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

白头翁汤乃为厥阴“热利下重”所设。

肝主疏泄,若肝经有热,影响肝的疏泄功能,则气滞不畅;肝病最易犯脾,脾虚则湿盛,故肝热最易夹湿邪为患;湿热之邪下迫,则下利,又有气滞不畅,故里急后重;若肝热耗伤津液,则又有口渴欲饮之见证。

方用白头翁、秦皮俱入足厥阴肝经,清肝经之湿热;而黄连、黄柏具苦寒之性,不惟清湿热,更有坚阴之功。

下利易致下焦虚损,故以纯苦之剂以坚之,此正是《素问·脏气法时论》中所说“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之意。

1 仲景对本方的加减运用

《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病脉证治》:“产后下利虚极,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主之。”

妇人产后本已气血不足,又兼下利,是以言“下利虚极”,故用本方治其下利,更加甘草、阿胶补其已虚之阴液。

2 古近代医家对本方的运用

唐·王焘《外台秘要·卷二十五》引《古今验录》用本方去黄柏,加干姜、甘草、当归、石榴皮,亦名为白头翁汤,用治“寒利急下及滞下”。

宋·王怀隐《太平圣惠方·卷九十三》用本方去黄柏、秦皮,加酸石榴皮,制成散剂,名为白头翁散。用治“小儿热毒下利如鱼脑”。

宋·刘昉《幼幼新书·卷二十九》用本方去黄柏、秦皮,加茜根、苏紡木、故旧鼓皮、甘草、地榆、犀角屑(现已禁用)为散剂,名为白头翁散。用治“蛊毒利,肛门脱出”。

明·朱橚《普济方·卷三五五》用本方去秦皮,加甘草、阿胶、陈皮,亦名白头翁汤。用治“产后下利虚极”。

明·王肯堂《证治准绳·幼科》引《肘后备急方》用本方去黄柏、秦皮,加石榴皮,名为白头翁丸。用治“小儿毒下及赤滞,下如鱼脑”。

清·吴瑭《温病条辨》湿热为患,湿热郁滞于肠,致热利证。

其临床表现为:一是“内虚下陷,热利下重,腹痛,脉左小右大,加味白头翁汤主之”。言胃气不足,湿热下陷于肠致热利,此条“热利下重”与第371条“热利下重”机制相同,治宜白头翁汤加白芍、黄芩,名加味白头翁汤;

一是“噤口痢,热气上冲,肠中逆阻似闭,腹痛在下尤甚者,白头翁汤主之”。尽管其临床表现与厥阴病第371、373条原文所叙脉证不尽相同,但其病机则一,故云“白头翁汤主之”。

清·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厥阴病白头翁汤证》云:“白头翁汤所主之热利下重,当自少阴传来,不然则为伏气化热窜入厥阴,其证虽热,而仍非外感大实之热,故白头翁汤可以胜任。

乃有病在阳明之时,其病一半入腑,一半由经而传于少阳,即由少阳入厥阴而为腑脏之相传。则在厥阴者既可成厥阴热利之下重,而阳明府中稽留之热,更与之相助而为虐,此非但用白头翁汤所能胜任矣。

愚遇此等证,恒将白头翁、秦皮加于白虎加人参汤中,则莫不随手而奏效也。”

张氏又云:“愚用此方(按:指白头翁汤),而又为之通变者。因其方中尽却病之药,而无扶正之药,于证之兼虚者,不宜。且连柏并用,恐其苦寒之性妨碍脾胃,过侵下焦也。知伤寒白头翁汤,原治时气中初得之利,如此通变之,至利久而肠中腐烂者,服之亦可旋愈也。”

3 现代医家对本方的运用

一、细菌性痢疾(简称“菌痢”)

张氏等用白头翁汤合葛根芩连汤加减,治疗小儿急性菌痢105例,取得较好疗效。

诸氏用本方制成灌肠剂,治疗抗药性菌痢12例,取得良效。用本方每味药各三钱,研碎后加水至500ml,微火煎1小时,至50ml离火澄清,灌肠。10例经灌肠后,大便次数好转,脓血便消失,平均3.5天;大便镜检阴转,平均为4天。2例灌肠无效,经加大上药1倍剂量后,1例于3天后脓血便消失,5天后镜检阴性。1例于8天后脓血便消失,14天后镜检阴性。

周氏用本方治疗痢疾病人216例,临床治愈177例,好转26例,无效13例。主证经1~3天治疗,70%得到缓解,7天后90%以上病例症状消失,细菌培养3天后全部转阴。

周氏治愈1例8年未愈的慢性痢疾,用本方9剂而愈,3年内没有复发。后因过食生冷,而出现腹痛下利,脓血间杂,里急后重,饮食骤减,心烦喜呕,俯腹弯腰,痛苦殊甚,服他药罔效,周氏认为此为中州失司、胃气不降、湿热蕴结、热毒成痢,用本方合芍药甘草汤与小半夏汤加减而愈。

二、泌尿系感染

申氏用本方加金银花、连翘、蒲公英、白茅根、半枝莲合四君子汤,治愈1例久患胶原性疾病(红斑狼疮)的病人,其体质虚弱,抗病力低下,又复泌尿系感染,尿培养有绿脓杆菌。

时氏也报道用白头翁汤加味治疗急性泌尿系感染取得良效。

曾氏用本方加桔梗治疗淋证(尿路感染)常能取效。

三、盆腔炎

于氏等报道用白头翁汤加减治疗盆腔炎36例。

急性期:用本方加茯苓、红藤、金银花、甘草。

壮热而兼表证重者,加荆芥、大青叶、薄荷;热毒甚,带下量多,有秽臭味者,加蒲公英、紫花地丁;腹胀气滞甚者,加香附、木香、青皮;腹痛者,加延胡索、乌药;腰痛,加续断、金毛狗脊。

慢性期:用本方去秦皮,加红藤、桂枝、茯苓、桃仁、牡丹皮、赤芍、甘草。

热重者,加紫花地丁、蒲公英、大青叶;炎性包块不消者,加三棱、莪术、皂角刺;气虚者,加黄芪、党参,均取得良效。

曾氏用本方加川楝子、醋延胡索、代赭石治疗慢性盆腔炎,取得很好效果。

四、室性心动过速

陈氏治疗两例经心电图诊断为短暂阵发性室性心动过速患者,频发多源或多形室性期前收缩,其中1例伴下利后重,经西药治疗无效,而用本方加味治疗而收效。

五、其他

曾氏认为本方有清热燥湿、解毒之功,故凡舌红苔黄厚而腻,口苦尿黄等为特征之湿热(热重湿轻)证,此方加味均有效。如他用本方加金钱草、柴胡、郁金治疗慢性胆囊炎;加大黄、栀子治湿疹等均取得良效。

杨氏用本方加味治疗湿热带下、天行赤眼、黄水疮等均取得较好疗效。

4 按 语

本方主要病机为肝经湿热郁滞,以湿热迫于下焦为主,故主要用于下消化道疾病、泌尿系疾病以及妇科疾病。这一点从古至今的大多数医家对此方的运用上可见一斑。

当然,辨证论治也是必要的,这在一些医家在对此方别开蹊径的加减运用上可以看出。如张锡纯对白头翁汤证的理、法、方、药,以六经证治理论,阐发幽微;且临证之时,贵在变通,灵活运用,以“阳明腑中稽留之热……恒将白头翁、秦皮加于白虎加人参汤中”及“通变白头翁汤”可据。

现代一些医家将本方应用于心脏、皮肤及眼科等疾病中,也是宗于本方理法,以临床为准绳,大胆变通运用,有胆识,有见地。总之,凡病属厥阴肝经湿热之证,均可辨证加减运用本方。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