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硬皮病是疑难杂病,不容易治疗,病者皮肤发硬,关节僵硬,难以屈伸。

这个妇人就是这样,刚开始手肘僵硬,皮肤色黑发硬,后来腰都难以弯下去。在医院确诊硬皮病后,就一直服用激素,但是症状还在加重,后来周身乏力,腰部弯曲不得,转腰辛苦,特别早上醒来,不在床上活动一个小时,根本不能下地走路。

最后连皮肤都很少出汗,如果一个病人连排汗功能都减退的话,那是很危险的,就像房子没有通风窗、炉灶没有烟囱一样。没办法找中医试试吧!

这是很多病人无奈之中的最后一击,往往这最后一击却成为生命的转机!

江老师摸脉后说,从这手感看来,病人皮肉僵硬,是一种土气板结之象。治这种皮肤病不要光看到肺皮肤,还要看到脾胃肌肉,板结的土壤不长草,草皮都会被水冲掉,板结的肌肉,皮毛不好。

我摸了下脉,发现脉象细弱无力,细乃阴血虚,弱乃阳气不足,推动无力,这是阴阳两虚。所以肌肉毫无生机。

可是以前医生也有用过健脾除湿、补肝肾、强筋骨的药啊,怎么这妇人吃了,觉得和没吃一样,好像隔靴搔痒,完全不起效果。

江老师说,这十全大补汤思路没错,用四物汤补血,四君子汤补气,再加黄芪、肉桂鼓动气血生化之源。但看它们的剂量,黄芪、白术只用到15克,如何疗死肌?当归、芍药只用到10克,如何补血?

我不解地问,为何病人说吃这药方跟没吃一样?

江老师说,就像射箭,你瞄准靶心,只拉半弓,没射到靶心,箭就掉下来了,这不可惜了。又像推车上坡,只推到一半,没有坚持推下去,车又从坡上滑下来了。

我听后恍然大悟,说,意思是用药剂量要够,同时用药时间也要够,你不能小剂量喝三天五天,觉得没什么效果就换医生,谁也不相信一两滴水能把石头滴穿,即使是瀑布要把巨石冲走,也要时间的积累。

所以治疗疑难杂病,除了认准方向外,还要靠用药时间的累积。如同你认准目的地,朝那方向走没错,能不能到达,就看你的脚力,还有有没有坚持走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这硬皮病真不容易治,整个病人面色晦暗,皮肤灰黑没弹性,明显是脾虚血瘀,所以江老师说,就用常规的十全大补汤,重用黄芪100克,白术60克,还用姜、枣调和营卫,重用大枣十二枚。

一般医者开大枣都是五枚,为何江老师开十二枚?

江老师说,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姜、枣,对于调运中州、化生气血方面有难以言喻之妙,姜升枣降,姜散枣收。

大枣乃足太阴脾经血分之药,众多果实一经风干后,都会少津液、干瘪,唯独大枣放置多年不枯,以手揉之捏之,皆软而不硬,故可以令硬化的肌肉脉管回归松软状态。

况《难经》曰,损其脾者,饮食不为肌肤。当脾胃受伤,肌肉皮肤功能就会减退,大枣补脾,乃脾之果,增强脾之动力,则肌肉皮肤功能容易恢复。

病人平时还大便干结难下,重用白术,既可疗死肌,也可通大便。

这样黄芪四君子汤,加上四物汤,既能补气健脾,疏通板结之土,又可活血化瘀,把气血送到肌肉表皮去。

为了加强输送气血到肌肉表皮的能力,江老师特别加了蝉蜕、蛇蜕两味药,这两味药善于走表,是皮肤病常用的两味引药。

病人先服七剂,觉得精神明显比以前好,早晨睡醒后腰部也不僵硬了。她尝到甜头,又继续吃了七剂,皮肤居然开始变软,颜色由灰黑转为淡白,大便通畅。

江老师说,效不更方,继续守方,吃十剂。

这样吃了将近一个月的药,病人皮肤变得稍有弹性,能够出汗了,而且弯腰屈肘功能基本恢复。激素的量减少了一半,身体觉得更舒服了。

《黄帝内经》讲,阳气充足,则骨正筋柔,皮肤松软,阳气缺少则筋缩骨脆,皮肉僵硬。病人皮肤由僵硬转为柔软,说明她身体阳气在增多。

连续治疗了三个月,病人恢复正常。像这种疑难杂病,能通过几个月中药调理治好,一是病人坚持服药,二是医生认准方向。

所以江老师经常幽默地说,医生治病就像船长指挥一条大船,往目标方向行走,船长作为总指挥,必须判断精准,意志坚定,而病人就像水手,努力地划船,坚决听从船长的指挥,或饮食有节,或起居有常,或不妄作劳,然后配合坚持吃药,能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者。如果你划两下就不干了,船长也拿你没办法,医生也不能真正帮到你。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