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论

清末医学家张锡纯对中药赭石,见解独到,运用甚善,可谓得心应手。他认为“赭石:色赤,性微凉,能生血兼能凉血,而其质重坠,又善镇逆气,降痰涎,止呕吐,通燥结,用之得当,能建奇效。”(引自《医学衷中参西录》下同)笔者今将其运用赭石的经验归纳、分述于下。

重镇降逆 一功多用

张氏认为,降胃镇冲是赭石的主要功能(张氏所用赭石均为轧细之生赭石)。他精细辨证,巧妙配伍,用于多种病证,收效良好。

(1)用于呕噫、恶阻。

无论何种呕吐,其直接原因都是气逆。张氏根据这个特点,标本兼治,常获速效。

若痰涎壅盛、冲胃气逆之人,单味赭石大量与之(1~4两)吐甚者研极细冲服;表邪传里、阳明气热者,以石膏等清解阳明之热,合赭石降逆,提高疗效;胆火上冲,胆胃并逆者,重泻肝胆,兼调胃气,方以胆草、青黛、吴萸等泻胆之品为主,加赭石重镇降逆;遇中虚致呕者,首以补中健胃,摄其虚逆之气,少佐赭石,造成既拉又压之势,建效尤为迅速;如此等等,配伍很是得当。至于噫气,因其常与情志相关,张氏多以舒肝药和赭石并投,效亦良好。

妊娠恶阻之证,有时遍寻止呕之药,难以速效。医者知赭石为止呕上品,但又在禁忌之中,只好舍其不用。张氏与众不同,他将赭石用于此证,无不收效速捷,未见不良作用,他曾治一诸医不治之恶阻病人,赭石用量大至四两而且三两煎汤,一两研细冲服。

张氏释云:“赭石质重,其镇坠之力原能下有形滞物,若胎至六、七个月时,服之或有妨碍。至受妊之初因恶阻而成结证,此时其胞室之中不过血液凝结,赭石毫无破血之弊,且有治赤沃与下血不止之效,重用之亦何妨乎?……以赭石降逆开壅,不过调脏腑之气化使之适得其平,又何有他虞乎?”此论颇有见地。

(2)用之吐衄。

张氏曰:“盖吐衄之证,多由于胃气挟冲气上逆,并迫肺气亦上逆”。他以赭石镇降冲胃(气降则血自止)并配半夏、蒌仁、生杭芍、竹茹、牛蒡子、粉草,此名寒降汤,寒凉降胃而止血;去蒌仁、竹茹、牛蒡子、粉草,加白术、生山药、干姜、厚朴、生姜,又名温降汤,治中焦虚寒之吐衄。同为赭石,此时则寒热迥异,一寒凉降胃止血;一温热降胃摄血;张氏用赭石之妙足可见矣!它如诸种原因导致的吐衄,皆以赭石合它药施治,此不一一赘述。

(3)用以熄肝风。

张氏认为,肝风之眩晕、头痛及内中风等症,“……因肝木失和风自肝起,又加以肺气不降,肾气不摄,冲气胃气又复上逆,于斯,脏腑之气化皆上升太过,”名方“镇肝熄风汤”是其代表方剂。方中用赭石、龙骨、牡蛎、龟板、芍药镇肝熄风,它药调降诸上升之气,使肝、肺、肾三脏阴阳和谐,冲安胃降,而达熄风镇肝之目的(张氏没有认识到赭石的镇肝之功,这里赭石之用是降冲胃,虽然解释有些欠妥,但赭石用在这里却十分恰当——笔者)。这个良方至今仍被医家推崇沿用。

(4)用于牙疼。

本症多因火而致。世医多投以“清胃”、“玉女”之类,张氏则别出心裁,重用赭石,巧合牛膝;以赭石重压,牛膝下引,治疗百药不效之牙疼。验之临床,其效甚捷。有人用此方加生地、槟榔、香附、白芷、甘草,施治于多种牙疼,均获良效,诚如张氏所言:“此诚能为治牙疼者别开一门径矣”。

(5)用于燥结过甚。

大便燥结过甚,胃失和降,则致通下之药不能入胃,治疗相当困难。为此,张氏特立“赭遂攻结汤”(生赭石二两,朴硝五钱,干姜二钱,甘遂一钱半)。其中赭石不仅制呕使药尽入,起到开路先锋的作用,并能降气辅甘遂共奏开结之功。乃张氏善用赭石之精华所在。

(6)用于皮肤疮疡。

生赭石一般用于内科病证,张氏则有时也用于皮肤疮疡等证,而且收效甚为理想,他曾治一病者,上脘处发疮,大如核桃,破后三年未愈,疮口大如钱,自内溃烂,并循胁向背后延展,每日流脓水若干。张氏细诊后,断定冲气上逆是其疮根,遂俾用生芡实煮浓汁送服生赭石细末五钱治疗,数次病即大减,后用赭石、黄芪合活络效灵丹拟治,半月而愈。赭石镇冲,芡实敛冲,施治于内,而效观于外,其运用赭石的灵活程度确是无可比拟。

(7)用于难产。

熟悉赭石正反两方面的作用,是张氏灵活运用赭石的先决条件和基础。赭石之弊就是坠大胎,张氏正是利用重镇坠胎这一大弊,制成大顺汤(野党参、当归、赭石),专治产难之证,从而化弊为益。党参得重坠之赭石,药力直趋于下,当归滑润,又为利产良药,与赭石相合,催生开交骨之力倍增。

降痰降火 定痫开胸

张氏善于捕识各种药物的特性及其特殊功能,并及时用于临床,从而增广药物的用途。他以赭石“色赤、性微凉”、“降痰涎”之殊功用于癫痫和结胸证的治疗。

(1)定痫。

张氏认为:“颠狂之证,乃痰火上泛,瘀塞其心与脑相连窍络,以致心脑不通,神明皆乱。”他以赭石赤入心、凉清热、重坠痰等功,坠痰降火,专用于本病。并合其它豁痰,通络,镇惊之品,制有“荡痰汤”等五个痫证专方。他说:“方中重用赭石,借其重坠之力,摄引痰火下行,俾窍络之塞者皆通,则心与脑能相助为理,神明自复其旧也。”

(2)开结胸。

治疗结胸,《伤寒论》有陷胸汤、丸三方,疗效较好。但方中药性峻烈,医者常怯而不用。为此,张氏独运匠心,师仲景之方意,首选降痰涎之赭石,并与蒌仁、苏子、芒硝四药相合,制成“荡胸汤”,替代大陷胸汤、丸,酌减其量,取代小陷胸。用赭石、蒌仁、苏子降痰开胸,芒硝通下开结,其疗效可与仲景方媲美。

权衡药量 量小功异

赭石用量大小,其功有别。张氏之用,凡气逆(指实证)、痰火等证,其用量均甚大,常在一至四两之间,此为大剂量运用。他的小量使用亦很灵活,而且功能与前不同。

(1)用以安神。

张氏认为,赭石有导阳入阴的妙功,但必须小量运用,其量为四钱左右。如他自制的安魂汤:龙眼肉六钱、酸枣仁四钱、生龙牡各五钱、清半夏三钱、茯苓片三钱、代赭石四钱。方中“赭石以导引心阳下潜,使之归藏于阴,以成瞌睡之功也。”为此张氏小量运用赭石之一大奇功,颇值得我们借鉴。

(2)用于虚喘。

喘乃肺气上逆所致,虚喘则因虚而成。张氏治本症含赭石的方有三个:即参赭镇气汤、醴泉饮和滋培汤。三方均是以补为主,兼以化痰降逆的方剂。此三方赭石用量都很小(大则重创肺气,效果相反),最小三钱,最大六钱。

参赭镇气汤、醴泉饮二方中之赭石作用有二:1、降虚邪之气,使上焦逆气浮火下行,恢复肺的清肃功能。2、制约人参的升补之力,使其补而不升,以达平喘目的。

滋培汤证乃虚劳、冲胃气逆犯肺所致,张氏以小量(三钱)赭石降冲胃之气,和其它滋阴培土之品共奏平喘之功。有人据张氏之说,以赭石合它方治疗实证喘息(加大赭石量),亦获良效。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张锡纯对赭石的运用十分灵活、独特。他既重视常规运用,又善于独创:不仅掌握了赭石的正面功用和大剂使用,而且熟知赭石的反、副功用及小量运用,配伍得当。给药方法亦按病情轻重分煎服、冲服两种。这些宝贵经验和治学方法,值得我们学习。

作者:刘爱民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