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杰 陈创涛 《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书籍

江老师被认为是善治疗疑难杂病的怪医,所以很多疑难杂病都找他。

一般的疾病,容易治的,江老师很少记录下来。但碰到一些奇难怪症时,江老师总是说,这能够激发一个医者向困难挑战的勇气。所以越难的病我就越感兴趣,而且越难的病我越想把它治好。因为你一旦治好,心中就会很欣喜,同时还得到宝贵的经验。

大家听过肝长肿瘤,肠长肿瘤,很少听过舌头会长肿瘤的吧?

还真有这么一个病人,五十多岁,脾气大,身体差,喜欢跟人家吵架,锱铢必较,斤斤计较,别人跟他说话,都能感到他话中带刺,言语不客气。

有一次他跟人大吵后,舌尖上长了黄豆大的瘤子,他先不以为意,认为是上火了,搞点下火药吃吃,可吃下去没效果,瘤子由黄豆大变成桂圆大,这下可麻烦了,吃饭不敢用力,说话不敢大声,连喝口水都苦不堪言。

他去了医院,医生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手术,把舌头上的瘤子割掉。这割舌头不是要人命吗?病人死活不肯,只好到处寻访中医,看看有什么特效的中药。

他先到医院的肿瘤科,把这当成瘤子来治,用了各种消积化聚的药,如三棱、莪术、乳香、没药,瘤子却没有消。

按道理瘤者留也,是气血留居在那里,用点行气活血药,使气血对流、畅通经脉的药,效果应该会很好,可为何如石沉大海、不见疗效呢?

终于这病人找到江老师这里来了,他也是听别人介绍江老师擅长治疑难杂症。

江老师一摸他脉,发现双脉亢盛如火燎原,一派气火上攻,脉象弦硬,明显性子刚硬得很,容易跟人较劲。

江老师说,你这舌头长瘤子还好,将来你大脚趾头还要长瘤子,转移就麻烦了。

这病人说,大夫,我这病有救吗?

江老师说,有点希望,但是你这病是气出来的,如果气不能消,还爱跟别人较劲,用药也没效啊。俗话说,脾好医,气好医,脾气不好医。这脾气不放一放,我估计吃药也白吃啊。病人大惊失色,他不得不反省一下自己。

江老师认为,一个善于治病的医生,就像一个精神导师一样,必须善于引导病人反省自己,只要能够改掉自己的坏脾气,病就大有机会治愈。

江老师说,你能够做到不发脾气,不跟别人吵嘴吗?你如果做不到就要另请高明,做得到我就给你开药试试。

病人一想,我都请了那么多高明的医生,都没治好,再请怎么可能?

于是马上点头说,医生,我做得到,我做得到。

江老师说,行,不发脾气,加上每天金鸡独立,导气火下行。

然后再开了导赤散,加了点蒲黄、莲子心、车前子。大家都很奇怪,古方导赤散是治小孩子尿热赤、心烦躁的,用来治肿瘤,可从来没有这样的记载。

可是病人吃了十剂药,瘤子一天比一天小,一个月后瘤消无根蒂,病人高兴地来送锦旗致谢,连肿瘤科的医生都大惑不解,真怀疑是以前诊断错误、拍片看错了?但是从照片看来,确实是瘤子,这些汤药下去,前后对比,确实瘤子消了。

于是一时之间,江老师这个导赤散加蒲黄、莲子心、车前子的方子,在科室内广为流传,他们都以为这是治舌尖肿瘤的效方。

江老师说,没有死方,只有活法,疾病不是你用死方能够套得上的,治病不是公园里拿圈子去套礼物。

原来导赤散能导心经之热从小便出,而心开窍于舌,心头热火上攻,会舌尖红肿痛,严重的就会成包块,这也符合诸痛痒疮、皆属于心的道理。所以加了莲子心,清心除烦,但还不够,配上车前子,能导上热下出,引火从水走。

可为什么还加蒲黄呢?原来古籍里讲,蒲黄一味药乃治舌头肿胀之特效药也。

所以就简简单单七味药,一剂不到三块钱,吃了十几剂就把他的病治好了。

病人又前来找江老师说,大夫,你说将来我这个脚趾要长肿块,我天天看都没有啊。

江老师笑笑说,现在用药一起把你已经长成的病和将来可能要长成的病都断根了。

病人满怀欣喜地离去。我们也很不解,为什么江老师断他脚趾头上要长包块?

后来江老师笑笑,揭露了这个秘密。他说,病人一派火势上炎,心火旺,愤怒会加重心火,木火往上烧,越愤怒,肿胀就越厉害。像这种情志之病,不是寻常草木能医。

我教他金鸡独立是从动作上帮他气血下移,用导赤散加味,是从气机上把他周身的火气往下导。而说他脚趾头要长肿瘤,他一担心恐惧,加上时时刻刻观察脚趾,自然气血下收。中医认为,心属火,肾属水,水能克火,所以恐能够胜怒火,怒火的人一旦惊恐,气就会收。所以这种办法是从意识上令得病人气血下收而不外越。大家听后哈哈大笑,原来江老师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这样从神、气、形三个层面上,分别用到情志疗法、运动疗法与药物疗法,共同都把气血往下收,所以疾病好得快。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