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集

如果把《伤寒论》比喻为皇冠上的明珠,那么《千金方》无疑是古中医学的皇冠。仲师的《伤寒论》是法度法规,孙真人的《千金方》则是法度法规边际的症候群的对应方剂,《千金方》是古中医学之集大成者,是中医学的大百科全书。清初医家张璐先生在《千金方衍义》中指出“长沙为医门之圣,其立法诚为百世之师。继长沙而起者,惟孙真人《千金方》可与仲圣诸书颉颃上下也。伏读三十卷中,法良意美,圣谟洋洋,其辨治之条分缕析,制方之反激逆从,非神而明之,孰能与于斯乎。”一位世外高人说过这样一句话:“面对复杂病,《伤寒》是易学难用,《千金方》是难学易用。”通过几年来的临床实践,信然!仲师是开合方治病之先河者,如柴胡桂枝汤、麻黄桂枝各半汤等,而这是法度,但无限合方却失之于滥。《千金方》中许多方剂都能一揽子的解决多症候群的问题。

第一:缘起

近来一些同道纷纷微信询问,《千金方》如此浩瀚,并无规律可循,学习中从何入手呢?说实话,我真是撞上的。

大家知道,深师大建中汤是张大昌先生志远独见。可惜,老人家没留下医案。1500年来,后世医家也没有医案记录,怎么样理解这十味药呢?怎么样找旁证呢?后来呢,愚出了个笨招,发动诸弟子运用黄金分割原理,也就是说,翻遍《千金》、《外台》任何一个方剂,只要有深师大建中汤当中的任何十味药。翻遍《千金》、《外台》任何一个方剂,只要有十位药中的任意六味药,我们就视为那个时期医家对这个方剂的加减。经过四个多月的努力,发现了有代表性的方剂三十九个方,后来又补上一方,我们集成《深师大建中汤类方集要》。这样,对此汤的结构及临床应用就更加清晰了,这一工作的同时,也使愚的学术方向全面转向《千金方》的研究。

第二:导读

自古有云:千方易得,一效难求。怎样从《千金方》这浩如烟海的方剂群中识得你想要的明珠呢?那么我们从十个方面来学习《千金方》。特别指出的是,就是说从前辈的经验中来学习《千金方》。张璐先生《千金方衍义》对我们学习和理解《千金方》有指导和参考意义。归根结底,还是落实到对药物的理解上,如:补虚益精大通丸,治五劳七伤百病方。那么这个方里边有地黄、干姜、当归、石斛、苁蓉、天冬、白术、甘草、人参、芍药、紫苑、大黄、黄芩、防风、杏仁、茯苓、白芷、麻仁、川椒。可以这么讲,张璐先生的《衍义》呢,对这个方的理解是非常到位的,他说,补虚益精而用防风、白芷是通阳,麻仁、大黄是通阴,川椒、干姜下气。先清宿滞,则参术归地苁蓉天冬之属,方始得力能透此关,方许入《千金》之室。那么,张璐先生对于药物的理解使我们对《千金方》的理解视野更开扩。这里的通阳指升,通阴指降。张璐先生的意思呢,就是说,只有真正的理解了这样一个方剂,就是先清宿滞,则参术之属,方始得力能透此关。就是说你只有理解了这个,才能进入《千金》之室。另外就是《本经疏证》的邹澍先生,邹先生对于《千金方》这一药物上的理解有独到的见解,那么我们在学习这个《本经疏证》这个过程当中,对我们理解《千金方》有很大的帮助。另外江尔逊先生对“古今录验小续命汤”的运用,过去二十年来到现在的医者对此都有深刻的印象。那么张大昌先生对《千金方》的研究与学术水准,只眼独荐了深师大建中汤、大温脾丸等,使得这样的千古奇方历经1500年之后,重新进入临床家的世界,而为患者解除痛苦。那么我们学习《千金方》呢,无论如何它得有一个标杆。这个标杆是什么?就是我们仲圣的《伤寒论》的方剂。

1.学习《千金方》要从用药结构上找不同。

我们大家看,深师大建中汤的原方是有黄芪、当归、桂心、白芍、炙甘草、生姜、大枣、人参、半夏、附子组成。实际初看这样一个方很奇怪,那么仔细研究起来,这样一个方剂是丝毫不奇怪的。看这个仲师的黄芪建中汤,那么在黄芪、桂枝、白芍、炙甘草、生姜、大枣、饴糖这样一个结构当中,它原方有个加减。对于我来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肺气虚损者加半夏三两,可见古中医学里面的补是以“色”为补。那么,桂枝新加汤里面有人参,桂枝加附子汤里面有附子,内补建中汤中有当归,桂枝加桂汤里面有倍桂这样一个结构,剩下的就是有饴糖而倍芍药,和深师大建中汤的无饴糖而倍桂。综上所述,这样一个药物结构是毫不奇怪的。那么大家看温脾丸,它原方的结构是桂心、附子、干姜、细辛、吴茱萸、黄连、黄柏、当归、大黄、瞿、麦。那么实际上,我第一眼见到这个方剂的时候,我就以为是乌梅丸,但仔细研究下来,我真正的明白了,它是这个五味温阳药里边的川椒换成了吴茱萸,而黄连、黄柏、当归是没有变,而这个乌梅去掉,党参去掉,就是说补虚和收敛这个药都去掉,而换成了大黄、瞿和麦。这样的话呢,就是从这个虚证变成实证。我所说这个虚证和实证是跟乌梅丸去比较。那么我们再看茱萸汤,这一个结构实际上就是仲师的柴胡桂枝汤去掉柴胡,换成吴茱萸,就这样一个结构的不同。如上这三个方是最经典的,这个与仲师的这个结构不同。所以说我们学习《千金方》你翻他这个方,你看与这个我们《伤寒论》里边的结构不同在哪儿?或者是几味药的不同,或者是一两味药的不同。这样我们更能深刻的理解仲师的方剂,也同时能更加理解《千金方》的方义和方解。那么大家看陈延之《小品方》里的这个沃雪汤,它与仲师的射干麻黄汤之间的比较。它的症候群也是不一样的。《千金方》里有一首方剂叫深师泻肝汤,它治疗肝气实、目赤若黄、胁下急、小便难。与原方的结构就是小柴胡汤去一味柴胡。那么这样的一个方剂的比较,我们就能看出来小柴胡汤真正的临床意义和这个深师泻肝汤他们之间的比较。那我们如上讲的是以仲师的《伤寒论》方为标杆,然后根据结构的不同来学习《千金方》,这是一种法式,或是一种学习。因为我们的这个题目叫《千金方导读》嘛,所以说这是从结构上来学习《千金方》。

2.从治疗同一类病的方剂群中找共同点。

比如说急性乳腺炎。讲这样一个医案就是我的大弟子,他的夫人在生孩子的这个月子期当中,突然乳房肿痛,然后发高烧,这个时候他是非常坚信中医能治疗这个东西的,但是我们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然后他就翻遍《千金》和《外台》关于这方面的研究,然后他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里边至少有两味药是固定不变的,或者是在多数治疗这一类的方剂当中都有通草和大黄,它用量都达到了三两以上。那么他就在辩证方中加了50克通草,50克大黄,一剂之后就可以喂奶了,而且整个的发烧和红肿热痛都好了。所以说,我们在《千金方》中这个学习,从治疗同一类病的方剂群中找共同点。第二个就是症瘕,那么我几乎翻遍了《千金》和《外台》关于妇科症瘕这一块,众多的方剂里当中大多数都含有这样六味药:乌贼骨、禹粮石、赤石脂、鳖甲、琥珀粉和僵蚕。我总结出这六味药之后,提炼出这六位药,你比如说一般的妇科症瘕,包括子宫内膜异位症,我放在辨证方中,都取得了很好的疗效。

3.在学习《千金方》过程当中,我着眼的不仅仅是大方,还有一些小方是更精彩的。

你比如说:豆豉薤白汤,这两味药呢,原方是治大虚劳的,那么我初看这个方剂的时候,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我才真正的明白,大虚之处必有大实,所以豆豉、薤白已经作为我一个治疗虚劳的基本法式,放在辩证方当中。另一首就是《千金方》里边的干姜丸,它的药物结构是干姜十份、赤石脂六份。我们大家知道赤石脂收湿、燥土、生肌、溃疡、补敛、固脱,补五脏虚,那这样一个方的原方是治胃中虚冷不能食或食不消,我也引申为胃中寒而引起的十二指肠溃疡,效果都很好。还有胃寒,怎么都不能使心下这个胃暖和起来的情况下,那么你这样一个干姜丸,吃上之后是明显见效,就几分钟之内他胃中就暖和了嘛。你比如说第三个,《毕效方》里面的理中散,就是干姜、吴茱萸等份,主治食后吐酸水,久服方寸匕。那么它的临床疗效是极其快的。《千金方》里还有积年冷病方,它这样一个结构就是说川椒二两,豆豉一升,共粉为丸,那么我通常把这两味药都加在辩证方中。还一个小方,就是豆豉、地黄两味药,粉末之后久服,治虚劳冷、骨节痛无力,也是放在辩证方当中,也是非常好用的。

4.结构相同,术数不同。

在治疗的症候群不同当中,我们去发现或者去学习《千金方》一些好的方剂。你比如说:乌梅十四枚,豆豉七合,它的主治是被下后虚烦不得眠,剧者颠倒。乌梅变成二十七枚和豆豉一升之后,那么它的主治方向就是下气、止闷、消渴。我觉得我这个学为自止,学的不到。那么我讲完课呢,我请马新童老师就这两个方解和方义给我们提供指导性的学习方法。

5.从阴阳关系来看结构。

你比如说深师温肾汤。它是干姜二两,茯苓二两,泽泻二两,桂心三两。主治腰以下水肿,说心里话,当我看到这样一个结构的时候,我的心情是非常震惊的。那么,这样一个结构,它治疗腰以下水肿是极佳极效的。它与真武汤的比较,真武汤里面因为有白芍嘛,就是说,从阴阳关系的这样一个结构,大家去比较去学习。那么,我们看大半夏汤呢?他这样一个结构就是在深师建中汤的基础之上,去了一味黄芪去了一味白芍。然后,他加了川椒和茯苓,又加了这个厚朴和枳实,主治胃中虚冷,腹满塞,下气方。那么总体上与深师大建中汤的比较是去芍由生化不及之方变为运化不及之方。

6.从方剂主治上拓展新的治疗领域。

深师大乌头汤,它这样一个结构是惊世骇俗的。它原方的主治是风冷脚痹疼痛,若热毒多服宜佳,原方的主治范围来讲范围并不是很大,但是如果你要考虑热毒,那这个范围就很大了。我总结出临床如下——因为这个第六条是从方剂主治上拓展新的治疗领域嘛,所以从原方的这个结构上看,它可以治风湿、类风湿,风湿骨痹;第二个可以治疗妇人风冷而引起的妇科病。比如说,我们东北40来度,这个妇人在风冷当中,突然就是说得妇科病了,引起腹痛、黄白带。这种情况下,这样一个方剂是非常好用的。第三个就是身体阴性部位湿热性的皮肤病。你看,这样一个结构,那么多的阳药,是吧?所以它能治湿热,这就说明什么?张子和云:万病能将湿热解,打开轩辕无缝锁。所以,湿热到底是哪儿来的?病因病机到底是什么?是值得我们深刻思考的。

7.就是说奇特的药物结构。

因为我们在翻看《千金》、《外台》的时候,一看到这样一个药物非常奇特,我们就要深思,就要研究一下。你比如说《外台》疗阴中肿痛、苦烂疮,麻黄汤洗之。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构呢?就是说,麻黄、黄连、蛇床子各一两,乌梅十枚,外洗。这样一个独特的结构。那么,孙真人治小儿变蒸的黑散方,这样一个结构也非常奇特,它是由麻黄、杏仁、大黄各等份。那么此方结构奇特,麻黄外透、大黄内消、这个杏仁调畅气机。我用于婴儿、小儿、少儿的适应症,包括外感,包括积食症,效佳!

8.根据原方用药结构特点,巧妙的改变治疗方向。

《外台》呢,陶弘景隐居效验,面黑令白去黯方。粗一看呢,乌贼骨、细辛、瓜蒌、干姜、川椒,不解。细想《本经》,这个《神农本草经》,干姜开皮肤中结气;细辛、川椒去皮肤死肌;瓜蒌使人好颜色,就是保护皮肤不被燥药所伤;乌贼骨收湿敛疮;牛髓现代解法,胶原蛋白;醋者咸也,辛咸去滞也!然后呢,我就用上边的五味药(去醋及牛髓),加附子、艾叶粗粉泡脚,命名为浴足散。治疗脚气、糖尿病足、雷诺氏病、脚冷痛;高血压者加吴茱萸,同时能起到美手美脚的效果。

9.就是一揽子解决方案的方剂。

说心里话,初学《千金方》,感觉怪怪的。粗看呢,每个方剂很乱,没有层次。实际我们细看呢,真的有条有缕,有层次感。那么我们看这样一个方剂:补肝散。我们大家细看,这样很乱呢,这样23味药啊。但此方集温中,温坎阳,补肝肾阴,升阳,驱风,泄热,消导,补脾,活血,调畅气机于一体。我个人认为这个方是不需要加减的,如果要加减的话,就不是此证了。那这样一个集这个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方剂是非常罕见的。

10.就是专方专用。

徐之才乃圣人级医学大家,可惜他的《雷公药对》失传了。但他的逐月养胎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讲了这么多,也就是我学习和临床运用《千金方》的体会,算是经验之谈吧。特别指出的是,由于每个医者的体系、视野的不同,在《千金方》繁多的方剂中,认知和取向当然也不同,但是总有适合你的瑰宝,等待你的发掘。一千个医者的眼中会有一千个孙真人,可见《千金方》在学术上是包容的,兼收并蓄的。孙真人永远是每个医者心中的药王!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