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集

如果说用一句话概括“什么是医学”,我个人认为就是爱心中爆发出的智慧。如果一个医生没有爱心,就不会在患者跟前殚精竭虑地为他着想。光有了爱心行吗?不够!我们必须有方法、有诀窍!

那么,中医的诀窍是什么呢?中医的核心机密又是什么呢?

自古以来,众说纷纭。中医是按照天地、宇宙和人自身的规律相配合、相参照而成的。因此,我把我工作头二十年的临床总结了两句话:第一句话“天人地合参,神气形同调,病脉证并治”;第二句话“医学不过“五”、“六”之学”。

天地人合参,神气形同调,病脉证并治

用某某方子是“病脉证并治”的阶段,这个阶段是“术”的阶段。从这里往上走的时候,“神气形同调”,达到这个境界,你就成了“法”医了。真正达到“天人地合参”时,就是“道”医。这里的“道”不是道士的“道”,是把握了天地宇宙之“道”、人生之“道”——这是我们奋斗的目标。只有“道、法、术”三者合一,你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好医者。

医,古人是这样写的

“病脉证并治”——这是我研究了各种各样的方书,特别是咱们的张仲景老先生的《伤寒杂病论》当中就写“……病脉(证)并治”,以前体会不大,后来发现他的每一个层面都说的非常清楚。先是有“病”,然后是“脉”,最后才是“证”,这是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层面。

我们现在都说我们中医是“辨证论治”,对不对?对,也不对。“辨证论治”指的是什么呢?是“病脉证并治”的最后一个阶段。所以我们常说“证”抓对了啊!例如中气不足,药开了后来过两天这个病人死了。为什么?因为这是癌症的病人,“病”没定下来,后面的“脉、证”就谈不上,立不上足!

我们好多的临床大夫说:“张仲景不是说过‘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吗?难道说的不对吗?”你把整个文章通篇地去读,反复地读,那是在坏证、变证的时候才用的方法!所以说“病”的概念非常重要,那我们中医是怎么样认识“病”的呢?

古人认为“病”和“疾”是不一样的。我们说“疾病”,大家知道什么叫“疾”、什么是“病”吗?我在这里不是玩文字游戏,而是告诉大家古人是这么认为的。这个“病”——是这样写的吧。“疾”——是这样写的吧。它已经告诉了我们是怎么回事儿了。

"病”里的“丙”在中医里代表小肠,小肠代表火,什么火呀?坎中的一阳,代表生命的火,没有这个“火”人就完了,这是“里面”的问题,所以说从“里面”入手。

“疾”里面是“矢”,是箭,是外来的。天下的病有人说是分两种,一个外来的,一个内来的。我们的张仲景先生说“千般疢难,不越三条”——三个:内、外、不内不外(在中间又找了一个)。

无论怎么样去分类,古人的思想是不断地深化。因此对于疾病,我们知道了天下只有两种病,一个叫外感病,一个叫内伤病。我们说这个人善治“内伤杂病”——就是指的内伤病。外感病、急性病,包括发烧、惊厥、抢救、急救等方面都可以放在“外感”里,这两个可以相互影响。

古人(汉朝之前的人)把外感病讲成是“气立”的病,内伤叫“神机”的病。我们有句话说诸葛亮是“神机莫测”、“神机妙算”,这里讲的是把事情里面计算好了。那中医有没有计算?有没有算数?有,你开一个方子不写几斤几两行不行?有没有数?有数。我们继续沿着这个思路往下走,我们能不能把整个中医统摄起来?

中医现在有许多许多的门派、各种各样的思想。我们传统的中医只有一个没有两个,它不是外感就是内伤,不是神机的病就是气立的病,或者两者相互之间发生一些变化。

医学不过“五”“六”之学

大家会说,马老师你说的古人的话我听不懂,什么是“五、六之学”?“五”代表五行、五藏、五运;六”,代表六气。“五运”是什么,木、火、水、金、土;“六气”呢?厥阴、少阴、少阳、太阴、阳明、太阳。

张仲景的书里怎么写的?先是“太阳病脉证并治”,他是倒过来按客气的方向来写的。刚才我念的是按主气的次序,又引申出很多概念。什么叫“主气”,什么叫“客气”,大家都知道吧?一年分几季?四季——“春、夏、秋、冬”;也有分五季的,“春、夏、长夏、秋、冬”,和我刚才讲的完全是一样的。那么把一年分成六,就是我刚刚讲的“厥阴、少阴、少阳、太阴、阳明、太阳”,这就叫主气。

厥阴、少阴、少阳、太阴、阳明、太阳,这一圈,每年周而复始,不会发生任何变化,这就是主气。有主人就有客人,就拿2016年举个例子。

我刚讲“天人地合参”,不能说空话,怎么和天地、宇宙合参?研究它的运行规律才能更好地为患者服务——这是个比较高的境界。2016年是丙申年,丙年是水运太过之年,就是说2016年的水很多。申年是少阳相火司天、厥阴风木在泉,“火”是一个相火的象,还有一个是“风”的象。我们把它排列一下就可以看见一个什么样的特点?

你们当大夫的,你们觉得2016年感冒发烧的人明显增多吗?(台下:多)而且一发烧就是七天,用抗生素好多效果不好的,为什么?少阴是君火啊,这(厥阴)是风啊,风火相煽,火上浇油,你说难治不难治?这是“一之气”,还有一个相火(司天)呢。“二之气”——少阴君火,太阴湿土,湿火在一块,病老是不好啊,今天好了吃完这两副药又开始发烧。今年找我看发烧的小孩明显增多,我突然成了儿科的专家。发烧不退,一烧就烧到40℃、41℃,快42℃了。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这个和前几年相比来的早,就是因为这个时空点,这个节气。

天人地怎么合参呢?因为有这样的气候、这样的天时。什么叫天时?就是太阳和宇宙的几大恒星之间的距离发生了变化,我们古人总结出来的规律。

中医不是迷信是科学,是可以推算的,可以推理的!但是具体到每个人的时候,人有生就有死,很自然的规律吧!那为什么此时此刻你生了?此时此刻灭你呢?就是这个时间适合你生长,那个时间不利于你生长嘛!万事万物有生必有死,是不是这个道理?

大家有这种感觉吗?这种感觉是普遍现象还是个别现象?(台下:普遍)。就说明和节气、气候有很大的关系。“二之气”是什么时候呢?是春分以后。春分以后出现了主气是少阴君火,客气是太阴湿土。火和湿在一块儿有个特点是迁延不愈。

今年的流感不光小孩,大人也是,治起来比较麻烦。两副药好了,然后又开始发烧。这段时间最少来了三波流感,还有些小孩很不幸三波流感全部得了。两个礼拜时间找我三回,每次中医中药全部解决问题,过两天又发烧了,一看症状不一样!我觉得很奇怪啊,打破了“一剂知,二剂已”、“吃两服药就好”的这个局面。为什么?我们赶快排排运气一看,哦,原来是这样!别着急,见着啥就处理啥,因为它的核心因素就在这(运气)。

因此2016年针对这个情况,我给大家五个方子,遇见这种情况,你就依样画瓢、你就这么治,行吗?(台下:行!)不能说百分之百,但我临床全部应用了,应该是管用的,是效果较好的。针对刚开始说的那种情况,我们会用到这几个方子:

第一首方子,小柴胡加黄连丹皮汤。第二首给大家推荐的是小柴胡加桔梗合麻杏石甘汤。第三首,柴胡桂枝汤或柴苓汤(就是小柴胡汤合五苓散),这个后边要逐步给大家讲,大家别着急。第四个就是大柴胡合升降散。第五个方子,柴胡桂枝干姜汤合肾着汤(肾着汤也叫甘姜苓术汤)。

根据2016年的情况举这个例子是什么意思呢?中医是可以提前预知的,它前面吻合后面就可以发生,至少比你们自己去摸索、自己想破脑筋可能多了一个“抓手”。临床上的医生怕什么?怕不知道什么病,什么情况会导致什么情况?还有一个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从哪下手。今年我们五个方子全部从少阳下手,方方都是柴胡类的方子,为什么?就是因为今年是少阳相火司天,原因在这里。我们把这个抓住之后紧接着把方子验证验证是不是对的。我的学生、同道也在验证。

我们在微信群里一发出来的时候,大家有不同的声音。我讲的是常,什么叫“常”呢?就是常规的这些情况,如果它变化了、不在这个里面,变化了要看它具体的情况,特别是对于刚学中医、刚学经方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抓手”。你通过临床见效了以后,你再去研究它深刻的道理在哪里,这样我们就发于机先,提前就知道可能要发生什么事。

在藏医的《四部经典》当中(我曾在藏医院待过),他们根据他们的天文历法就推算出了那一年会出现瘟疫样的东西,他们还有他们的一些方子,古人在几千年前竟然就能够预知到,他们怎么预知的呢?是根据天文历法以及医学,包括了哲学、宗教等等方面,包括了“身、心、灵”三层的问题,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治疗,而我们今天主要涉及身体的层面和心理层面的东西,没有涉及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那我们涉及哪些问题?我们人到底从哪里来,将要到何处去?我们老祖先给我们留下这么好的东西。四大文明当中中华民族的文明,特别是我们中医到今天位置还没有灭,源远流长。但是我们的文化断代了将近80年,将近100年啊!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古人咋想的,我们会想中医是落后的、朴素的唯物主义,是这么回事吗?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用这5首方子几乎把这些发热统统扫掉,我们的病历病案都作为证据,有些来势非常凶猛,我们都用这些解决了。

我们想说在中医浩如烟海的医书当中,至今被称为经典的《伤寒杂病论》(包括《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是我们临证处方的旨规,“启万世之法程,诚医门之圣书”(吴谦对其评价),这就是规矩。我们现在不讲规矩了,看病也不讲规矩了,一来首先是抗生素,下面紧接着是激素,这对不对?因为速度很快!前两天网上盛传了一个帖子,大家看了吗?一个开诊所的人的孩子,别人在打吊瓶,他说“我爸爸从来不给我打吊瓶。”我请问一下各位,您的孩子生病以后,第一招是什么招?是不是“咔”把针打给他,紧接着烧不退,给点激素,会不会这么做?可能不会吧,在座的各位,可能不会吧!一样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我们考虑考虑我们的子孙后代将如何去做?我们老祖先留下这么多好的东西,我们根本就没很好的去继承,根本就没有掌握住我们老祖宗的精神实质。当我临床十几年的时候,好多病我觉得我很牛啊,别人看不好的我就看好了。当我们再翻过来研究咱们中医经典的时候,发现我想到的东西古人全部想到了,几乎没有遗漏,而且有更完善的方法、更妥帖的方法。我们想到的可能只是一点,他想的更加圆满,更加完善,而且预后转归等什么的都写的非常清楚,可惜我们大家不能够潜下心来去研究它。

作者:马新童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