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

路老不但善于调治脾胃,而且对临床中过度医疗过度用药导致“多药伤胃”的情况很重视。

路老认为治病不但要辨证准确,药证相合,而且应时时顾护胃气,脾胃不但是气血津液之化源,同时又是药物吸收发挥作用的场所和保证。因此临床用药,宜灵动,防壅滞,组方宜精简,忌庞杂,一旦伤及脾胃,不但影响药物的吸收,不利于原发病的治疗,同时也增加病人的痛苦。如此药患相失,药胃违和,是违背临床治疗原则的。尤其是对于年老人以及慢性虚损性病人,脾胃功能多已虚弱,临证用药更宜顾护胃气为先。

因此,路老主张临证用药同饮食一样,应该适当、适时、适量,即使是大病重疾,用药也应该循序渐进,首顾胃气,脾胃有病者调理脾胃为先,脾胃无病者以防伤胃为务。

如今天诊治的病人杜某,男,45岁,患者4年前因暴饮暴食后出现胃脘部不适,泛酸,纳食尚可,后体重逐渐下降约30斤。现症见:胃脘胀,消谷善饥,食多则胃脘痞满不适,胃酸,进生冷硬物则肠鸣,口干多饮,善怒易惊,眠浅易醒,腰酸,背沉,大便日一行,小便时黄,偶有尿痛感,形体消瘦,面色少泽,舌体略胖,质暗滞,苔薄黄,根部苔厚,脉细弦。曾做多种检查,排除糖尿病、甲亢、肿瘤等疾病。反复服药治疗,病情迁延不愈。路老分析:胃病既久,不宜骤补大泻,以养胃为旨,仿资生丸意进退。

处方

太子参12克,生白术12克,生山药15克,莲肉15克,炒扁豆10克,石斛12克,生谷麦芽各18克,炒神曲12克,鸡内金10克,五谷虫10克,胡黄连6克,茵陈12克,八月札10克,甘松6克,甘草4克。

14剂,水煎服。

本案患者因暴食伤胃,日久失于调治,导致脾虚而胃滞,病机实乃虚实夹杂,寒热并见之证。

路老分析“胃病既久,不宜骤补大泻,以养胃为旨”实乃治疗久病体弱、胃病久伤等病症的经验之谈。

今天还有一个复诊的老年患者,路老治疗思路以及临床用药取舍法度亦值得学习。

患者男,81岁,胃脘胀痛8年,每于饮食不当时诱发,未经过特殊治疗,病情逐渐加重。5年前又出现胸痛,并牵扯到肩背、左上臂,每于寒冷、饮食不当诱发或加重,伴有烧心,乏力,汗出,眠差,双手不自主颤抖。小便微黄,大便略干,2~3日一行,面色晦暗,舌体消瘦,舌质紫暗,舌苔略厚腻,脉寸关虚滑,尺脉细弱。帕金森病史5年,前列腺肥大、慢性气管炎、胆囊炎病史。心电图:冠心病,房早,偶发室早;胃镜示:食道炎,浅表萎缩性胃炎,十二指肠球部腺体增生。路老看过病历,略微沉思,然后写道:拟健脾益气和胃,化浊通便。

处方

五爪龙20克,太子参12克,姜半夏10克,炒杏仁9克,炒薏苡仁30克,厚朴花12克,苏荷梗各12克,佩兰10克,砂仁(后下)8克,黄连6克,杷叶12克,茵陈12克,生谷麦芽各30克,炒神曲12克,炒娑罗子12克,炒莱菔子12克,炙草6克,生姜2片为引。

14剂,水煎服。

今日复诊,患者服药14剂,胃脘胀痛、胸痛均有所减轻,食欲渐开,大便已不干,舌质暗,苔薄白,腻苔渐退,脉虚弦。路老按语:即见效机,守方缓图。上方去佩兰、生谷麦芽、神曲、炒莱菔子,加石斛15克、枳壳10克。继续调理巩固。

病人走后我请教路老,患者不但素有胃病,而且还患有冠心病,帕金森等病。为何用药仅取中焦脾胃而不顾其余?路老说:脾胃是人立身之本,对于素有胃病的老年患者,津液气血乏源,自然常常多病缠身。此时辨证用药要紧守脾胃,调中焦而达五脏。且用药宜轻灵流动,切不可一味为了面面俱到而盲目堆砌药物,否则中焦一败,诸症难旋。

作者:石瑞舫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