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杰 陈创涛 《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书籍

儿科每天都有不少感冒发热的小孩,儿科主任感慨地说,现在生活变好了,病也变多了,以前三个医生游刃有余,现在又加了三个医生,还显得捉襟见肘,忙不过来。单是各种小儿体检,就会消耗掉大量的时间,更不要说去研究各种小孩疑难杂病。

近来有好几例小儿多动症,医生都觉得难以下手,用平肝息风的思路,有些有效,有些没效,又用滋阴息风、养血息风,甚至清热息风的大法,处处不离肝木。因为遵循《黄帝内经》讲的诸风掉眩、皆属于肝的治疗大法,可还是收效甚微。

后来有个医生另辟蹊径,从怪病多痰的思路治疗,用了祛痰息风的思路,结果有好几例孩子都治好了,最后剩下的是一些老顽固,个别最难治的,经常来医院复查。

有个小孩子,因为多动症,没法上学,在学校老师都管不住,严重时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八岁了瘦小得像六岁的孩子,人家都上三年级了,他还在学前班里玩。

小孩的父母为了治好孩子的多动症,没少花心血,听说哪里有名医高手,就带小孩到哪里。最后西医归结为精神障碍。

儿科主任在反复用药、效果不理想时,就请其他科善治疑难杂病的医师前来会诊。

江老师带上我去看这小孩,果然动个不停,吃那么多东西都长不胖,都消耗了。小孩子眼睛瞪得大大的,明显神气外越,心神收不住,他父母叫他坐下来,可他的头和上肢还老在动。

江老师说,这么小的年纪不可能有多大压力,也不可能是情绪问题。指月,你觉得是什么问题呢?

我看了看说,孩子的病大都是肝常有余,脾常不足,这个小孩子脉象有弦硬带急之势,肯定是木火过盛。

江老师点点头说,为什么说是木火过盛呢?

这下我就想不出来了,应该问孩子父母。

江老师说,凡事要多问为什么,再往上一层问,问到源头去,你就会找到答案。

这时江老师走到阳台外面问我,指月,你看这盆花长这么大,大风一来,会怎么样?

我笑笑说,花那么大,盆子那么小,大风一来,当然容易连花带盆被刮倒了。

江老师说,那如何让这盆花不被刮倒呢?

我马上说,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换一个大花盆,再者是把花种在土壤深厚的地方。

江老师笑笑说,说来说去,还是要土壤丰厚,树木才不容易被刮倒。所以中医认为,土虚则木摇,土实则木牢。肝木之所以会摇动会抖,不是风大,而是土虚不能根深蒂固。

你看看,如果是一棵参天巨木和一棵花盆中的小玫瑰,同样大风一来,参天巨木纹丝不动,而玫瑰花可能连花带盆被刮倒。

这时我恍然大悟说,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现在病人脉弦急,体瘦,不是因为肝火亢,而是因为脾土涵不住,伏不住。

江老师点点头说,那还不赶快把四君子汤用上,再加上小建中汤。

就这两个汤方,不再加减,纯粹补土虚,缓肝急。结果孩子吃后效果超级好,五剂药吃完,抖动感减少一大半,再吃十剂药,居然胃口开,睡觉好,晚上不磨牙了,白天也不焦躁了。

这时儿科主任点点头说,用这么简单的思路来治,我们以前都走弯路了,老以为诸风掉眩,皆属于肝,眼睛只看到肝,想不到江老师还看到肝下面的脾土,木下面的土壤。看来我们中医整体观思维还不够整体,还要继续深化学习。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