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有一个妇人经过三次刮宫手术,导致身体大伤,也因此引起炎症反复发作。在医院检查,发现两侧卵巢都有囊肿,盆腔有少量积液,子宫居然有小肌瘤。

于是医生就用活血化瘀、消瘤散结的药,比如三棱、莪术、蚤休、穿山甲、皂角刺、两面针等。病人吃后觉得人没劲,容易累。半个月后再做检查,积液、囊肿、肌瘤毫发无损,照样经常腹痛,阴痒,劳累后加重。

病人便长期吃宫瘤消胶囊,希望把这些囊肿肌瘤统统消掉。可事实证明,赶尽杀绝,只会让病邪更加顽固。中医看重的是调和,所以大半年下来,疾病的折腾加上药物的消耗,病人身体更加虚弱,走路都显得没力、腰酸。

这场长期消耗战实在打不起,大家都不乏兵器、子弹,缺乏的是人员,如果把药物比喻成兵器、子弹,那么你身体的正气才是真正的人员。

病人找到江老师时,脉象已经沉迟细弱,脸色淡白,舌苔水滑。江老师说,我不给你用这些大量破血逐瘀的猛药、消瘤药。

病人说,大夫,你不给我用这些药,怎么能消掉我的瘤呢?

江老师说,你看湿漉漉的衣服,你怎么拍打它扭它,都不能把它彻底弄干,是不是啊?

病人点点头。江老师又说,可你把它放太阳下晒,是不是就干了?

病人又点点头。江老师说,反复用清热消炎药、破积药,就像让身体进入阴雨天状态,阴雨天东西不容易晒干,容易发霉,所以身体下焦阴寒,受风凉,加上吃冷饮,容易导致子宫虚寒,得霉菌性阴道炎、尿道炎。病人听后点点头。

江老师说,这样吧,你也吃这么多药了,身体折腾得够呛,这回我给你弄些好吃的。

病人疑惑地问,世界上哪有好吃的药,不是胶囊,就是糖衣?

江老师说,都不是,你去弄一节猪大肠,洗干净,然后往肠子里灌些五香粉,五香粉里有大茴香、小茴香、川椒、八角之类的药食同源之品,灌完后,把两头系牢固,然后放在锅里炖煮。不要让香气大出,等到彻底熟透后,就喝汤,吃炖品,连吃三天。

病人说,就这么简单吗?

江老师说,大道至简,治病的方法有时不用太复杂,就像会开锁的人,有时用根铁丝居然把难开的锁开开了,你说铁丝简不简单啊?

病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发现吃第一次就觉得肚子暖洋洋的,特舒服,连吃三天,月经就来了,排出很多死血瘀血块,特顺畅。觉得以前肚子像是被绳索绑得紧紧的,这次来月经怎么像一下子松绑了一样。

然后她便想去医院做个检查,看看怎么回事,不拍片不知道,一拍片,她高兴得不得了,盆腔积液蒸发掉了,巧克力囊肿也消了,连那子宫小肌瘤也不明显了。

她高兴地拿片子给江老师看,江老师一点都不感到惊奇,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病人不解地问,你有这么好的招法,为什么不早公布出来?我就不用做那么多检查,花那么多钱,吃那么多药,受那么多苦啊。

江老师摇摇头说,我也想普及推广中医简验便廉的治疗方式,但是很多人中医知识欠缺,信任度不高。她们的第一反应,腹痛了,阴道炎症,就去吃消炎药,根本没有想到找中医。你都不找中医,中医怎么帮你?病人对中医都不了解,怎么能够受用中医?

很多病其实根本不用经过那么漫长的折腾,就像开锁一样,如果有钥匙,就不用拿大斧头加锯子破门而入,有时小小一根钥匙,却可以打开关得紧紧的防盗锁。

我知道江老师所说的钥匙就是中医最精髓的辩证思路,就像用五香粉配合猪肠,把香气包裹,又利用这香类药,大都属于种子之品,直入下焦,而这些芳香的调味料又善于温中散气,能让脾胃振作,加强肌肉蠕动,气血循环,使水湿得化,瘀血得排。

所以最厉害的猛药,就像三棱、莪术,未必能把积液清扫掉,就像你请个大力士,也没法把毛巾扭得彻底干爽。

但是你用小茴香、大茴香、川椒、八角这些温中达下的食疗之药,没有用金刚猛力,反而用柔缓温煦的阳光一普照,毛巾马上干爽,下焦积液马上蒸发消散掉。

所谓的盆腔积液、巧克力囊肿,其实不过就是一沓水而已。病人舌苔水滑、偏青暗、脉象沉迟乏力时,说明她的体内已处于阴雨天水湿状态。这时只需要制造阳光,令离照当空,阴霾自散,阳气充足,水湿蒸化,病灶自消,疾病自愈。

但是要特别注意妇人下焦保暖,少穿短裙,吹空调,喝凉饮。同时要注意多散步、走路、站马步、踢腿,这样通过运动下肢,就能带动腹部血液循环,加强阳主气化功能,从而达到有病治病、无病防病的治疗效果。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