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集

咽喉虽为肺胃之通道,但在辨证时,也要有整体观,方能作出正确的治疗。咽喉病常见的有乳蛾(急慢性扁桃体炎)、喉痹(急慢性咽炎)等疾患。其临床症状多见咽喉疼痛,吞咽不利或声嘶不扬等。

急性多为风热侵犯肺胃,累及喉核(扁桃体),邪毒蕴结,发为“乳娥”(扁桃体炎)。

热毒壅盛,迫血蒸腐而化脓者称“烂乳蛾”(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

单纯咽部发干,且有烧灼感,继而咽痛,吞咽时更剧,常伴见发热恶风(感冒),咳嗽痰稠,食欲不振或大便秘结等称为“风热喉痹"(急性咽炎)。

慢性由于反复发作,热象虽退,咽部仍有不适或口臭,迁延日久,阴液暗耗,虚火上炎,熏灼喉核(扁桃体),轻微肿痛,色暗红,但喉核坚硬,称为“石蛾”(慢性扁桃体炎)。

若咽痒干痛而咳或恶心,甚至声嘶,称为“阴虚喉痹”。在治疗上因风热所致(急性),均宜解表利咽或泻下,方宜“六神汤”与“大黄漏芦汤”(方药见下);阴虚火旺(慢性)均宜滋阴降火,宜用知柏地黄丸(方药见下)。

【六神汤的运用】

药物:甘草、桔梗、僵蚕、薄荷、防风、荆芥。

用法:水煎服。

主治:风热喉痹(急性咽炎)、风热乳蛾(急性扁桃体炎)。症见发热恶寒,咽痛,口渴喜饮,脉浮数,苔薄黄。 加减:热盛加金银花、连翘、蒲公英;咽痛甚加牛蒡子;头痛加菊花、桑叶;口渴加芦根。

【大黄漏芦汤的运用】

药物:大黄、漏芦、甘草、白芷。

用法:水煎服。

主治:烂乳蛾,大便秘结,口渴,舌苔黄腻,脉数而滑(胃火上壅)。

加减:发热加金银花;低热加地骨皮。

本方是根据《金匮要略》“大黄甘草汤”以泻胃火的组方原则,加漏芦泻肺胃之火,加白芷以排脓,组合而成。

【知柏地黄丸的运用】

药物:熟地、泽泻、山药、牡丹皮、茯苓、山茱萸、知母、黄柏。

用法:水煎服或服成药。

主治:阴虚火旺证,喉痹、乳蛾等。

加减:阴虛咽干加玄参、麦冬、胖大海、沙参;手足心热加地骨皮;喉核(扁桃体)肿硬加郁金、赤芍、海藻。

【验方】

(1)二荷二根汤:荷叶15g,薄荷叶10g,白茅根30g,芦根30g,水煎服。

主治:感冒后咽喉炎症引起的低热长久不退,湿热郁表,久治不解,苔黄腻,身沉重,脉濡数。本方是自创方,法取《伤寒论》桂枝二越婢一汤之意。一般服3~4剂即见效,临床验证,疗效达到95%。

(2)六一清音汤:滑石30g,甘草10g,蝉蜕15g,薄荷10g,桑叶10g,胖大海10g,麦冬12g,金果榄9g,水煎服。

主治:由外感风热伤阴、说话过多、唱戏音哑等引起的咽痛失音,均效(自创方)。

(3)增液引火归原汤:生地30g,玄参9g,麦冬9g,知母9g,石斛15g,川附子6g,肉桂6g,干姜9g,甘草15g,水煎服。

主治:长期阴虚,虚火上炎,声音嘶哑,咽喉微痛,大便时稀,四肢冷,小便清长。 (4)铁笛丸:薄荷160g,连翘75g,甘草75g,桔梗50g,川芎75g,大黄30g,砂仁30g,诃子肉30g,百药煎60g(无货用西瓜霜或柿霜60g代),共为细末,蜂蜜为丸,重3g,不拘时含化1丸,徐徐咽下。能润肺宁嗽、止渴生津,清音化痰。

主治:劳役过度,虚火上炎,咳嗽痰喘,咽喉肿痛,口燥舌干,失音声嘶等症。

【验案摘要】

案1:

姜某,男,40岁,莱阳市人,1992年3月15日就诊。咽喉疼痛反复发作1年余,每因感冒病情加重,曾服中西药均未治愈,经我校老师介绍就诊。诊时患者正患感冒,咽喉干痛,舌苔薄白而干,脉浮数。诊为风热外袭,咽喉不利。治以祛风清热利咽。 方用六神汤加味:防风9g,荆芥9g,薄荷g,甘草6g,桔梗9g,僵蚕6g,山豆根9g,麦冬9g,水煎服,连服5剂即愈。

案2:

刘某,男,9岁,北京市人,2004年12月30日就诊。5岁时患扁桃体肿大,每遇感冒即见咽喉肿痛,发热时常引起扁桃体化脓,经输液方愈,如此反复发作已有3年,西医劝其做扁桃体摘除术,家属不同意,求治于余。

诊时适逢患儿感冒发热,体温39℃,咽喉肿痛,不能吞咽食物,大便秘结,舌苔黄腻脉数。诊为热毒郁结咽喉。

方用大黄漏芦汤与二根二叶汤加味:漏芦6g,白芷6g,大黄4g,甘草3g,芦根15g,白茅根15g,荷叶10g,薄荷6g,金银花10g,水煎服,连服5剂热退肿消。

嗣后每遇病发时,即用上方加减,服药3次,至今未再发作。

作者:宋健民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