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女,64岁,高血脂15年,脑梗3次,因患者喜爱运动,遵医嘱吃抗凝血药,无明显后遗症。2年前贫血,继发Ⅱ型糖尿病。

初诊因眼前黑影,如蜈蚣样漂浮不定,诊断眼底瘀血阻络。急则治标,予补阳还五汤7剂,3日病若失。

月余,患者因贪食辛辣厚味牙痛,打消炎针后欲拔牙,因贫血,血小板低,医院不予,遂来调理。脉虚大而涩。

予金匮肾气汤10剂。

停药3天医院复查,贫血明显改善,牙医嘱继续调理,继服10剂,患者已无拔牙欲望。

金匮肾气汤用干地黄,非熟地,因滋腻易生热也。患者牙痛为阴虚,虚火上浮,肉桂引火归元,炮附子少火生气正中地耳,世人皆云三补三泻,泽泻利水通淋,忘其补阴之不足也。六味地黄丸,原治小儿,去二味补阳药,因小儿爱动,动则生阳,过则食气也,易干地为熟地,个中深意蕴含阴阳之理。

患者继治糖尿病,平素怕热多汗,乃阴虚气分有热,予白虎加人参汤7剂,测血糖由8.7mmol/L降至7.6mmol/L,汗止。笔者临证不多,效不更方,再测血糖,然已无效。患者自述,再吃此方胃已不适。

恍然失察,乃铸此错!望诸君借鉴,因忆叶天士诫子曰:医可为而不可为,必天资敏悟,又读万卷书,而后可借术以济世。不然,鲜有不杀人者,以药饵为刀刃也!

亡羊补牢,尤未晚也,不再用石膏、知母类药,因患者体内已无可降之雨也。予参苓白术散,嘱服2月,再测血糖已降至7.1mmol/L。患者自述年轻时经常不吃饭,胃痛偶犯,此时胃部疼痛和频率已大大减轻。

吾忽有所感,人体有内外两套体液系统,真阴转化不足,不能一味责之于肝肾,胰脏中医应归之于脾, 胰腺分泌不足或者不能高效工作,更宜调之。

遂疏方:茯苓15g,白术20g,陈皮10g,炒莱菔子10g,焦山楂20g,泽兰15g,神曲15g,山茱萸10g,泽泻10g,西洋参10g。

患者连服月余,血糖稳定于7mmol/L以下。

作者:王超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