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杰 陈创涛《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书籍

有一个妇人,她得了一种怪病,晚上特别怕黑,而且经常躲在屋子里不敢见人。

这妇人的丈夫说,她自从做了两次流产手术后,身体一直消瘦,从此失眠焦虑,就算家人说话大声点,她都觉得心慌惊恐,严重时会被吓得浑身打哆嗦。

甚至离奇的是,这妇人晚上必须开着灯,一关灯,她就会惊恐大叫,说这满屋子都是人,来来往往,严重地幻视幻听。所以经常十来天都睡不好觉。

病人的丈夫以为妻子得了精神病,送到精神病院,住了三个月,用镇惊催眠的药,还有抗抑郁、抗焦虑的药,症状只是稍安,一旦离开这些药,马上又惶恐不安,只要到了晚上就会害怕加重,根本不敢入睡。

长期惊恐,又没有得到很好的睡眠,人的精神、耐力都极差,不要说是工作,连基本的生活都要人来照顾。病人经常喃喃自语说,你们快走开,别来找我。

家人以为是所谓的鬼怪作祟,于是到处求神拜佛,可仍然没有效果。

面对这种严重的恐惧焦虑症,这病人的丈夫可谓费尽心思,全国到处求医问药,可这妇人的疾病仍然丝毫没有减轻,说发作就发作,特别是天气阴沉寒冷时,发作更厉害,白天或者夏天阳光明媚的时候,这病人精神会稍安。

江老师冷不丁地问了我一句说,指月,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我一下子被问糊涂了。没有亲眼见过,只是道听途说,那我没有发言权。

江老师又说,指月,你相不相信中医可以用药来治鬼?

我更是不解,搜肠刮肚,挖空心思去琢磨也琢磨不出用什么中医汤方来治鬼,而且正统教科书里根本没有出现过这些鬼怪疾病该怎么治的记载。

江老师笑笑说,你再仔细摸摸这病人的脉象。我一摸,发现这脉象明显是双关脉瘀得有点打结,而两边寸和尺部脉象却塌陷极弱,明显心肾阳气不够,中焦肝胆脾胃瘀滞。如果按照五行来说,应该属于火衰木郁土结。

江老师点点头说,一切法从心想生,鬼怪噩梦也是心头所想。《黄帝内经》讲,心主神志,心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各种离奇神怪的问题都要从心论治。

你看躁狂是痰迷心窍,心火上越;恐慌是心气不足,心阳塌陷。

我不解地问,江老师,不是说恐为肾之志吗?

江老师说,没错,心主的是五脏六腑的神,是总指挥。肾气一亏,病人容易恐慌,所以很多做流产手术的妇人肾气亏空,经过刮宫大出血,就容易惊慌害怕,特别是晚上尽做些离奇古怪的梦,噩梦不断,容易从梦中惊醒,甚至梦中惊叫说胡话。

我说,那这么复杂的病该怎么办?江老师说,再复杂也离不开脏腑阴阳气血啊,我们通过壮其腰肾、疏其肝胆、强其心肺看看。

于是江老师给病人开了柴胡桂枝汤加龙骨、牡蛎,用这汤方送服肾气丸,而且肾气丸要加倍吃,因为长期吃大量西药、矿物药的病人,或者精神疾患严重,失眠剧烈的病人,大都耐药。不用重剂,很难起效。

病人一吃这柴胡桂枝汤加龙骨、牡蛎,配合肾气丸,就觉得神志稍安,惊恐慌乱发作的次数明显减少,有时一整天都没发作过一次。

她丈夫马上带病人来复诊,说,大夫,我全国走了那么多地方,带我妻子吃了那么多药,发现在你这里吃的药效果最好。

江老师说,效不更方,像这种肾气亏空,肝胆瘀滞,以及心火不旺的病人,根本不是三五剂药能治好的,凡牵涉到情志方面的疾患,除了调心外,用药也比较漫长。

于是继续让病人服药,结果服了两个多月的药,病人能够生活自理,饮食如常,睡眠得安,很少再发噩梦及惊恐心慌了。

我第一次看到中医药治疗精神疾患疗效也这么好的,虽然时间有几个月之长,但毕竟病人极度不安的恐慌之症得到消除。这不单救了一个人,更救了一个家庭。

江老师说,心主神,肾主恐,神志不定,恐慌失常,要调其心肾,特别是恐慌症要补肾,当你肾中精元匮乏,你是没底气、没自信的。当你肾中精气渐足渐充,肝木得到滋养,胆气就会渐壮,心火得到加油,燃烧就会更烈。当一个人身体阳气像熊熊烈火一样旺起来时,百邪自消,噩梦不再。

所以江老师用肾气丸补其肾,治惊恐之本,用小柴胡汤条达肝郁,疏理脾土,配合桂枝汤强心温阳,驱逐各种幻视幻听和鬼怪噩梦,加强心主神志的功能。

确实,一个人如果长期失眠、受惊恐后,会变得很脆弱,没有斗志,而病人经过流产手术后,下元亏损,如水土流失。这时保养不好,就很容易受风寒、惊恐,而动摇五脏六腑根本,人说话大声点也心不安,晚上灯关了也志不定。

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说到,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

安神安的是心之神,定志定的是肾之志。一个人心神浮动、肾中恐慌时,就会记忆力减退,注意力不集中,什么问题都来了,治什么不如治心肾。

所以桂枝汤和肾气丸是强大心肾动力的根本,小柴胡汤和解少阳枢机,起到调理中焦肝脾的作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