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李某,女,48岁,洛阳市庞村镇人。

2016年春节前右下肢肿痛10余天来诊,怀疑静脉血栓,因怕引起肺栓塞危及生命,故嘱其到某三甲医院住院检查治疗,确诊为下肢静脉血栓,住院20余天,缓解后带口服药(华法林、阿司匹林等)出院,无间断服药半年余。

2016年11月因腹痛再次入住同一医院,确诊为门静脉血栓,住院月余出院;又口服溶栓药、健胃药两月余不效,因极度痛苦遂再次求诊于我。症见面色、口唇极度青紫。自述身极无力,少腹痛,胃脘满闷,大便溏薄,时有脓便,有下坠感,呃逆,食少纳差。舌质紫暗,苔白厚腻,脉沉无力。

诊为太阴少阴合病。病机脾肾阳虚,脾失健运,湿阻中焦合并阳虚血瘀。

治则:顾护中焦,提振元阳。方选附子理中汤合小建中汤加减。

处方:党参15g,白术15g,茯苓20g,甘草10g,黄附片15g(久煎69分钟),干姜13g,桂枝15g,白芍30g,半夏15g,砂仁10g,丁香3g,生姜10g,大枣3枚,每天1剂。

服药7天后大便已成形,10天后已无下坠感,饭量大增,身已有力,守方随症稍加减治疗月余,诸症消失,最关键的是面色、口唇已趋红润。

于2017年4月3日再次去医院检查,各项指标正常。本病从病史、西医诊断,以及面色、唇色青紫看,属瘀血无疑,但中医人眼中的风景则恰恰不同——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虚劳里急,腹中痛……小建中汤主之。典型的肾阳不足、中焦虚寒之太阴少阴合病,故选附子理中汤合小建中汤加减。

肾为先天之本,肾气充足,则机体才有生生不息之原动力;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肾强壮,气血充实,不祛瘀血则瘀血自去。虽方中未用一味活血药,可“血栓”却真的治好啦!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