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集

望、闻、问、切当中,关于脉诊有一句古话叫:心中了了,指下难明。摸脉的感觉是蛮难言传的,所以难教也难学。但舌诊就不同了,把舌伸出来,看一下,多简单啊!似乎是很简单,而且应该是很客观的。难不成,我看是红的,你看是绿的?但事实上,有时候确实存在一个患者的舌象,不同的医生看出来竟然是不一样的情况。毫无疑问,真相只有一个,假定几个医生看出不同的结果,一定只有一位医生是对的,其他医生看错了。

当然,这种情况应该不是很多。我来举一个例子。

有的患者来看病,我看他舌质是淡红的,但是翻看他过去的病史,前医的多次看病记录都是写舌红。那他舌之颜色到底是红还是淡红呢?

当然是淡红。为什么?因为你得让患者放松地伸舌。

假定有这样一位患者,你对他说:请把舌头伸出来。

他是把舌头伸出来了,但你能知道他是紧张地伸出舌头的。何以知之?因为他的舌头是卷起来的,所以舌尖很尖,舌体很瘦,甚至还明显地颤抖着。这时的舌往往是偏红的,特别在舌尖是很红的。

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必须跟患者说:放松点,重新来,平地伸出来。同时示范给他看,或者自己伸舌给他看一下,或者做手势给他看。

这时他再伸出来,舌头不再用力,不再收缩,是平平的。之前看不到的齿印,现在显露了;刚才看着比较红,现在的颜色就会比之前的淡,舌尖也不再红了。

当然,有的患者伸出舌还是老样子。你还得继续教他,有可能要反复几次。

有可能教了几次他还是没学会放松伸舌头,这该怎么办?

请注意他把舌头缩回去的那一刹那。伸舌时紧张,缩回去就没有那么紧张了,这时或许能看到真相。但你不能提醒他,不能说缩回去时慢点,这又可能适得其反了。你只消说,动作慢点啊,他伸出来时慢点,缩回去时也会稍微慢点,这一刹那,他的舌头就会变平,赶紧看、赶紧记,错过了就看不到真相了。

这种情况,其实我在读大学跟老师抄方时就发现了。某老师诊后说患者舌尖红,其实是患者伸舌不放松,卷着翘着伸出来的假象而已,我暗暗腹诽。所以,我日后门诊时很注意这点。

除此之外,还特别要注意的是看舌时的光线。最好是自然光,天气最好是多云或晴。差一点的,是阴雨天的自然光或室内的白炽光。黄光一定是失真的。所以看病一般都是白天,夜门诊在看舌方面要差一点。

记得9年前初到中医门诊看病时,诊室装的是黄灯,我请他们改为白炽光。去年有另一家门诊部刚装修好,请我去看病,并希望我提出改进意见。我提出的第一条意见就是灯光太暗,冬天傍晚四五点,天逐渐黑了,灯光若暗,舌质舌苔的颜色就看不清了。两家门诊部都从善如流,很快改正。

今日读清代吴楚《医验录》,发现当时便有名医掉进了看舌不注意光线的坑里。

吴楚曾治一女子,“视其舌,黄苔积厚一分,毫无津液……此伤寒中夹热下痢症也……当遵仲景用葛根芩连汤,以清解为主……服二剂而痢减,第三日因邻家接某名医,乘便迎视之……云舌上是白苔,不必用黄连。服二剂又不复进饮食,下痢又甚,且觉烦闷”,又请吴氏诊治。

吴氏说:“如此黄苔满舌,且干燥至极,奈何云是白苔?”因问名医来已晚否?是灯下看舌色否?

患者家人曰:然。

果然给他猜到了,吴氏说:“凡物黄色者,灯下视之都成白色,此所以错认黄苔为白苔也。以苔之黄白,辨热之轻重,所关不小,安可草草忽略?”于是仍以黄连为主药疏方,后又经一些波折,患者方愈,此处不赘。

黄灯照射下,黄色之物会视为白色?我颇有点怀疑。但我家里没有黄灯,故无法验证。读者诸君可以做个实验看看。但不管如何,用黄灯来看舌质舌苔,失真是肯定的。

看来不论古今,都有医生在望舌时跌进坑里,于是便想着把避坑的一二点体会分享出来,以免再有人重蹈覆辙。

作者:邢斌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