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杰 陈创涛《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书籍

看了《中医各家学说》后,我的疑惑越来越多。一人有一人伤寒,各家有各家仲景,很多医者对医道的领悟都不同,都有各自的见解,所以医门就有很多流派。就像天下武功,有少林、武当、峨眉、青城、华山、崆峒一样,各有拿手绝招。

江老师说,中医者,中庸之医也,不是搞对立,而是搞统一。

我疑惑地问,有医生推崇《脾胃论》,补肾不如补脾,一个补中益气汤用得神乎其神。又有一个医生推崇《命门论》,补脾不如补肾,一个肾气丸用得炉火纯青,治天下之病。

江老师笑笑说,你这个疑惑我以前也有,后来慢慢想通了。古人讲人之始生,先生于精,肾中精旺后才有其他脏腑以及脾胃,这就是古人所谓的先天生后天。

我点点头说,没错。肾为先天之本,脾胃为后天之本。按江老师这种说法,应该是先天重于后天。

江老师说,自从人呱呱落地到衰老,人体功能得以运动,全赖水谷精微滋养,而能够使五脏得到滋养,水谷精微得到吸收炼化,靠的是脾胃,脾胃之气充足,才使人能够延年益寿,抗衰却病。中医叫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这就是所谓的后天养先天。

我听后说,照这样说,后天又要重于先天。

江老师笑笑说,没有所谓谁轻谁重,先天、后天都是人之根本,特别对于老年病、慢性病,身体经过反复折腾,导致虚劳,功能衰退时,都要以脾肾先天后天一起论治。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才是中医治病必求于本、以人为本的精神,而不是见病只知道治病,而不知道治人,治脏腑之本。

有一个病人,长期腹泻,还有过敏性鼻炎,两年多的腹泻让他身体瘦了十来斤,经常困倦乏力,工作没精神,生活没兴趣,大便有时是稀水,有时吃什么拉什么。

医生用了利小便实大便、温中健脾、补火生土诸法,效果都不理想,该拉肚子时,照样拉肚子。天气一冷,稍微受寒,吃完饭就又要拉肚子,拉得严重时,都脱肛了。

江老师看了后说,像这种疑难杂症,要打组合拳,用合方,合方治疑难,强强联合,才有可能破除疑难案件,水陆空三方面夹击作战,才有可能打赢这场攻坚战。

于是江老师随手开了补中益气汤、四逆汤合方,还加了茯苓、泽泻、车前子,而且附子、黄芪用量都大。

江老师说,治疑难病下药得果断,盘根错节,非斧斤不能斩开。

病人以前吃过附子,吃过补中益气汤,也吃过四逆汤,但是像这种合方就吃得少。

江老师说,你看病人舌苔水滑,还有些青暗,乃元气下陷、水湿弥漫之象。加上一受寒气就腹泻,说明阳气极虚,而且容易得过敏性鼻炎,乃明显表气空虚。

古人用逆流挽舟法,逐表邪,令清阳升,腹泻止,所以补中益气汤里有柴胡、升麻这些风药。四逆汤里有附子、干姜这些火药。补中益气汤里还有黄芪、苍术这些调脾胃的药,相当于柴草。这样锅炉之中,柴草充足,火力加强,再加上风箱鼓动,就像空军、陆军一齐作战一样。

我不解地问,那茯苓、泽泻、车前子呢?

江老师说,阳微则湿盛,湿盛则阳微。用一些利水之药,把腹中水湿利干,阳火更容易烧起来,就像干柴容易点火,腹中水湿减少,消化腐熟食物功能也会加强,这是利小便实大便之法。

我豁然开朗,原来这是海军,专走水路的。

也就是说,江老师用了风药升清阳的空军,健脾药、补火温中药,运化中焦这些陆军,再用了利水除湿药这些海军。海陆空,天地人,三军作战。

结果病人吃了七剂药,没有再腹痛腹泻,连过敏性鼻炎鼻塞都改善了,以前不是流鼻涕就是拉肚子,现在这些情况都纷纷消失了。

病人高兴得不得了,说,我这病都快失去信心了,在江老师这里又让我找回了信心。

随后江老师又给他调理了半个月,病人胃口大开,身体复壮,脉象由沉细乏力变为缓和有劲,舌苔水花之象也消失了。

我再仔细看这病案,发现江老师是先天后天两手都抓,两手都硬。用补中益气汤抓后天之本脾胃。用四逆汤配合茯苓、泽泻、车前子,抓先天之本命门肾。

凡久病体虚,或失治误治,没有不累及脾肾的。江老师从脾肾入手,无疑是在治疗疑难杂病久病之中打开一条捷径。

江老师说,治疑难杂病要有胆有识,胆是建立在识的基础上,你认识到那个层面,自然有胆量用那个药,在处方用药时便胸有成竹,果断非常。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