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江老师很喜欢在古代名方基础上加减一两味药,疗效马上不同。

在中医界,有人认为,古方以不加减为妙,有人认为要新用,就必须加减化裁。

江老师说,这要因人而异。就像市场上买来的裤子,你觉得裤子太长了,你就可以叫裁缝裁短点,穿在身上就合适。有时你可以直接买到合适的衣服,有时你买来裁剪后会更合适。古方能不能加减,应不应该加减,这要看人,而不是要看方。

有个睾丸炎的男子,左侧睾丸明显胀大疼痛,局部瘙痒红热,医院诊断为急性睾丸炎,用抗生素注射一周,炎痛稍减,但肿胀依然不消。

江老师说,消炎而不利水,炎症虽消,容易反复。就像灭四害,你把蚊虫灭了,不把积水、臭水沟清清,随后蚊虫又会长出来。

现代医学擅长于消炎灭菌,可以把局部急性炎症迅速控制住,而传统中医更擅长于清除体内积水瘀滞,把肿胀通利开,使瘀去新生,炎症根除。

于是江老师按照病人脉弦数,舌红尿赤,就用龙胆泻肝汤,加了一味川楝子。

病人服第一剂就感到睾丸肿胀感减轻一半,尿黄变清。连服三剂,肿胀疼痛彻底消失,连阴部瘙痒都解除了。原来龙胆泻肝汤把睾丸周围的积水积液通泄走了。

有实习生就不解,睾丸肿胀,不是要治肾吗?肾主生殖,为什么江老师要治肝呢?

江老师笑笑说,一般虚要治肾,实则治肝。一般慢性隐痛要温肾,急性剧痛炎肿就要泻肝。因为肝经下络阴器。像这种湿热下注,正好导肝浊从膀胱利出去,局部马上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肿消痛除。

至于加一味川楝子是何道理呢?

江老师说,诸花皆升,诸子皆降。川楝子种子类药,善入肝,又善于行气下达阴部,除湿清热,行气止痛;同时这种种子类药,善于开破,能够破开局部气滞胀满肿痛,直接把龙胆泻肝汤的药力作用带到睾丸周围发挥作用。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