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二:人参败毒散

柴胡(去苗)甘草(烂)桔梗 人参(去芦)芎藭 茯苓(去皮)枳壳(去瓤,麸炒)前胡(去苗,洗)羌活(去苗)独活(去苗)各900克

制法上药十味,研为粗末。

功能主治:益气解表,散风祛湿。治伤寒时气,头痛项强,壮热恶寒,身体烦疼,及寒壅咳嗽,鼻塞声重,风痰头痛,呕哕寒热。

用法用量每服6克,用水150毫升,入生姜、薄荷各少许,同煎至100毫升,去滓,不拘时候,寒多则热服,热多则温服。

摘录《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二

讲败毒散之前大家先看一个示例;去年疫情期间有报道广安门中医院呼吸科主任李光熙治疗新冠肺炎,用了人参败毒散,没想半剂退热。“人参败毒散“一方,正如清代医家余霖所言"治瘟第一方"。

李光熙主任原方如下:

羌活12g、独活12g、柴胡15g、前胡10g、枳壳10g、桔梗10g、川芎15g、人参15g、茯苓20g、甘草6g、鸡内金20g、海螵蛸20g、薄荷6g、生姜3片,黄芩10g,半夏9g,黄连8g(当地病房没有人参,用了人参叶)。令其频服,3-4次/日。

原方疗效:

半副药下去,病人热退身静。同样给氧条件下,指端氧饱和度可达93%,心率80余次/分。

2月3日随访,病人自觉舒适大半,血氧饱和度99,即将出院。本来对于西医来讲已入困局的病人,就这样走出来了。当然服用此方后最主要的特点是出汗,自然邪随汗出,剩下的就是慢慢调养收功之势了。

要弄明白一张方子,必须下功夫拆解,这样才能有自己认识。我尝试解释本方,说一下我的理解。

本方大概有以下几组药组成:

羌活独活——祛风散寒除湿止痛,羌活侧重上部风湿,独活侧重下部风湿;二药配合可以去一身之风湿。

柴胡薄荷生姜——柴胡也是解表药,但是柴胡侧重走少阳,薄荷解表辛凉,生姜辛温。三味药协助羌独活解表祛湿相得益彰。

川芎——祛风药当中血药,较强治疗头痛作用。

前胡桔梗——肺药,可以祛痰止咳,桔梗还能利咽喉,前胡也能疏风清热;

茯苓——健脾祛湿

枳壳——行气快膈

人参——益气扶正达邪

综合来看本方适合身体偏虚,正气不足,感受风寒湿邪气,一身尽痛,伴有鼻塞咳嗽等症皆可加减应用。

名家经验:

温病大家吴鞠通《温病条辨》也收录本方治疗腹泻痢疾。如:暑湿风寒杂感,寒热迭作,表证正盛,里证复急,腹不和而滞下者,活人败毒散主之。

此证乃伤水谷之酿湿,外受时令之风湿,中气本自不足之人,又气为湿伤,内外俱急。立方之法,以人参为君,坐镇中州,为督战之帅;以二活、二胡合川芎从半表半里之际,领邪出外,喻氏所谓逆流挽舟者此也;以枳壳宣中焦之气,茯苓渗中焦之湿,以桔梗开肺与大肠之痹,甘草和合诸药,乃陷者举之之法,不治痢而治致痢之源,痢之初起,憎寒壮热者,非此不可也。

本方不单独治疗疫病,外感发热咳嗽,腹泻等;也能治疗紫癜,皮炎,肾病等疾病,赵绍琴,刘渡舟两位大老都有用本方治疗各种以及肾病经验。今天一并介绍如下。

刘渡舟先生常以人参败毒散、荆防败毒散为基础,加凉血、解毒药,治疗风湿热毒引起的疑难杂病。此介绍刘老用此方的经验如下:

第一,用治慢性肾炎、尿毒症:刘老用荆防败毒散加味,拟定一方,名荆防肾炎汤,治疗慢性肾炎、尿毒症等肾病。其方由荆芥、防风、柴胡、前胡、羌活、独活、枳壳、桔梗、川芎、茯苓、半枝莲、白花蛇舌草、生地榆、炒槐花、赤芍组成。(《刘渡舟临证验案精选》)瘀热甚者,加茜草。刘老对荆防卖肾炎汤作了这样的解说:“巧妙地使用对药:荆芥、防风发表达邪,有逆流挽舟之用:柴胡胡、前胡疏里逐毒,以宜展气机为功;羌活、独活出入表里;枳壳、桔梗升降上下;半枝莲、白花蛇舌草清利湿热毒邪;生地榆、炒槐花清热凉向止血;更用川芎、赤芍、茜草、茯苓等药入血逐瘀,以祛血中之湿毒。

本方执一通百,照顾全面,共奏疏利三焦,通达表里,升降上下,溃邪解毒之功。临床用于慢性肾炎属湿热毒邪壅滞者,屡奏效验”。(《刘渡舟医学全集》)他曾形象地解释,“此方能给肾松绑”。可谓寓意深刻:慢性肾炎、尿毒症患者,小便不利,尿毒蓄积,毒邪难以排出,肾之郁结难以松动。用败毒散轻清疏散,使肺气宣达,三焦气机通畅,则周身气血得以疏通,蓄积之毒得以溃解,肾之郁结从而松动。

刘渡舟医案

王某某,女,68岁。1994年12月3日初诊。患慢性肾炎两年,常因感冒、劳累而发浮肿,腰痛反复发作,多方治疗,迁延不愈。近半月来浮肿加剧,以下肢为甚,小便不利,腰部酸冷,纳呆,腹胀,时有咽痒,咳嗽。视其面色晦暗不泽,舌质红,苔厚腻,切其脉滑略弦。尿检:蛋白((+++),红细胞20个,白细胞少许。血检:BUN 9.2mmol/L,Scr 178umol/L,胆固醇7.8mmo/L,Hb80g/L。辨为湿热之毒壅滞三焦。经曰:“少阳属肾,故将两脏”,三焦为病可累及肺、肾。治以通利三焦湿热毒邪,处方:荆芥6g,防风6g,柴胡10g,前胡10g,羌活4g,独活4g,枳壳10g,桔梗10g,半枝莲10g,白花蛇舌草15g,生地榆15g,炒槐花12g,川芎6g,赤芍10g,茯苓30g。服14剂,浮肿明显消退,小便量增多,尿检:蛋白(+),红细胞少许。药已中鸽,继以上方出入,大约又服30余剂,浮肿尽退,二便正常。尿检:蛋白(±),血检:BUN 4.9mmol/L,Scr 85umo/L,胆固醇4.2 mmol/L,Hb110g/L,舌淡红,苔薄微腻,脉漏软无力,此大邪已退、正气不复之象。改用参苓白术散14剂善后,诸证皆愈。随访半年,未曾复发。(《刘渡舟医学全集》)

赵绍琴医案

慢性肾功能不全,双肾萎缩

褚某,男,35岁,中国社会科学院某研究所科研人员。1982年患急性肾炎,未得根治,尿蛋白经常为++~+++,因其未至影响工作,故未重视治疗。1992年初发现血肌酐为3.1mg/dl.血尿素氮为24.7mg/d|,超出正常值不少,又作B超检查,结果显示双肾弥慢性病变,双肾萎缩,右肾缩小更甚,其左肾为9,2×4,1×3.7cm,右肾为7.7×3.8~4.1cm,遂确诊为慢性肾炎,继发慢性肾功能不全,氮质血症期。于1992年4月前来就诊。当时,尿蛋白为++,证见腰痛、乏力、恶心、纳呆、下肢浮肿。脉象濡滑数,按之有力,舌红苔白且腻根厚,练合脉、舌、色、证,辨为热入血分,络脉淤阻,湿郁不化冼用凉血化瘀,疏风化湿方法。

药用荆芥、防风、白芷、独活、苏叶、半夏、陈皮、生地榆、赤芍,丹参、茜草、焦三仙、水红花子、茅芦根,水煎服,每日一剂。并嘱其严格控制饮食,坚持进行走路锻炼,每甘不少于三小时。

【二诊】患者服上方一周后,湿郁已开,呕恶已除,精神转佳。但尿蛋白未减,余症仍在。遂于上方减去白芷、独活、苏叶、半夏、陈皮,加入小蓟、大腹皮、槟榔等。再服二周,自觉诸症皆减,身感有力,尿蛋白已降为¨,尿素氮降至正常范围,为14mg/dl.血叽酐降至2,3mg/dl.患者喜出望外,信心倍增,后依法坚持治疗一年余,尿蛋白维持在士~一之间,尿素氮和血肌酐也都维持在正常范围之内。最令人惊奇的是复查B超发现,患者的双肾均较治疗前明显增大,其左肾为9 2×4.9~3.7cm,右肾8.2×5.3×3.7cm。主检大夫对照前后两次B超结果,感到迷惑不解。因为本来已经萎缩了的肾脏竟又增大了,真令人不可思议。《赵绍琴验案精选》

青龙按:用败毒散法加减治疗肾病。其中常用荆芥防风独活羌活白芷苏叶等疏风解表祛风胜湿;以地榆赤芍丹参茜草代替川芎入血分,变成凉血散瘀。这样组合就变成祛风胜湿凉血散瘀组合。如果腹胀苔腻大便不畅,常加大腹皮槟榔行气化湿,大黄焦三仙消食导滞攻下肠道积热。本方只用焦三仙水红花子消食化滞。茅芦根一入气分,一入血分,也是轻清宣透之药。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