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黄某,女,41岁。耳朵堵闷感3个月,在洛阳某大医院诊为“神经性耳鸣”,西药治疗乏效,一周前来诊。兼见头沉痛,身无力,嗜睡,口不渴,无汗,面色白中兼暗,舌质淡红,苔薄白,脉沉。

处方:吴茱萸6g,党参15g,干姜6g,大枣5枚,麻黄8g,制附子9g(先煎),细辛5g,川芎30g,生地18g,甘草15g。7剂。

2019年7月19日复诊:患者反映服上方1剂后,即感头沉痛及耳堵闷感减轻;7剂服完,诸症消失。

思辨:此病之辨,如从脏腑辨证入手,可能困难很多,而从方证辨证,相对简单。

头痛沉,结合口不渴等无热火表现,吴茱萸汤证明显;头沉痛日久,身无力,嗜睡,无汗,脉沉,麻附细辛汤证、麻黄附子甘草汤证兼有之;面白兼暗,阳虚兼瘀,川芎引药走上,又可活血,对应头痛、耳朵堵闷,一举两得;肾开窍于耳,用生地填补肾精,又制麻黄、附子、细辛、吴茱萸之燥,一对病,二反佐。

此病大方向属阴寒之证,阳气不足、寒瘀阻滞、窍道不通为其主要病机。辨兼证,治主证,因方机相合,又方证对应,故现捷效。

作者:王彦权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