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论

附子具温热之性,禀雄烈之气,历来把它作为回阳补火,散寒除湿的要药。成都中医学院编的《中药学讲义》谈到附子时说:“凡由阳气衰微所引起的证候都可以用。”可见附子应用的广泛。

附子治血分证前人有丰富的经验,早在《神农本草经》就提到附子能破“血癥”,张仲景治血脱阳虚,使用四逆加人参汤。《正体类要》中的参附汤,药简效宏,更是治疗血脱阳亡的有效方剂。清代医家唐容川著《血证论》,提出“血与火原一家”、“治火即是治血”的观点,他认识到治“血寒”者,要用禀受火气之药以温达之。

根据以上论述,笔者结合临床辨证论治,对确属阳气衰微,阴寒内盛的血证,重用附子止血,管见所得,兹录两例,供同道参考。

【例一】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张××,男,20岁,西医诊为继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证见面色不华,伴轻度浮肿,肌肤苍白,有多量散在之出血斑,呈淡紫色,如黄豆大至铜钱大,行动迟缓,四肢不温,形寒畏泠,小便清长,舌胖嫩,质淡,边有齿印,苔薄白,脉沉迟少力(曾服水牛角等凉药未效)。

本例属阴盛阳衰,非附子回阳温里摄血之重剂不足以为功。遂用制附片20克(先煎)合参、芪之属三剂。嘱其冷服、缓服,以防格拒。药后症状好转,胃纳增加,皮肤紫斑逐渐消退。守方共服九剂,皮肤紫斑全消,乃以归脾丸调理善后。

【例二】鼻衄

王××,男性,52岁,西医诊为风湿性心脏病,伴轻度心力衰竭。

鼻衄一周,经用多种西药止血药未效,而邀中医会诊。证见肌肤萎黄无华,动则喘促,指甲口唇略呈青紫色,恶寒踡卧,四肢厥冷,鼻衄量不多,色暗红,口不渴,大便溏薄,舌稍暗,苔薄白,脉沉迟无力。此属阳虚阴寒内盛,治宜用回阳益气,乃重用制附片30克(先煎)合四君子等味,服药三剂,患者述鼻衄减少,四肢回温,精神转佳。三诊共服原方九剂,鼻衄已止,其它症状均明显好转。

按:

凡出血证,审其病因,不外乎热邪迫血妄行,气虚不能摄血,或由瘀血阻滞,血不循经而成。血善流动,得热则行。

例如就鼻衄一证而论,《证治汇补》认为“肺开窍于鼻,阳明之经上交鼻頞,故鼻衄恒由肺胃之热而起。”见血证而用清热凉血之法,为一般临床所习用。然在内伤诸病中,由于虚寒所致之出血,屡见不鲜。正如杨仁斋《直指方》所说:“有气虚挟寒,阴阳不相守,荣气虚败,血亦错行,所谓阳虚阴必走是耳。”由此可见,气虚、阳虚均可使血不循经而错行,导致出血证。本文2例血证皆由阳虚,均重用附子,切中病机,故疗效满意。

附子辛温有毒,然加工炮制成熟附片,则可去毒,故嘱患者将附片先煎沸一小时。本文例1用附子180克,例2用附子270克,均未见任何不良反应。

作者:胡誉溥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