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

水蛭熬,虻虫去翅足,熬,各二十个(5克),桃仁去皮尖,二十五个(5克),大黄酒洗,三两(9克)[服用方法]

上四味,捣,分为四丸,以水一升,煮一丸,取七合服之。碎时当下血,若不下,更服。

[治则方解]

病机:表邪循经入府,热与血结下焦。

治则:攻下瘀血,峻药缓攻。

方义:方中水蛭破血逐瘀,利水;虻虫破血逐瘀通经,二药相伍,善于治疗瘀血内阻血结证,桃仁逐瘀破血,大黄泻热祛瘀,利血脉。本方组成及功效与抵当汤同,改汤为丸,剂量较小,且煮丸服用,不去滓,药汁与药渣同时服下,取峻药缓攻之义。

[辨证要点]

抵当丸主下焦瘀血缓证,其所治病机瘀血重于邪热。抵当丸不是蜜丸,而是水丸,药量只有抵当汤四分之一,且连渣吞服,效力较汤为持久,适用于瘀血病势较缓者。抵当汤与抵当丸同可治疗蓄血证,抵当汤剂量较抵当丸为重,且其剂量也有变化。

[仲景方论]

《伤寒论》第126条:伤寒有热,少腹满,应小便不利,今反利者,为有血也,当下之,不可余药,宜抵当丸。

[注家方论]

1.方有执《伤寒论条辨》:名虽丸也,犹煮汤焉。夫汤,荡也;丸,缓也。变汤为丸而犹不离乎汤,其取欲缓不缓,不荡而荡之意软?

2.尤在泾《伤寒贯珠集》:此条证治,与前条大同,而变汤为丸,未详何谓,尝考其制,抵当丸中水蛭、虻虫,减汤方三分之一,而所服之数,又居汤方十分之六,是缓急之分,不特在汤丸之故矣。此其人必有不可不攻,而又有不可峻攻之势,如身不发黄,或脉不沉结之类。

3.张锡驹《伤寒直解》:余者,多也,以三分余之汤药而分为四丸,是丸少于汤也,故曰不可余药,言其少也。

4.陈修园《长沙方歌括》:师又立抵当丸法者,著眼在有热二字,以热瘀于里而仍蒸手外,小腹又满,小便应不利而反自利,其证较重,而治之不可急邊,故变汤为丸,以和洽其气味,令其缓达病所。曰不可余药者,谓连泽服下,不可留余,庶少许胜多许,俟醉时下血,病去而正亦无伤也。

5.熊曼琪《伤寒学》:抵当丸的药物组成与抵挡汤完全相同,但减少了水蛭、虻虫的用量,加重了桃仁的用量,并且将汤剂改成丸剂,使其攻逐瘀血的作用比抵挡汤缓和,为逐瘀泻热的和缓之剂。

[名医验案]

1.许叔微医案

治一入,病伤寒七八日,脉微而沉,身黄,发狂,小腹胀满,脐下冷,小便利。许投以抵当丸,下黑血数升,狂止,得汗解。水蛭1.5克(熬令人水不转色)、炙虻虫1.5克、大黄9克、桃仁9克。共为末,白蜜炼为丸,每服3克,开水下。

2.陈葆厚医案

常熟鹿苑钱钦伯之妻,经停九月,腹中有块攻痛,自知非孕。医予三棱、莪术多剂,未应。当延陈葆厚先生诊。先生曰:三棱、莪术仅能治血结之初起者,及其已结,则力不胜矣。吾有药能治之。顾药有反响,受者幸勿骂我也。主人诺。当予抵当丸三钱,开水送下。入夜,病者在床上反复爬行,腹痛不堪,果大骂医者不已。天将且,随大便,下污物甚多。其色黄白红夹杂不一,痛乃大除。次日复诊,陈先生诘曰:昨夜骂我否?主人不能隐,具以情告。乃予加味四物汤,调理而瘥。

曹颖甫曰:痰饮证之有十枣汤,蓄血证之有抵当汤丸,皆能斩关夺隘,起死回生。近时岐黄家往往畏其猛峻,而不敢用,即偶有用之者,亦必力为阻止,不知其是何居心也。3.刘雨农医案于某某,男,45岁,农民。因兼患有支气管哮喘病史,平时呼吸很困难,听诊有显著笛音,脾肿过脐线。另一例,蒋某某,女,29岁,家庭妇女,因兼患有肺结核病,在异烟肼治疗期间,肺尖部有啰音,心率频数,脾肿肋下4指。由于大便孵化都找到毛蚴,因之他们追切要求治疗。当时试用抵当丸分别给子10~12克,每日上下午饭前一小时分二次用温水吞服,共服18~28天。在服药期间,并无下血、便泄及任何反应,反觉食欲渐趋旺盛,经过20天,不仅脾肿缩小,而且大便孵化均呈阴性,嗣后他们都已恢复劳力,参加劳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