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杰 陈创涛《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书籍

常言道,同行是冤家。或者说同行是敌人。其实这是恶性竞争说出来的话,真正的同行应该是战友,是朋友。

就像一条街开满店铺,家家生意都那么火旺,进入了良性的做生意状态。为什么?因为大家都努力做好,导致整条街很出名,客人才纷纷慕名而来。有人就认为要把竞争对手打倒,殊不知对方倒了,整条街名气差了,人家也不来了,最后自己生意也冷淡了。

所以做事业应该做大家的事业,中医就是这样。江老师常说,在医院不是跟别人竞争,而是大家一起努力对付疾病。同行不是冤家,而是朋友,不是敌人,而是战友。

你想一下,整个医院名气起来后,最终受益的是每一个人,就像江河水满,所有的船都可以轻松往来。

我刚开始不解,为何江老师能够在医院里受到各科医生的尊重,后来从几件小事里头,我终于明白了。

江老师经常出去会诊,用药拨乱反正,疗效很好,病人就很感激,说,多亏了你,你才是我的救星啊。江老师听后,绝对不会居功,反而会推功,说,前面医生把你的病治得快要好了,我在这基础上只是加把劲,他们治好了九成,我只治好了一成。这样其他医生觉得很受用,病人也觉得江老师很会做人,会有更多的医院、科室请他去会诊。

我有时就问,江老师,明明前面误用寒凉,我们用温补把病治好,你为什么还把功劳推给别人?

江老师说,医生之间,如果相互攻击指责,最终受苦的是病人,如果医生之间相互包容,共同提升医技,最终得益的是病人。我还是有些不解,江老师让我去看钱乙的书。

我回去翻阅古籍,原来钱乙是儿科圣手,善治小儿病。

在神宗年代,钱乙就非常出名,当时很多医生都以贬低他人来抬高自己的身价,但钱乙恰恰相反,自己治病有功,却推给别人。

有个皇子,得了顽固的抽搐症,四肢发抖,口流清水,太医先按息风止痉来治没效果,又用滋水涵木来调,照样抽搐。这时有一个公主,去见皇帝说,我听闻有个叫钱乙的“小儿王”,虽然他出生草野,治病于民间,却有本事。

皇帝听了马上召钱乙进宫。钱乙一看就认为这皇子是脾虚伴惊风,遂用黄土汤,数剂病愈。皇帝非常高兴,便问,黄土汤为何能治疗皇子抽搐顽疾?

钱乙马上说,土虚则木摇,土实则木牢。所以培土可以固木,令抽风得平,而且土能够胜水,口吐清水,乃水湿泛滥为害,是土虚也。这时培土令清水自收。

皇帝听了很开心地说,你才是真正治好我皇子病的人。

钱乙马上说,非臣之功劳也,众太医已经治好了七八分了,小臣恰恰又治好了另外两三分。这样皇上听了高兴,太医们听了,对钱乙肃然起敬。

所以很快钱乙被提升为太医,皇上赐给他贵重的礼物。

学者若能以钱乙之先为心,那么医术日进,医道日隆,医学日昌。

我看完《钱乙传》后,掩卷沉思,对孙思邈的《大医精诚》体悟更深。

夫为医之法,不得多语调笑,谈虐喧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己德,偶然治好一病,则昂头戴面,而有自许之貌,谓天下无双,此医人之膏肓也。

现在中医发展之所以步履维艰,普及之所以阻力重重,其实这跟我们中医人本身的修养是分不开的。当一个中医人能代表中医,那么民众自然会肃然起敬;当中医人都相互攻击同行,抬高自己,那么这不仅是中医人本身的悲哀,更是民众的痛苦。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