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杰 陈创涛《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书籍

江老师有一个理论,就是妇人的疾病,首先要建立在经水调畅的基础上再下手治疗。经水不调,先调其经水。很多病虽然疑难,但却往往在经水调畅后,其病不治自愈。

这个妇人,生完小孩后,也没有坐月子,一直咳嗽,虽然咳得不是很重,但这也是一个病。刚开始吃点感冒冲剂或止咳药,会稍微舒服些,病人也不以为意,后来发现每次月经来临前都会咳嗽加重,月经过后就会减轻。

她也不当一回事,直到咳嗽时间越来越长,程度越来越重,甚至吃饭时吞一口饭就要咳几下,她这时才引起重视。到医院拍片做检查,发现肺部有些炎症,于是吃了消炎药,咳嗽稍减。但疾病就像韭菜一样,你割得快,它长得快,为什么呢?因为你没有挖根。

所以病人照样整天咳嗽,搞得邻居和同事都不敢靠近她,以为她得了什么传染病或者肺痨。而病人也一直消瘦,她于是去找中医。

江老师看了后,问她月经怎么样?

病人说,月经老有瘀血块。

江老师又说,你这胸肋部怎么样?

病人说,胸肋部一胀,咳嗽就加重。

江老师说,这是肝咳。

病人说,干咳?我吃不少润肺的糖浆枇杷露,怎么没能治好干咳呢?

江老师说,你听错了。你说的干咳是干燥的咳嗽,我说的肝咳是肝气不疏泄条达引起的咳嗽,也就是说咳嗽是标,肝气郁结不条达、不疏泄是本。

病人第一次听到肝还会咳嗽。江老师说,这不是我杜撰的病名,古籍里早就记载,肝咳之状,咳则两胁下痛,甚则不可以转,转则胁下满。

病人说,对对,我咳嗽就是腋下周围硬邦邦的,绷紧难受。

江老师笑笑说,找到病根就好治疗了。一看病人舌淡苔薄白,江老师就开了一首小柴胡汤,加了当归、白芍,并且交代病人月经来时第一天开始喝,连喝三天。

三剂药下去,病人月经排出很多血块,从此不再反复咳嗽。

学生们没有不奇怪的,就这九味药,既没有枳壳、桔梗调气机,又没有紫菀、款冬花止咳嗽,更没有桑白皮、枇杷叶降肺气,如何能令咳嗽速止呢?

江老师笑笑说,《神农本草经》里讲,当归主久咳。《中药大辞典》里提到,白芍能缓急止痛。咳嗽是气管拘挛紧张,病人情绪一紧张,咳嗽就加重,用白芍可以起到紧者缓之、刚者柔之的作用。

而且当归、白芍两味药调血,久病入血分,病人咳嗽跟月经疏泄不畅相关,所以用小柴胡汤助肝疏泄,肝下络阴器,小柴胡汤偏于调气,稍加当归、白芍可以调血。这样肝气疏泄,精血下注,胸肋乃至肺胃的压力,马上随之月经下排,而得以减轻。

就像农民,发现稻田水满,压力大,要冲破堤坝,会赶紧在水口下游开一个渠道,使水往下流,则上边压力顿减。所以病人月经调畅,肝主疏泄功能恢复后,胸肋胀满顿减,咳嗽气逆消失。

大家恍然大悟,原来江老师用的是上病治下之法,用调月经来治疗妇人咳嗽。方子没有刻意去止咳,古人讲小柴胡汤止咳胜千金,不是说小柴胡汤能止咳,而是它疏泄了肝部气机,因为肝部气机郁闷导致的咳嗽,顿时咳止。

所以大家不要把小柴胡汤看作是感冒方或情志郁闷方,只要用得好,它的功用远远超出说明书范围。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