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杰 陈创涛 《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书籍

消化科有个反复多日不大便的病人,腹中疼痛拒按,周身乏力,医院先给他用开塞露、润肠丸、大黄苏打片,都没有效果。后来用大柴胡汤、大承气汤,稍微泻下一点,但大便还是不通畅,大黄一直用到了20克,还是不行,医生都不敢再加大剂量了。

病人满口舌苔白腻,厚如积霜,明明是腹痛拒按,一派肠道壅堵的症状,却怕凉风。

江老师过去会诊后,摸其脉,沉紧。沉为病主里,紧为有寒,既沉又紧,里面有寒积,可病人为何心烦气躁?

江老师为了验证这病究竟是寒是热,或者是寒热错杂,便倒了两杯水,一杯是凉水,一杯是热水,让病人喝几口。

病人用手去端时,碰到凉水,马上就缩回手来,然后再把手伸过去拿那杯热水,拿在手上,觉得稍安,再轻轻地喝几口,身体也不排斥。

江老师说,这是一个寒积便秘,虽然腹痛拒按,但这是寒实为患,不能纯用寒凉攻下之药,越用寒凉,越容易冰伏邪气,肠道更加不能动。就像天降霜雪,所以虫子都被冻僵动不了一样。大量芒硝、大黄下去,一派寒下攻积之品,似乎可以通开秘结。

可病人脉象沉紧,正虚不能运药,本身胃肠蠕动就处于停滞状态,难以推陈出新。这些苦寒之品会使胃肠运动功能更加呆滞,你即使再加剂量,也不过就是加大冰霜冷雪,使肠胃更加难动而已。那该怎么办呢?

江老师说,唯温可以去寒,唯辛可以散结、可以行气,唯热可以加强动力。

于是江老师只开了三味药,附子、细辛、大黄。这可是《伤寒论》里的大黄附子汤,肚腹中伤寒导致便积不下,这时不能纯用寒下之法,必须疏通肠腑气机,加强肠道动力,才能把肠道积聚推宕出去。

大黄附子汤,主要用附子和细辛,能够使停滞状态的肚腹肠胃重新活动开来,再稍微配点大黄,泻下攻积,肠道既有动力,又能够排泄污垢。

病人吃第一剂药,当天晚上,大便排下大量黑色硬块,大如弹珠,小如黄豆,连排两次才排干净,大便坚硬异常,还伴随很多稀水。一旦肠通腑畅,泻下积滞后,病人马上觉得腹部舒坦,疼痛消失,当天晚上就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醒来,胃中饥饿,急急索食,吃完后,精神饱满,马上要求出院。一个多月的宿疾,得一辨证良方,疼痛消失,彻底治愈。

江老师说,临证之难,难以辨寒热阴阳,初入门要分清寒热阴阳,而水平提高也在寒热阴阳上面下功夫。

很多医生一看到大便秘结,就不敢用温热的药,怕温燥伤了肠道津液,从而加重大便秘结。其实你只要辨明病人里寒为主要矛盾,所谓的便秘只是结果,只是标证,这时你就可以用温热的附子、细辛治其本,加强肠道动力,稍佐以大黄治其标,起到通秘结、去陈莝的作用。这样就能标本兼治,其效必速。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