。此类证情,慎不可攻,用破血药机会绝少。

经闭:实证,多取四逆散与桂枝茯苓丸合方,重者合下瘀血汤,应泻下者加大黄,不可泻下者加牛膝。

顽固性的月经不至,可下者以抵当汤,不可下者以抵当丸。

虚证,常以大黄䗪虫丸颇好使。须补者可以当归芍药散与柴胡剂合方常服,大虚者用当归芍药散与四逆散、八珍汤合方。

倒经:多以四逆散与桂枝茯苓丸合方,再加牛膝。有热者可适证加大黄黄连泻心汤。

综上所述,可见辨证虚实的重要性,然肥人亦可虚,瘦人亦可实也。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