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抑郁症核心原理

世界卫生组织预测:作为目前世界的第三大负担疾病,抑郁症将在2020年取代冠心病,上升到第二位。然而,与日益庞大的患病群体无法匹配的是,大众对抑郁症认知的缺失。让我们从中医的角度看一看,抑郁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1、抑郁症是身心能量不够了

身心在中医来看其实是一个东西,叫形神一体,中医的神包含了心和意。 现代医学里面常说的抑郁症,在中医来看,很多情况下其实是因为整个身体的能量不够了。

当我们身体的能量低到一定水平的时候,我们的精神、意识和心智的运作能力都会下降。身体内部的运行也出现问题,比如出现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或者心动过速、心率失常,这些其实都是能量变低后身体无法负荷、无法正常运转。

在情感上也是这样,当一个人能量低的时候,可能他的表达和接纳能力都会出现一些问题。而在意识、思维和社会交往上,可能相对来说会封闭一点,只会吸收某一类他愿意吸收的东西,其它的都拒绝,甚至以前能吸收消化的东西也开始拒绝。

当到达了这个状态,就成了“被压缩的人”,他的形、气、神或者说身、心、意都被压缩了。一旦到了这个状态,就进入了一个低水平的循环,他的身、心、意整体地就会往下走。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就明白,现在说某人是抑郁症,一般人会想这只是一个心理的问题。但实际上它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心理问题,而是整个生命的问题。

2、我们透过疾病找原因

第一个问题:抑郁症只是大脑的吗?现在医学的观点是:抑郁症的心理问题,是大脑里的化学物质变化导致的。比如说多巴胺,一种神经递质,心理状态和情绪会受这种物质浓度变化的影响。现在很多精神类药物的研究都是基于这类认识。抑郁症难道真的只是大脑的化学递质的变化吗?

第二个问题:是头脑先病还是身体先病?现代医学和心理学认为这是心理和头脑的问题,所以让患有抑郁症和某些精神疾病的人,吃很多抑制这些化学元素或者让头脑停止工作的药。但是这么多年实践下来,效果并不是很好。

对于一个整体的人来说,他的生活态度、生活方式;他的情感、思维、认知、行为模式的改变,难道只是由于这些化学物质的变化吗?会不会是倒过来呢?会不会是因为我们的身、心、意出现了问题,而产生了这些化学物质的变化?就像一颗种子长成一棵树,不能说这些树叶、树枝和树叶上的虫子是产生这棵树的原因。

人都容易被误导,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如果不究其根源,找到病因所在,病是治不好的,问题也不能解决。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现代抑郁症越来越多?我们都知道:每个人都会有不高兴的时候或者阶段,每个人都有很多种情绪。而这个时代的文化不接纳这些正常的情绪,害怕这个不高兴的状态,而且认为:当一个人某一段时间开始不快乐,并没有力量去维持一个“像以前一样”生活的时候,是不能被接受的、是不正常的。

大家认为人就是应该一直很自信、积极努力才是对的。这个才是真的正常吗?就像一年有春夏秋冬,这是规律,也是自然的状态,但有的人只喜欢春夏,不喜欢秋冬。我们不接受生命本来的样子,非要强迫它只保留其中的部分,于是生命就开始扭曲、变形,开始出问题。

这背后的根源是什么,只需要一个解释,发现“很多人都这样”,于是就安心了。我们对生命当中的很多东西,要有观察、觉察、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就不会轻易地,被人带入一个误区,随随便便的给自己制造疾病和承受随波逐流的痛苦。

3、一切疾病都是让你回到生命。

在中医眼里,去具体分析抑郁症有多少型、诊断标准,其实没有太多意义。所谓的心理问题,背后关乎的是什么呢?关乎一个人的身心健康水平;关乎一个人对自己了解多少;或者关乎一个人是否愿意去了解真实的自己;是否愿意了解这个真实的世界。

了解自己的内在到底出了什么样的问题;了解自己需要怎么去处理这些问题;了解在自己的内外在和外面世界的交换当中,自己的身心意是怎样变化着。当一个人具备这样的能力的时候,就不太容易掉到这些精神心理疾病的陷阱当中。

因为即使他此刻正在不舒服、正在不高兴,甚至已经有非常大的情绪——但会知道,这是人生必要的东西,这很正常。因为人生,本就是起起落落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一切本就如此。

身体健康也是这样,当一个人身体这段时间不太好时,如果知道这是一个正常的过程,就不会心里发慌到处找中医或者西医,让医生开一堆药,这样还把自己的身体搞的更糟。

他会借由对自己的观察,或者旁人的提醒,或者看书思考,会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跟家人、朋友等等的关系怎么样,看看对待自己是不是过于严厉了。 他也可能会借助一些外在的参照,意识到自己是不是一直过于封闭,或者在坚持一些不一定需要坚持的东西,维护一些不需要自己去维护的东西。

同时留意一下自己的饮食、睡眠、运动,哪些地方还有之前没有意识到的盲点,生活是不是过于单一。

当他回过来看到这些问题的时候,调整已经自动开始了。一段时间后,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的问题,都会好转或者消失。其实医学的本质应该是这样的,不管是中国的医学还是西方的医学,最初的本质就是在这里。

经由问题和疾病、情绪和现象,去看见我们那些真正出错的意识、信念和根源,然后去从根源调整自己,生出改变和智慧,过的越来越幸福和快乐。

作者:李辛

二、经方治抑郁症

抑郁症属于中医学“郁证”范畴。郁证是由于情志不舒、气机郁滞所引起的一类病证,主要表现为心情抑郁,情绪不宁,胸胁胀痛,或易怒喜哭,以及咽中如有异物梗阻、失眠等各种复杂症状。《金匮要略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治》提出三因致病学说:“千般疢难,不越三条。一者,经络受邪,入脏腑,为内所因也;二者,四肢九窍,血脉相传,壅塞不通,为外皮肤所中也;三者,房室、金刃、虫兽所伤。以此详之,病由都尽。”所有疾病不越这三条病因,抑郁症亦在此列,既累及脏腑经络,又影响血脉运行,其证候复杂多变。

《伤寒杂病论》遵循“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之准绳,对抑郁症的辨治,并非仅局限于理气开郁之法。兹就笔者运用经方辨治抑郁症之法整理如下。

1、百合法辨治津伤虚热

百合法意指以百合为主药的方剂,治疗抑郁症中以精神压抑、心情低落、性情敏感、周身不适而无器质性病变为主要症状的一类方法。其代表方有百合地黄汤、栝楼牡蛎散、百合滑石散、百合知母汤、滑石代赭汤(《千金方》作“百合滑石代赭汤”)、百合鸡子黄汤等。

百合病患者之精神抑郁、表情淡漠、饮食无味、感觉异常、认识模糊的特点与抑郁症颇为相似。《金匮要略百合狐惑阴阳毒病脉症治》论曰:“百合病者,百脉一宗,悉致其病也。意欲食复不能食,常默默,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行,饮食或有美食,或有不用闻食臭时,如寒无寒,如热无热,口苦,小便赤,诸药不能治,得药则剧吐利,如有神灵者,身形如和,其脉微数。《备急千金要方》论曰:“百合病者,谓无经络,百脉一宗,悉致病也。皆因伤寒虚劳,大病已后不平复,变成斯病。”

从上述经文,可窥探出百合病是三因病所涉及的情志类疾病。其主症中口苦属上焦有热,小便赤提示下焦有热,其脉微数为津液不足于里,故百合病病机为津亏有热。因百合病患者主诉模糊、变幻多样,故“治之善误”。仲景据此制定了以百合地黄汤为代表的7首方剂。《金匮要略》论曰:“百合病,不经吐、下、发汗,病形如初者,百合地黄汤主之。”方中百合养阴清热,地黄滋补津血,契合百合病病机,为百合病正治之法02。

在百合病传变诸证所用方剂,如渴证之百合地黄汤和栝楼牡蛎散、发热之百合滑石散、误汗后之百合知母汤、误下后之滑石代赭汤(《千金》作“百合滑石代赭汤”、误吐后之百合鸡子黄汤中,除栝楼牡蛎散因津亏较甚、热势较盛,需借助苦寒之栝楼、咸寒之牡蛎清火为主的同时以滋养津液外,余方皆以百合为主药。《神农本草经》认为百合“主邪气腹胀,心痛,利大小便,补中益气”(古人气血津液互用,故《神农本草经》言补中益气即为补津液)。《名医别录》载其“主除浮肿,腹胀,痞满,寒热,通身疼痛,及乳难喉痹肿,止涕泪”,此言百合可除寒热,正契百合病“如寒无寒,如热无热”。百合集清热、补津、利小便于一身,仲景一药多用,堪称匠心独运。

2、地黄法辨治神失所养

地黄法意指运用以生地黄为主药的方剂,治疗抑郁症中以神志异常、言语错乱、狂躁不安等为主要症的一类方法。仲景方中有地黄者10首,分别为炙甘草汤、百合地黄汤、防己地黄汤、薯蓣丸、三物黄芩汤、当归建中汤、大黄蛰虫丸、黄土汤、胶艾汤、肾气丸。其中三方用生地黄,即百合地黄汤(生地黄汁一升)、防己地黄汤(生地黄两斤绞汁)、炙甘草汤(生地黄一斤),三者皆存在“神”方面的症状,以防己地黄汤最为明显。

防己地黄汤见于宋版《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治》,“治病如狂状,妄行,独语不休,无寒热,其脉浮”,显然这组症状与中风、历节病均无关;《千金方》亦载防已黄芪汤为“治言语狂错,眼目霍霍,或言见鬼,精神昏乱方”,书中所载皆为狂妄病之状,仲景言“见于阳者,以阴法救之”,故以大量生地黄滋养津液、安神定躁《神农本草经》载:“生地,味甘寒,主折跌绝筋,伤中,逐血痹,填骨髓,长肌肉,作汤,除寒热积聚,除痹,生者尤良。”

生地黄味甘性寒,甘能滋养津液,寒可清热,故与津液不足、虚热内扰、神失所养之证尤为契合,黄连阿胶汤、甘麦大枣汤、酸枣仁汤皆属此类。

3、桂枝法辨治心悸肝郁

桂枝法意指运用以桂枝为代表的方剂,治疗抑郁症以心悸胸闷、气上冲胸、发作欲死为主要症状的一类方法。桂枝法辨治的抑郁症常见方证以桂枝汤为起点,辐射出桂枝去芍药汤、桂枝甘草汤、苓桂枣甘汤、苓桂术甘汤、桂枝加桂汤等;另一类以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为起点,辐射出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小建中汤等。各方虽均有侧重,但桂枝均以温通心阳、平冲降逆而设。

桂枝在仲景方中出现频率极高《伤寒论》应用43次《金匮要略》应用56次,桂枝汤更有“群方之冠”之誉。分析《伤寒论》,凡见“气上冲、心下悸、脐下悸、心动悸、奔豚、脐上筑”等症,仲景必用桂枝。如《伤寒论》117条桂枝加桂汤方后言:“所以加桂者,以能泄奔豚气也。”桂枝其性升散,带动津液向体表发越,向外流动,使气得旁流,冲逆自降。桂枝为治悸、气上冲之要药,经方大师胡希恕亦有言,桂枝主治气上逆,能泄奔豚气。

此外,桂枝尚有升肝疏肝之功,仲景虽未明言,学者自可探出。桂枝疏肝,分两个层次,即气分与血分。若肝气不足,疏泄失司,则易出现倦怠乏力、饮食无味、精神不振等症,桂枝属木,其性升发,同气相求,补肝气以疏肝,此为气分;《金匮要略》桂枝茯苓丸治漏下不止,何以用易动血耗血之桂枝?然血证多半由瘀阻而形成,仲景借桂枝升发疏泄,导瘀血外出,则血证自止,可谓桂枝疏肝之具体运用,此为血分。

4、柴胡法辨治胸闷不舒

柴胡法意指运用以柴胡为君药的方剂,治疗抑郁症以胸胁苦满、表情淡漠、不欲饮食等为主要症状的一类方法。《药征》曰:“柴胡主治胸胁苦满,旁治寒热往来,腹中痛,胁下痞硬。仲景之用柴胡也,无不有胸胁苦满之状。”抑郁症患者多有胸闷不舒等临床表现,以小柴胡汤为底方,仲景创立了柴胡加芒硝汤、大柴胡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柴胡桂枝汤、柴胡桂枝干姜汤、四逆散等方,以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为代表《伤寒论》第107条载:“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抑郁症的诸多症状见于本方证,现代临床多以此方治抑郁症,效果良好。

诸方中皆以柴胡为主药,多伴胸胁不适之症。《神农本草经》谓柴胡“主心腹,去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推陈致新”,柴胡性微寒,味辛主升发,归肝胆经,善疏肝利胆、理气解郁、畅达阳郁。除柴胡类方外,狐惑病之甘草泻心汤,梅核气之半夏厚朴汤,肝着之旋覆花汤,后世胆寒之温胆汤,皆属此类,为后世理气开郁之法奠定了坚实基础。

5、栀子法辨治虚烦不眠

栀子法意指以栀子豉汤为底方,治疗抑郁症以心烦懊侬、心下濡软、胸中结痛等为主要症状的一类方法。此类代表方有栀子生姜豉汤、枳实栀子豉汤、栀子厚朴汤、栀子甘草豉汤等。

栀子于《伤寒论》入8方次《金匮要略》入4方次6。栀子微寒、微酸苦,寒能除热,酸苦能清泄、利小便;淡豆豉辛温、微酸甘滋,辛能发表除烦,温能化饮,甘能滋补津液7。两者相配,常用于郁证属水火互结、寒热夹杂之证《外台秘要·天行病》篇之栀子黄芩芍药豉汤、栀子汤皆为此类。 以药测证,此类抑郁症之病机为寒热错杂,并随寒热偏盛可加减化裁。若寒证多而呕,加生姜为栀子生姜豉汤;若热多而食积气滞胀满,加枳实为枳实栀子豉汤;寒多胀满,加厚朴为栀子厚朴汤;虚乏少气,加甘草为栀子甘草豉汤等。

诸方皆有“虚烦不得眠”“反复颠倒”“心中懊侬”“饥不能食”等表现,何为虚烦?《伤寒论》375条曰:“下利后更烦,按之心下濡者,为虚烦也。”腹诊按之心下软而不硬为虚烦;从病机言,虚与实相对,意为无形之邪,亦指胃中津液亏虚,二者皆可致烦。心中懊侬指以烦热闷乱、似饥非饥、似痛非痛、似辣非辣为特征一种病证8,抑郁症、焦虑症等多有以上症状。《神农本草经》谓栀子“主五内邪气,胃中热气,面赤,酒疱铍鼻,白癞赤癞疮疡’,《名医别录》亦载其主“目热赤痛,胸心大小肠大热,心中烦闷”。栀子主治中上焦之疾,善清胸胃中之热,除烦和胃,解“心中嘈杂”等症状。

6、附子法辨治阴寒内盛

附子法意指运用以附子为主药的方剂,治疗郁证以精神倦怠、畏寒肢冷、嗜睡昏睡为主要症状的一类方法。

《内经》曰:“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王冰注曰:“然阳气者,内化精微养于神气,外为柔软以固于筋。”意即阳气可通过气化作用,内化为精微来充养神气。郁证日久,病入少阴,阴寒内盛,阳气虚衰,不能养神,故常伴“但欲寐’“烦躁欲死” “昼日烦躁不得眠”“不能卧”等精神症状;肾阳不足,阴寒上逆,火不暖土,温煦失司,则出现“呕吐’“下利” “身蜷而卧”等躯体症状。

如《伤寒论》少阴病篇第281条“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第282条“少阴病,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第300条“少阴病,脉微细沉,但欲卧,汗出不烦,自欲吐,至五六日,自利,复烦躁,不得卧寐者,死”;第309条“少阴病,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仲景借附子、干姜、吴茱萸、麻黄等辛温大热之药破除阴寒之邪,振奋已衰之阳气,阳气得复,则神有所养。“神温,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金创,破症结积聚、血瘕、寒湿痿蹵拘挛、膝痛不能行走。”附子之温阳散寒、振奋沉衰的机能,对于抑郁症日久属阳气不振者尤为贴切。

经方大师胡希恕曾言,机能沉衰到相当程度,非附子不能振兴;阴寒客冷到极点,也得大量运用附子;一般的机能沉衰,如阴证,没有不用附子者,附子可使机能沉衰恢复,不光驱寒而已。抑郁症患者后期多出现嗜睡不能睡、倦怠乏力等阴证表现,需借助附子辛甘大热之性,沉寒久郁方能破除,阳气始得自复。

综上所述,经方辨治抑郁症,大概思过半矣。诚如仲景所言“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以上即为笔者对经方治疗抑郁症之浅见,望同道指正。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