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

太阳病篇

第12条,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桂枝三两,去皮,芍药三两,甘草二两,炙,生姜三两,切,大枣十二枚,擘。右五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适寒温,服一升。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者,乃服至二三剂。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太阳中风,这个时候卫气被风扰动,风性走窜,以中丹田而言,启动了肝气,肝为将军之官,肝风一动,肯定挥师外出,“阳浮”,阳一出来,粮草不济,阴守不住阳了,气就外散,如同流寇四溢,“阴弱汗自出”,这是下丹田的精气不固了,肺胃受虚热所扰,不得敛降,就出现了发热、鼻鸣、干呕,里面空了就会怕冷恶风。

我们来看看桂枝汤的组成,桂枝和芍药一阳一阴,芍药酸苦微寒,主收,桂枝辛热主升,一散一收,一个入肝一个入肺,金木交兵,升降调和,而且等量,都是三两,让开阖能够调和,充实中丹田的能量,让它转动起来,后面再以胃海来支撑气海,姜、草、枣,生津补液,把中气补足。所以这个布局就调和阴阳营卫气血,实际上是直指胃海和气海,这两个互为支撑,把散出去的能量给补上,再守住胃气,病势就不会再往虚的方向跑,掌握了主动权,身体就能调整过来了。

看懂了桂枝汤,看后面的条文就容易了。守住中丹田,调和营卫气血,也就是调和阴阳,所以桂枝汤直指中丹田,桂枝点的是气,芍药点的是血,甘草点的是脾,生姜点的是胃,再加上红枣生津,姜、枣、草把脾胃调和了,所以仲景经常使用姜、枣、草。姜、枣、草是很重要的组合,这个组合放在胃海可以起到巩固全局的作用,中和了桂枝芍药,这样就变成一团和气,中丹田有了凝聚力,这样气也不散了,血也不往外跑了,汗就收住了。

多说一点儿,这个生姜还可以止呕、降气,既散又降,调整胃气,生姜辛辣又有打开的作用,宣肺开窍,所以鼻鸣干呕,生姜有大用。“阴弱,汗自出”,芍药红枣,又补又收,酸甘化阴。有恶寒,中虚,用桂枝,桂枝来得太猛,加一点甘草缓之,同时辛甘化阳,补补中气。这个方子变成整个《伤寒论》的主方,所有的表证,主要靠它,调整中丹田的防卫之气以桂枝汤为主。后面会讲到四逆汤,里证以四逆汤为主,一个桂枝汤,一个四逆汤,两个方子作为《伤寒论》的主方,一个助中丹田,一个助下丹田,这两个方的加减把表里的问题都解决了。

第13条,太阳病,头痛发热,汗出恶风者,桂枝汤主之。

我们已经知道问题关键在中丹田,这些证状表示卫气不饱满了,阳气受损,津液不足,用桂枝汤来调和营卫,把能量输布到肌表,整个太阳病大部分都是桂枝汤的加减,有什么证就加减什么药。

第14条,太阳病,项背强几几者,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几几”是以前古人托一个盘端茶杯、请人喝茶的姿势,这种动作显得肌肉僵硬。“项背强几几”是一种病证,根源是润滑剂不足,我们称之为燥。卫气是阳气的能量温煦津液,把津液一直输布到肌肉最表层,身体就会柔韧滋润,因为气血旺盛,健康的人皮肤会透出光泽。现在这团卫气没水分了,这个时候就僵硬了,这是津液不足导致的,如果又出很多汗,就更伤津了。恶风加项背强几几,等于是风燥,这个时候用桂枝汤加强中丹田的能量,加葛根把胃里的津液往表散开,解肌的同时补液,透表生津。

第15条,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

现在开始讲桂枝汤的禁忌证,“太阳病下之后”,仲景在这里没有说明为什么太阳病反而用了下法,也许肚子也有点胀。气上冲是老百姓的语言,有很多症状,打嗝、头夹气冒汗、脉浮都是气上冲。所以仲景是很宏观的思维,跟中丹田跟气有关,只要气上冲就可以用桂枝汤。这是说如果中丹田气还足,能量还够,就会抗争,把下陷的邪气拉回来,这个时候就可以用桂枝汤。

如果不上冲,可能没有表证了,可能中丹田的气本身已经衰弱了,没有能力抗争,一往下泄,把中丹田的阳气也泄掉了,根本没有上冲的力量,已经伤到根了,战争已经发生到皇宫了,不是在城墙打仗了,这个时候不能用桂枝汤。

第16条,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桂枝本为解肌,若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之也。常须识此,勿令误也。

这又是一条禁忌证,太阳病三天了,已经发汗解表了,如果吐也吐了,拉也拉了,温针都用上了,都治不好,这个就是坏病。这个时候不要再用桂枝汤去解肌,要看到底是什么根源,从脉象上去找到身体有什么问题,“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不能盲目治疗。

“桂枝本为解肌,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之也”,这是麻黄汤症,不能用桂枝汤。其实麻黄汤也是桂枝汤的加减,还是离不开中丹田,只是毛窍堵死了,这个时候再增加能量,那个人就胀死了,加麻黄把毛窍打开,汗出自愈。出现症状的时候要观察清楚我们的身体想干嘛,然后帮它一把,而不是去解决症状,这是从道家思想来讲,就是要悟道,知犯何逆,随证治之,完全体现了一种哲学思想。

第17条,若酒客病,不可与桂枝汤,得汤则呕,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长年喝酒的人,肝脏有伏热,脾湿肝热。我们的桂枝汤一下去,又调动了肝热,又增加了湿,喝酒的人本来就肝脾不和,喝了桂枝汤,肝气便上冲,挟着胃气逆走就会呕吐。所以肝有伏热时不宜用桂枝汤,仲景是举个案例,不光是酒客,凡是肝藏伏热的,都必须先清湿热。

第18条,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

这是说素来有气喘毛病的人,在需要喝桂枝汤的时候,加上厚朴、杏仁更好。喘家往往是肺气逆走,十九病机里说:诸气膹郁,皆属于肺。肺气壅滞就会喘,加厚朴开胸理气,杏子宣肺平喘。

第19条,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

肝藏血,如果肝有湿热,桂枝汤会助其湿热生痰,在胃气逆走的时候就会吐出脓血。我们现在所说的发炎就是一种郁热,如果挟湿,时间久了会产生脓血。仲景让人看到桂枝汤什么样的人不适合用,没有清掉湿热,不能直接用桂枝汤。

作者:谢国仲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