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很多慢性肝炎的病人,都是先出现脾胃功能不好,大便不成形或者拉稀,以及胃胀怕油腻,还容易疲劳短气,最后才出现肋胀、胁痛、口苦等肝胆方面的病症。

所以说,脾胃是肝的防线,同时治疗脾胃也是治疗肝脏的根本。

江老师用了一个超级形象的比喻说,肝属木,脾胃属土,树木即使再好,但你选择的土壤不好,照样难以生长好。所以想要把树木种好,就要在土壤上下功夫。

想要把肝调好,必须把脾胃固护好。为什么现在很多喝酒过度的人容易患肝炎?原来中医认为,酒是先伤脾胃的,俗话说,酒是穿肠毒药,生气才是最伤肝的,特别是既喝酒又发脾气,肝脏就会被折腾得够呛。

这个病人是做销售的,经常要陪客人去喝酒,刚开始他是喜欢喝,经常喝醉,后来开始讨厌酒了。当一个人不太想喝酒时,说明他脏腑已经不太行了,运化不过来。所以这人老是体倦乏力,怕吃油腻,稍微喝顿酒就拉肚子,胃口极差,于是他就去做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才发现是脂肪肝、慢性肝炎,于是他马上戒酒。

所以江老师经常笑着说,医院检查报告单是最好的戒酒令、戒烟令。肝炎的病人拿到报告单时,立马不喝酒了;肺癌的病人拿到报告单时,立马不抽烟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很多事情能先料到,就不会造那么多过。

这病人到处喝中药,动则就是板蓝根、溪黄草、垂盆草、虎杖、田基黄等苦寒的药,因为一般人认为这些药能够消炎泻火,但一吃下去胃口全无,甚至一喝这药就觉得胃口泛清水,吃药都吃怕了,吃到饭都吃不香、吞不下。

有些医生就给他用香附、郁金、三棱、莪术、枳壳、厚朴等破气消积的药,以图把肝内的积气恶气赶出体外。但利剑虽好,若在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手中,却不能发挥它的功用。猛药虽然霸道,可是对于身体残破、脾虚力弱的人来说,没有力量去运化,反而成为双刃剑,耗伤正气,加重脾胃负担。所以这病人吃了,拉肚子更厉害,胃口更差。

这病人后来找到江老师。江老师一摸脉象沉细无力,沉主里,细为血虚阴伤无力,乃脾胃运化不足,气血鼓动没后劲,所以病人整个脸色灰白。

江老师说,现在很多治肝炎的医生都走入了误区,肝炎究竟是治肝还是消炎?炎症只是肝病的枝叶,肝功能问题才是根本。

肝是根植在脾土上面的,土肥地厚,木气才条达。土薄地贫,树木便会枯萎,难以旺盛。《伤寒论》里讲,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四季脾旺不受邪。

于是江老师力排众议,独守脾胃,开了黄芪六君子汤,也就是六君子汤加黄芪。还加进肾四味——菟丝子、枸杞子、补骨脂、淫羊藿。

奇怪,没有一味专门消炎、清肝胆湿热毒邪的药,都是在调理脾肾之本,而且黄芪还重用到80克,这样的方子一看就知道是治疗虚劳体弱的方,完全不像是治疗肝毒炎症的方。

江老师说,正胜则邪退。病人先吃了十剂,不单没有拉肚子、头晕、泛清水,相反,这些以前的病症通通因为吃了这汤药一扫而光。

病人食髓知味,感到有效后,吃完这汤药,立马回来复诊说,大夫,我吃你开的药觉得最舒服。以前觉得没胃口,现在有胃口了,以前整天觉得没力气、疲倦,容易拉肚子,现在通通没了。

江老师摸完脉象后说,关尺部稍有力量,效不更方。正如岳美中老先生说,治慢性病要有方有守。于是给这病人守方继续治疗,稍加了白芍、当归柔肝之品,以补肝体,纯粹是一派调五脏的药,根本没管它病邪有多么凶猛,转氨酶有多高。

江老师说,它自狠来它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人体健康与否,身体强壮与否,全凭脏腑那团真气,这团真气若充足流通,则百邪难侵,即张仲景说,若五脏元真通畅,人即安和。

当然江老师不是单纯给这病人开开汤药就了事,而是交代这病人每天做五遍广播体操,而且做广播体操的速度不能像小孩子那么快,要像老人打太极那么慢,既能拉筋练骨,也能对流气血。

江老师认为运动是快通慢补,也就是说快节奏的运动是在迅速疏通脉道,而慢节奏的运动才能渐渐补益,固护身体。快节奏运动容易消耗体能,身体虚时就不能那么干,慢节奏运动能够补充元气,加强微循环,提高身体免疫力。

《黄帝内经》教人运动有个秘诀,就六个字,叫“微动四肢温衣”。也就是说动作要尽量小巧缓慢,因为过刚易折,过于快速霸道,反而容易导致本来虚弱的病人气脉拉伤而漏气,会更虚弱。

江老师总说,大动耗气,小动生气。大动不如小动,小动不如微动。微动就像风吹杨柳一样,迎风飘飘,非常舒调。

江老师在调理脏腑方中,常加3克羌活,2克陈皮,令肝脾气机微动,肌表微循环加强,就像春风吹过来,能苏醒百草一样,让五脏都能泽被这股少阳之气。

病人吃药加运动疗法后,发现体质日强,病痛日减。两个月后,病人足足吃够六十付药,人由消瘦长壮了七八斤,气色非常好。病人去做检查,那些转氨酶、血脂全降了,大三阳转为小三阳,病毒处于休眠状态,没有再肆意乱来。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