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周仲瑛,男,1928年生,教授,国医大师,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临证心得

周仲瑛先生认为,肿瘤发生的病因极为复杂,但是总体病机可以归结为癌毒致病,正气亏虚,其形成以正虚为基础,癌毒侵袭为必要条件。癌毒是在“脏腑功能失调、气血郁滞的基础上,受内外多种因素诱导而生成的”,其侵袭脏腑组织后,在“至虚之处留着而滋生”,与“脏腑亲和而增长、复发、转移”,表现出火郁、热毒、寒凝、湿浊、水饮、气滞、血瘀等中医病理特征。周老认为,“癌毒”是肿瘤的特异性致病因子,一旦侵袭机体,无论正虚的程度如何,均会表现为邪毒嚣张,正气难御,普通治疗难以消除,癌毒进一步流注播散,疾病预后极差。

周老强调在临证治疗时,应在祛邪解毒抗癌、调和脏腑气血、扶正培本的总原则下,坚持以“辨证”为主导,根据癌毒所侵犯肠腑的特有病机及兼夹病邪的不同,分别予以“祛化湿浊毒邪”“清解火热毒邪”“逐瘀开郁”“散结消癥,削伐有形之积”“扶正抗癌”等治则治法。

如祛化湿浊毒邪之法多用燥湿、渗湿、利湿,兼以解毒抗癌之品,药如法半夏、制天南星、土茯苓、椿根皮、泽漆、炙蟾皮、水红花子、藤梨根、苦参、大黄、马齿苋、白头翁、红藤、败酱草、凤尾草、地锦草等;

清解火热毒邪之法多用清解热邪、抗癌解毒之品,药如山慈菇、白花蛇舌草、漏芦、半枝莲、肿节风、槐角、地榆、黄连、黄芩、大黄、红藤、败酱草等;

逐瘀开郁之法多用逐瘀消癥、祛瘀生新之品,药如炙鳖甲、三棱、莪术、桃仁、石见穿、石上柏、炙刺猬皮、炮山甲(代)、土鳖虫、丹参、大黄等;

散结消癥,削伐有形之积,多用行气活血、散结消癥之品,药如僵蚕、预知子(八月札)、山慈菇、炮山甲(代)、炙鳖甲、猫爪草、石见穿、制天南星、石上柏等;

扶正抗癌之法多用补气健脾、益气养阴兼能抗癌消结之品,药如黄芪、天花粉、太子参、天冬、炙鳖甲、薏苡仁、仙鹤草、灵芝、红豆杉、红景天、鬼馒头等。

此外,还可选择使用具有较强解毒、剔毒、攻通、止痛功效的药物,如露蜂房、炙全蝎、炙蜈蚣、蜣螂虫、炙蟾皮、马钱子等,以毒攻毒,但要注意需要从小剂量开始或间歇性使用,慎防伤肝损肾。

大肠癌的发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有一个较长的潜伏期,癌毒在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贯穿始终。周老认为“抗癌解毒”需有效地针对癌毒本身而适时采用,不可一味抗癌而不顾机体的整体状况。

葛根黄芩黄连汤加减治疗大肠癌验案

刘某,男,58岁,2007年5月25日初诊。患者结肠癌术后,右上腹平脐旁侧隐痛不舒3年,腹泻每日2次,无明显脓血,口苦。于当地医院查电子结肠镜示:升结肠癌。病理示:结肠腺癌I级。胸腹部CT无明显异常。舌质紫暗,舌苔淡、黄腻,脉细滑。辨证属肠腑湿毒瘀结,传导失司。治予清热解毒,活血化瘀。药用葛根10g,黄连6g,黄芩6g,甘草6g,失笑散(包)10g,栀子10g,桃仁10g,土鳖虫5g,熟大黄5g,九香虫5g,椿根白皮15g,薏苡仁20g,仙鹤草15g,独角蜣螂2只,莪术9g,威灵仙15g,炒莱菔子15g,白花蛇舌草20g,泽漆15g,红藤20g,败酱草15g,土茯苓20g,龙葵20g,炙刺猬皮15g,红豆杉12g,炒六曲10g,炙鸡内金10g,生黄芪15g。

2007年6月22日二诊:患者服药后右腹疼痛十减其五,大便细小,矢气增多,食纳增多,舌质暗紫,舌苔薄、黄腻,脉细滑。拟方:首诊方加炒延胡索12g,水红花子12g,炙蜈蚣2条。

2007年8月2日三诊:患者诉疼痛无明显增减,食纳良好,时有腹胀,大便溏,每日1~2次,舌质紫暗,舌苔黄、薄腻,脉细滑。拟方:二诊方加炒延胡索15g,莪术9g,冬瓜子15g,诃子肉10g。

2007年11月2日四诊:患者诉右侧腹痛持续难尽,喜温腹胀,大便不实,每日2次,舌质淡紫、有瘀斑,舌苔黄、薄腻,脉细滑。拟方:三诊方去威灵仙,加制附片9g,荜澄茄6g。

按语

该患者结肠癌术后,右上腹平脐旁侧隐痛不舒,舌质暗紫,舌苔薄、黄腻,脉细兼滑。其病机属肠腑湿毒瘀结,传导失司。故方中葛根芩连汤清解里热;桃仁、土鳖虫、独角蜣螂、莪术等活血化瘀、消积退肿,《长沙药解》记载蜣螂善破癥瘕,能开燥结;泽漆利水豁痰;九香虫温通助阳,搜剔解毒;红藤、败酱草、椿根白皮善清肠中湿热;炙刺猬皮、白花蛇舌草、龙葵、红豆杉清热利湿,抗癌解毒。《神农本草经疏》道:“猬皮治大肠湿热血热为病,及五痔阴蚀下血,赤白五色血汁不止也。”《救荒本草》谓龙葵具有“拔毒”之功,配合炒六曲、炙鸡内金、生黄芪、生薏苡仁健脾消导,攻补兼施,极大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

作者:赵宇明,莫日根,史圣华。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