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十枣汤是峻逐水邪之剧毒剂,适合于大毒治病之用,邪正俱实之人,则一战可以荡平寇贼,拨乱反正,如涉虚者,用之不当,祸不旋踵。故胆识不足者,多不敢用,以致病邪坐使势大,至于不治,诚属遗憾。

现将十枣汤治疗支饮与水蛊证两例,简述于下,以见痼疾之根深,非大毒峻剂,曷足以克治乎?

例一

1960年,我院留医部,收到鼓胀病人刘某,男性,45岁,县属沙溪公社云汉大队农民。他患鼓胀已经年,屡医罔效,虽曾注射“撒利汞剂”,排尿较多,取快一时,而彭仍不消除。

其人体格魁伟,形气尚盛,能任攻伐,此有利条件也二观其腹,大如五石之匏,皮色光泽,按之坚实,脐凸,叩诊浊音,肝脾未能触及。诊其脉沉实,面舌色俱平,苔白滑,小便短少,大便如平。据说胃纳尚佳,但不敢多食,恐饱胀难消。所幸气无喘促,咳嗽不作,与石水异。余谓他曰:此水蛊证也。治宜大毒峻剂为主,辅以补正,使邪去而正不伤,立身于不败之地也。

于是制定治疗方案,以理中丸、真武汤、附子粳米汤等三补,以十枣汤一攻。时仅一旬,治已九补九攻矣,腹胀已消,而人更精神充沛,出院回家务农矣。自后证无复作。

(小编:一旬为十日,十日治疗达到“九补九攻”可见上文“以……三补,以十枣汤一攻”意为合方使用。)

十枣汤之用量,先取大枣十枚,煎水取一杯,送大戟、芫花、甘遂末等分3克,平旦服,下后糜粥自养。

例二

内子吕某,体丰健硕,素无他病。

中年后,竟得支饮证,渐成哮喘,不独寝不安席,即操持家务,颇感不胜其劳。治以温中涤饮之剂,旋愈旋复,终非长治久安之计。

余以她年正富强,竟得痼疾,若不乘其正气未衰,病根未深之际,施以拨乱反正,平邪荡寇之治,则痼疾终无已时,而遗患毕生矣。于是取十枣汤平旦服,作斩关夺门之竣攻方法,下后糜粥自养,以安胃气,并进服真武汤加法半夏,以后继用温药和之。自后,不独痼疾已除,而年迈古稀,寒冬凛冽,皆未尝复病。

余从本例之治,深感痼疾之成,多由姑息养奸,任令病邪坐使势大而致,同时认识痼疾难解,非大毒峻猛之剂,何能起其沉痼耶?

世俗每惑于攻邪伤正之说,而不敢用,岂知蔓滋难图,必致戕害生命而后已,岂不惜哉!然而痼疾久缠,体虚不能胜任攻伐者,又不宜孟浪为之,以免招致人亡之祸,惟明达者审慎处之。

作者:赖海标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