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

产后大便数日不解,或大便艰涩,便时干燥疼痛者,称为产后大便难。

产后大便难,仲景将其作为产后三病之一,并对其病因病机做了精辟论述。《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病脉证治第二十一》云:“新产妇人……亡津液,胃燥,故大便难。”

《校注妇人良方》的论述亦属精辟,其曰:“产后大便秘涩,因肠胃虚弱,津液不足也。”

气虚证

《素问·灵兰秘典论》曰:“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大肠传送糟粕的能力,要靠肺气的推动,若元气素虚,或产后耗气,致使元气亏虚,输送无力,传道失职,大便壅滞不行,致大便难。

主要证候:大便秘涩,临厕努责,或便出不干,伴汗出气短,神疲,舌淡脉虚。

治法:益气养血,润肠通便。

方药:黄芪汤加味。

黄芪 陈皮 火麻仁 白蜜 杏仁 当归 党参 枳壳

方中黄芪、党参益肺脾之气,脾主运化,肺与大肠相表里,脾肺之气足,促进肠道运化及传输功能;

陈皮、枳壳疏导气机,使腑气通畅;

火麻仁、当归、白蜜补血润肠通便;

杏仁既能降泻肺气以通便,又能润肠通便。

全方共奏补气养血、润肠通便之功。

血虚证

“血主濡之”,大肠之传导,需血之濡润,若素体血虚,复因产后失血过多,而致血虚,血虚失润,而肠燥便秘。如《女科经纶·产后证》引薛立斋云“产后大便不通,因去血过多,大肠干涸”,又引单养贤曰“产后大便日久不通,因血少肠燥故也”。

主要证候:产后大便数日不解,便时干燥艰涩疼痛,腹胀痛不甚,伴面色萎黄,皮肤不润,舌淡,脉细涩。

治法:养血润肠。

方药:四物汤加味。

当归 川芎 熟地黄 白芍 肉苁蓉 枸杞子 何首乌 阿胶

方中当归、熟地黄、白芍、枸杞子、制何首乌、阿胶养肝补血,润肠通便;

川芎和血行气;

肉苁蓉温养精血,润燥滑肠。

全方共奏养肝补血、润燥通便之功。

津液亏虚证

津液有濡养脏腑之功,大肠之传导亦需津液的滋润。若阴虚之体,或产后耗伤津液,致津液亏虚,肠失濡润,胃中枯燥,而大便秘涩难解。如《圣济总录》曰:“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产后津液减耗,胃中枯燥,润养不足,糟粕壅滞,故令大便难,或致不通。”《女科经纶》引郭稽中亦曰:“产后水血俱下,肠胃虚竭,津液不足,是以大便秘涩不通。”

主要证候:大便秘结数日不解,或便时肛裂出血,皮肤干燥,口苦,舌干红,脉细数。

治法:滋阴润燥。

方药:增液汤加味。

生地黄 玄参 麦冬 当归 女贞子 枸杞子 阿胶 白芍 柏子仁 火麻仁

方中生地黄、玄参养阴清热;

麦冬、柏子仁、火麻仁增液润肠通便;

当归、女贞子、枸杞子、白芍、阿胶养血滋阴,润肠通便。

全方共奏滋阴养血、增津液、润肠道、“增水行舟”之功。

若兼腹胀痛,潮热者,加大黄、桃仁通腑泄热。

产后气血津液骤虚,肠道失于濡润,糟粕无力输送,以致大便秘涩难解。

轻者饮食调理,增加蔬菜,适当活动,促进胃肠蠕动,俟气血渐旺,津液回复,大便自调。

重者养血益气,润肠通便,遣方用药,按法治之。

作者:陈英都,陈焱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