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杰 陈创涛 《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书籍

县里有一所寺庙,庙里有很多长寿的老和尚。老和尚依然遵循着自耕自种、自食其力的禅门祖风,秉承着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寺庙规矩。

江老师边带我参观寺庙边说,以前有医学院的研究者,为这些粗茶淡饭、劳动干活的僧人们做体检,发现他们的健康指数相当高,那些“三高症”在他们身上很少见。

江老师说,我们来寺庙取经了。我们取的是健康长寿经。

我可没听过寺庙有这种经?江老师说,这是无字真经。

我看着这些忙碌的僧人,有的出坡,耕田种地,有的做佛事,有的淘米洗菜,忙忙碌碌,却有条不紊,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无字真经。

江老师说,指月,你看,清淡的素食,简朴的生活,规律的作息,加上热爱劳动,天天运动不断,以及这禅堂独有的安静心态,这些都是健康的最大基石。没有在这些基石上铸造出来的身体,是难以达到真正长久健康的。

我一听,江老师观察得真仔细,这庙里的僧人们不正过着《黄帝内经》要求的生活吗?他们饮食有节,就一钵,装满饭,不再装第二次;起居有常,早早就集体关灯,早早就集体起来;不妄作劳,他们从来不会为了多干点活,多挣点钱而过度用力,也不会因为多做些事情而熬夜加班,搞得心力交瘁,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和缓。

江老师说,我就喜欢过这种悠闲缓慢的生活,这是生命的回归,健康的真谛。

我说,那可以退休以后,常来寺院里生活啊。

江老师点点头说,正有此意,垂老归僧,这是很多文人生命最终的寄托,在这禅堂庙宇里,可以清心淡泊,唯清心可以淡泊,唯淡泊可以致远。

江老师又带我到大雄宝殿礼拜释迦牟尼佛,然后又沿着寺庙的林荫小路爬到山顶去,爬山的乐趣是很多俗世间的乐趣难以比的。

江老师说,我就想不明白,像一些人抽烟喝酒,下馆子,搓麻将,看电视,这些能叫作乐趣吗?这些乐趣怎么能比得上爬山呢?

我点点头,《黄帝内经》讲,以妄为常,是健康出现问题的最大原因。

江老师说,很多人都把不良的生活习惯当成正常,还沉醉其间,等到健康出了问题,还不知觉醒,这才是最可怕的。

很快我们迎着阳光,从翠竹之间的小道直接登到了山顶。我跟江老师都额头微微出汗,江老师气色润泽,白里透红,目光炯炯。虽然他每天工作量相当大,有时还值夜班,到处会诊,但是却从他脸上很难看到扭曲和沧桑。

江老师说,人要少计较,少较劲,这是保养最重要的一条。

我问江老师,为什么很少看你疲劳?

江老师笑笑说,疲劳是因为工作压力大,透支了身体和心灵。我没把工作当工作,我把我的职业当成我的兴趣,我的兴趣就是我的工作,所以我每天起来干的都是我喜欢干的事情。

我恍然大悟,把工作变成兴趣,带着兴趣去工作,难怪江老师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江老师说,确实每天都有很多俗务,有一次我在禅堂里看一位老僧,处理着寺庙大大小小、内内外外的很多俗事,老僧七十多岁,仍然精神矍铄,他干的活两个年轻人都未必干得过来。为什么年老了还有如此大的能量呢?是不是先天他的身体精力就过剩?

这老僧说,我年少就多病,体弱不如常人。

江老师就问他,为何如此能干?在如此多的凡俗事情之中却能处理得妥妥当当?

老僧说,终日俗物纠缠,终日逍遥法外。

我一听马上说,这可是高人啊,用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心无挂碍,不扭曲,不计较,所以能量不内耗,气血不内乱,故精神源源不断,力量用之不尽。

江老师点点头说,如果来这禅堂庙宇,能够得到这清心安神、少私寡欲的真经,那么就不虚此行了。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