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

华盖散手见于宋代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距今又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它的方剂组成非常简单,系《伤寒沦》之麻黄汤去桂枝,加苏子、桑白皮、陈皮、茯苓衍化而来。

[组成]

紫苏子(炒)、麻黄(去根节)、杏仁(去皮尖)、陈皮(去白)、桑白皮、赤茯苓皮各一两(30g),甘草半两(I5g)。

[用法]

上为末。每服2钱(6g), 水一盏,煎至六分,食后温服。

那么它主要治疗什么病呢?

它主治素体痰多之人的风寒感冒及咳嗽。平时体内有痰湿的人,偶然受了点风寒,凤寒袭肺,痰湿又壅肺,导致肺气失去宣降,气机不畅通,痰阻气道,与气相搏,患者就会出现咳嗽上气,喉中嘶啦嘶啦的有痰,吐痰色白;

同时痰阻气滞后,患者会出现胸膈痞满,食欲下降;

中医认为肺开窍于鼻而鼻属肺系,肺气失宣,肺系不利,所以可以见到鼻塞声重。

恶寒发热,脉浮紧,都是风寒感冒的表现;苔白润为痰湿为患之象。

综上表明,本方证的病机为素体痰多,风寒袭肺,痰壅气逆。

而寒侵痰壅而肺失宣降。治疗上应该宣肺降逆,解表祛痰。

方中麻黄为“肺经本药”(《医学启源》卷下),“盖哮喘为顽痰闭塞、非麻黄不足以开其窍”(《幼幼集成》卷3),“凡风寒郁肺而见咳逆上气,痰嗽气喘皆可加用”(《医方十种汇编.药性摘录》),故本方用之解表散寒,宜肺平喘。

苏子“主降,味辛气香,主散。降而且散,故专利郁痰。咳逆则气升,喘急则肺胀,以此下气定喘”(《药品化义》卷8);

杏仁“辛苦甘温,入肺而疏肺降气,解邪化痰,为咳逆胸满之专药”(《徐大樁医书全集·药性切用》卷4);

麻黄宣肺为主,苏子、杏仁以降肺为主,合用则升中有降,降中有升,可恢复肺脏的宣发肃降功能。

陈皮辛苦而温,燥湿化痰,理气行滞,其调理气机之功,既可治疗气滞之胸膈痞满,亦有助于消除痰湿之患,即“气顺则痰消”之义。

桑白皮味甘性寒,一般多用于肺热咳喘,而本方用之,主要取其泻肺利水平喘之功,一则加强全方宣降肺气,止咳平喘之力;二则为痰湿寻求出路。

茯苓健脾渗湿,杜绝生痰之源。

陈皮、茯苓、桑白皮不专治痰,但确有使湿去痰消之功。

炙甘草调和于宣降寒温之间。

华盖散解表药与祛痰药并用,以除风寒痰混之致病原因;宣肺药与降气药同施,以恢复肺的宣发肃降功能。解表散寒与祛痰止咳两相兼顾,实为素体痰多之人,感寒咳嗽之良方。

本方是在麻黄汤的基础上加减化裁而成。两方皆用麻、杏、草三药来解表、宣肺、平喘,主外感风寒,肺失宣降之咳喘。然麻黄汤配有桂枝,则发汗解表之力更强,所以适合麻黄汤的人感冒之表证症状多比较明显;华盖散配有苏子、桑白皮、陈皮、茯苓祛痰除湿、降气平喘药,则化痰止咳平喘之功较强,适合表寒不重,兼有痰湿之感冒、咳嗽,这类人多症见以咳喘,喉间痰鸣,恶寒发热,苔白润,脉浮紧。本方虽有甘寒之桑白皮,但全方药性偏温,故痰热咳喘者忌用。临床根据具体情况,可灵活加减化裁:

表寒较重者,可加生姜、苏叶、防风等以解表散寒;

鼻塞流涕明显者,可加苍耳子、辛夷花以宣表通窍;

胸膈痞闷其者,宜加枳壳、桔梗、厚朴以行气宽胸消痞;

咳痰甚,选加前胡、半夏、白芥子等以化痰止咳;

[方论选录]

1.徐大椿:“风寒伤肺,遏热于经,失其分布之常,故呼吸不利,喘促不止焉。麻黄开发肺气以散风寒,杏仁疏降肺气以散痰逆,苏子散痰解郁,桑皮清肺肃金,橘红利气除痰,茯苓渗湿清肿,甘草缓中气以和胃,姜、枣益心脾以散寒也。使风邪外解,则遏热顿化,而肺络清和,奚有呼吸不利,喘促不止之哉?此发散之剂,为邪遏喘促之专方。”(《医略六书·杂病证治》卷22)

2.李畴人:“麻黄为肺家专药,佐以紫苏子则表散风寒而兼泻肺顺气。杏仁、橘皮化痰润肺,桑白皮清肺,赤茯苓利水,甘草和中。其因感风寒而致哮喘者,自可气平痰降矣。”(《医方概要》)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