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平常的疾病,如果反复治疗,效果都不理想时,反而成为疑难杂病,成为怪病。治疗怪病就需要用怪的思维,怪的思维也是平常思维,只是想别人不敢想,做别人不敢做。

皮肤科有一个荨麻疹的病人,怎么治都没治好,有认为是表闭的,用解表药,风疹风团稍微好些,随后又复发。有认为是血虚的,用补血的思路,使用消风散,想通过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的道理来调解,可血补足了,荨麻疹还是好不了。

细心的江老师仔细地问原因。病人关注的是病苦,医生关注的是病苦的原因。病人畏果,医生畏因。只有在原因上下药修复,才可以杜绝疾病复发。所以诊病歌诀里讲,九问旧病十问因。不把原因问明,治疗都是隔靴搔痒,治其皮表。

原来这妇人发作最厉害的时候是夏天,特别是紧张激动、情绪不稳时,发作更厉害,而且工作不顺心、两口子吵架时,发作就更厉害。

所有的药都是在祛风除痒、清热除湿,没有人看到郁闷、紧张、激动。

江老师说,诊病细究源,不究到源是不能改变流的。这些疾病之所以流毒无穷,是因为病源没有找到,那什么是病源呢?

江老师说,肝郁。这病人发怒动气后,乳房胀、头痛,失眠烦躁,风疹加剧,而且很多疾病都是情志没调好而加重的,这时调其情志,可以大大减轻症状。

于是给她用了加味逍遥丸,这不是调理内科肝郁化火的名方吗?说明书上也没写这方子能治皮肤风疹啊?但这病人却莫名其妙地好了。

江老师说,肝气通于风,风疹要考虑调肝,如果肝生发条达,就像春风又绿江南岸,皮毛开合便会正常,风疹皮肤病就会减轻。

人体的肌表毛发相当于大地草木,大地草木要逢春,就要郁郁葱葱,人体皮肤需要肝疏泄生发条达顺畅,就能开合如常。

最后江老师写了一句医嘱,少生气是却病方,不计较乃延年药。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