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重用乌药解痉排石

乌药味辛性温,是一味理气解郁、散寒止痛的佳品,对于胸腹胀满、气逆不顺之疼痛,用之最合。所以《本草求真》认为本品对“逆邪横胸,无处不达,故用以为胸腹逆邪要药耳。”《本草述》更盛赞其“实有理其气之元,致其气之用者……于达阳之中而有和阴之妙”。朱老指出:乌药性温气雄,对于客寒冷痛,气滞血瘀,胸腹胀满,或四肢胀麻,或肾经虚寒、小便滑数者,用之最为合拍。若属气虚或阴虚内热者,均不宜用。本品有顺气之功,但对孕妇体虚而胎气不顺者,亦在禁用之列,否则祸不旋踵,切切不可孟浪。由于它上入脾肺,下通膀胱与肾。朱氏用此治疗肾及膀胱结石所致之绞痛,取乌药30 g、金钱草90 g煎服,有解痉排石之功,屡收显效。乌药常用量为10 g 左右,但治肾绞痛需用至30 g 始佳,轻则无效。此乃朱老经验之谈。

如治徐某,男,38岁,干部。1年前突发肾绞痛,经检查为右侧输尿管结石引起,对症治疗而缓解。因工作较忙,未作根治,顷又发作,右侧腰腹部绞痛甚剧,汗出肢冷,尿赤不爽,苔白腻,脉细弦。此输尿管结石引发之肾绞痛也。急予乌药30 g、金钱草90 g煎服,药后半小时腰腹部绞痛即渐缓,4小时后又续服两煎,绞痛即定。次日排出如绿豆大的结石2枚。继以金钱草60 g,海金沙20 g,芒硝4 g(分冲),鸡内金9 g,甘草梢5 g,服20剂,又排出结石3枚,经 B 超复查,已无结石。如湿热偏盛,则需加用生地榆、生槐角、小蓟等品始妥。

疏清通利排石汤

【组成】柴胡、九香虫各6g,徐长卿、延胡索、郁金、青蒿子各15g,蒲公英、石见穿各30g,冬葵子、赤芍、鸡内金各10g,芒硝(分冲)4g。

【用法】日1剂,水煎服。

【功效】疏清通利排石。用治胆结石。

【方解】此方乃师大柴胡汤之意,而不泥大柴胡汤之药。方中柴胡、郁金疏肝以解郁。现代药理研究表明,郁金含挥发油,可促进胆汁分泌,并使胆囊收缩,有确切的利胆作用,且挥发油还可促助芒硝、鸡内金溶解结石,故用于胆结石甚为合拍。程钟龄虽言实证右胁痛用郁金,笔者临床体会郁金用于虚实夹杂之胆石证,即使剂量稍大,亦不损正气,此乃有病病当之也。观现代药理之述,足证程钟龄郁金之说诚非我欺,右胁痛用郁金确为良剂也。方中蒲公英、石见穿、赤芍、青蒿取其清肝利胆、化痰行瘀、透泄郁火、清退低热之用;冬葵子滑利,滑以去邪,通窍利浊,排毒消炎;九香虫配柴胡、郁金、延胡索理气止痛,上通下达,激活气机升降,使结石易于排出;徐长卿能调整脾胃功能,镇痛消炎,尤对脘胁部的胀痛配合郁金、延胡索,效验甚著。更妙在以芒硝代大黄,更合久病体弱,胃气大虚,或年老患者之治,此即所谓取大柴胡汤之意也。疏清通利集于一炉,故每收著效。

【医案】刘某,女,25岁,1961年10月13日初诊。主诉:从1953年起即患胸痛,发作时间不定,痛时即感头晕、口苦。经西医透视检查,诊断为胆结石。诊得脉象微弦,此为肝胆郁热之故,用上方治之。

10月5日二诊:服上方20剂后,约1年时间未发胸痛,只最近发作1次,但不甚严重,脉象弦滑,舌上有粉白苔,此肝胆郁滞未解,再本前法。

10月11日三诊:服上方5剂后,胸痛即止,但感消化不良,每饭后必解溏便,微觉精神不好,弦滑之脉已解,指下转为濡弱,舌上微有白苔,是前方苦降稍过、湿阻中焦之故,改用疏肝行气,健脾除湿法。

11月19日四诊:服上方后,情况良好,胸痛未发,脉象平和,舌质淡红,有白苔,大便正常,食欲欠佳,仍本前方立意,并嘱其常服。服上方后,观察至1964年8月3日,胸痛一直未发。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