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江老师常会到妇科、耳鼻喉科去会诊,去会诊就少不了交流经验。

西方人说,你有一个苹果,他有一个苹果,大家交换之后,各自还是一个苹果。但是你有一个思想,他有一个思想,大家相互交换后,就有两个思想。

中医就是这样,它不仅是一种医药,更是一种文化,一种思想。如果你故步自封,不分享出去,也很难得到别人优秀的经验。所以江老师对自己临床的经验从来都是不保守的,对于很多医家秘而不宣的东西,江老师都看得很平常。

江老师认为,现在的中医传播普及弘扬都来不及,怎么还要去吝啬这些东西呢?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经验太多了,你如果想用,一辈子都用不完。一个懂得分享传播知识的人,他将拥有更多的知识。这里江老师就讲到一个治鼻炎的方子。

大家都知道慢性鼻炎非常难治。江老师到耳鼻喉科会诊时,跟一个善治鼻炎的老中医交流,这老中医说他治反复难愈的慢性鼻炎,用一个方子,随证加减,连服十五剂,效果颇佳。

江老师向他请教是何方,这老中医也不保守,因为他也知道江老师过来会诊,帮助科室救治过不少病人。原来这个方子就是鼻炎排脓汤。方子由黄芪、天花粉、茯苓、白术、桔梗、甘草、皂角刺、白芷、桃仁、苍耳子、辛夷花十一味药组成。

江老师把这鼻炎排脓汤临证试用后发现,治了几十例慢性鼻炎患者,有效率达到九成以上,真是个不错的方子,不愧为老中医十年磨一剑的经验。

江老师说,慢性鼻炎反复久治难愈,跟体虚分不开。所以这里用一派扶正之品,黄芪、白术、茯苓、甘草,补气排脓,托毒外出,加上桔梗能加强排脓功效。而像皂角刺、桃仁、白芷之品同用,能够迅速破开脓浊排泄的通道。至于苍耳子、辛夷花,引药入鼻,使药物更有方向性。天花粉润燥,防止诸药燥伤,又能够有利于排脓外出。

有一中年男子,两年前反复感冒几个月,感冒好后就留下鼻塞、流脓、鼻涕的症状。他觉得这是感冒后遗症,也没怎么理会,就用各种滴鼻剂,来帮助鼻子通气。可是滴久后,发现没有这滴鼻剂就难以呼吸,鼻子老是流浓鼻涕,还经常头晕。天气温暖些,身体就好些,天气一凉,鼻子流大量黄色或白色的浓鼻涕,医院诊断说是慢性鼻炎。

但是按常规慢性鼻炎治疗了半年多也没治好,人更加怕天气变化,天气一变化鼻子就容易出问题。江老师一摸他脉象濡弱,就知道是体虚没法排病气,正虚引起邪气久恋。《黄帝内经》讲,脾胃虚则九窍不利。一个人脾胃之气不足时,九窍容易闭塞,管道变狭窄,所以脾胃不仅给五脏六腑提供营养,更给五脏六腑提供元气。

后来一问,这病人容易拉肚子,不敢吃凉的东西,一吃就肚子痛,明显是一个脾胃虚的问题,如果盯着鼻子治,怎么可能治好呢?

这时江老师便选用鼻炎排脓汤,用补气排脓的大法。因为黄芪在《神农本草经》里记载有排脓浊的功效,所以重用黄芪50克,配合白术、茯苓、甘草,大补脾气;加桔梗令土能生金;再配合苍耳子、辛夷花,令肺开窍于鼻功能加强。同时加几味能够流通气血津液的药,比如白芷芳香之气特浓郁,能开气道,桃仁能破瘀血,天花粉流通人体的津液,皂角刺善于透刺,有刺皆消肿,能够把鼻子的肿包通透开。

就用鼻炎排脓汤原方,才吃了十剂药,病人鼻子顿开,头脑清醒,能辨别香臭,天气突然变冷,鼻炎也没有发作,稍微吃点凉冷东西也没有拉肚子。

他高兴极了,又服了十剂药,终于把鼻炎断根了。

江老师说,看来治鼻炎,还要五脏辨证,上病下取,看到七窍上面的问题,要想到五脏下面的原因。如果病人短气乏力,疲劳倦怠,属于一派脾虚少力之症状,你就要通过大补脾胃之气,才能排脓外出;如果病人中气还行,你就把排脓外出祛邪的药物加重,比如白芷、皂角刺、苍耳子、辛夷花。

一个方子是灵活的,你可能看到不同的鼻炎病人都用同样的方子,但你没看到里面的剂量是不同的。在里面扶正的药物和祛邪的药物就像方向盘,调这两方面,就能以不变应万变。

现在很多人说古方不行了,不是古方不行,是因为你没有把这方子灵活辨证用好,究竟扶正为主题,还是祛邪为主题?药物剂量该如何拿捏?这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需要到临床中去检验这真理。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