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集

沈自尹研究团队在对肾阳虚机制研究过程中发现,肾阳虚患者从外形和体征看,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未老先衰症状,由此也使研究团队开始对肾阳虚与衰老的关系进行研究。进入21世纪,社会老龄化问题日趋凸显,抗衰老问题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中医药抗衰老有悠久的历史与独特的优势,对人体衰老机制认识的关键在于五脏之肾。

1.肾阳虚是衰老的核心环节

肾为人之根本,随着年龄增长而出现的肾虚是人体衰老的关键要素。《素问·上古天真论》说:“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五八,肾气衰,发堕齿槁。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发鬓颁白。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八八,则齿发去。”这段文字的意思是,男性每生长8 年为一个生长的周期,即8岁时,肾气逐渐充盛,人开始长大、成熟(肾气实、肾气盛、肾气平均);而随着年龄增长,至40岁开始出现肾气衰弱,随后逐渐走向衰老(肾气衰、阳气衰竭、肾脏衰),这时逐渐出现脱发、面容憔悴、牙齿脱落等表现,其中的机制与肾阳关系尤为密切。

《素问·生气通气论》说:“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该段论述说明,阳气是人体生命活动的第一动力,古人将其重要性类比为太阳之与地球。当阳气衰弱时,则生命动力不足,人即会逐渐走向衰老。而人身之阳气,最为根本的就是肾阳。

为了验证人体衰老与肾阳的关系,明确其科学内涵,为中医药抗衰老提供更坚实的理论基础与明确的作用靶点,沈自尹团队又开展了相关实验研究。实验分为两组,一组为自然衰老大鼠,一组为青年大鼠,对比两组大鼠肾阳虚相关指标的基因表达情况。结果显示,老年大鼠在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胸腺轴上的基因表达呈现衰退趋势,这与之前研究中,肾阳虚证的相关分子生物学机制完全吻合。

可以说,这一结果证实了肾阳虚是衰老的重要因素的猜想。而由此推测,温补肾阳的方法,也应该具备抗衰老的作用。

2. 温补肾阳的抗衰老作用

抗衰老的研究有一个难以绕开的问题——时间。人类的寿命长度以及伦理要求限制了这类研究直接在人体展开的可能性。于是,人体细胞以及自身寿命较短的低等生物成为初步实验的首选对象。

为了初步明确温补肾阳中药抗衰老的作用,沈自尹团队首先进行了淫羊藿总黄酮对人体衰老细胞作用的研究。结果表明,淫羊藿总黄酮能延缓衰老细胞端粒长度的缩短,可以认为其具有延缓细胞衰老的作用。

在对人体细胞进行实验之后,研究团队进一步对低等生物——秀丽线虫进行实验,结果显示淫羊藿总黄酮能显著延长其平均寿命,线虫在急性热应激环境中的生存率显著提高,老年期线虫运动能力的衰退显著改善。随后对节足类黑腹果蝇进行实验,结果显示淫羊藿总黄酮能显著延长果蝇的平均寿命和最高寿命,并且其延长寿命的效果显示出剂量相关性。也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淫羊藿总黄酮的剂量越高,延长寿命的效果越好。

一系列的研究显示,温补肾阳的抗衰老作用是明确的。随后,沈自尹进一步针对不同月龄的大鼠开展实验。研究结果表明,淫羊藿总黄酮能使老年状态基因表达向年轻化靠近,证明其具有改善肾阳虚、延缓衰老的作用。

这些研究虽然找到了温补肾阳和抗衰老之间的联系,但并没明确其具体的作用机制。这时沈自尹又将目光放到了核转录因子——NF-κB的信号传导通路方面。果然,研究发现,温补肾阳可以使得NF-κB的衰老进程发生逆转。

通过进一步的动物实验研究证实,温补肾阳能显著提高小鼠的神经肌肉协调能力,提高记忆力,增加骨密度,并且其组织抗氧化能力得到提高,氧化应激对DNA造成的损伤有所减轻。

21 世纪是系统生物学的世纪,其基于整体对生物现象的机制进行研究,为中医学“肾阳虚”的实质研究及抗衰老机制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视角。利用全基因组转录水平、代谢组学和单个衰老相关的信号通路研究,沈自尹揭示了衰老在不同层面的共同规律,明确了中医肾阳虚与衰老的相关性背后确切的科学内涵,并通过一系列的实验研究,验证了温补肾阳可以从多个层面有效改善衰老的病理变化。

作者:仝小林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