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一般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前列腺都容易出问题。这位老人家八十多岁了,因为尿不出来而住进泌尿科。现代医学称之为尿潴留,中医称之为癃闭,意思是小便点滴难下,甚至根本撒不出来。泌尿科检查显示,这是前列腺增生,压迫尿道,堵住尿管。于是大夫建议把前列腺切除了。

这老头一听要割掉他的前列腺,死活都不肯。因为已经有先例了,泌尿科的一些老人即使割掉了前列腺,过一段时间,有些还是尿不出来。因为经脉缺乏一股气,管道就会变瘪,肌肉就会失去弹性,这是人衰老后,一种必然无奈的状况。

于是只能用利尿药,还有导尿管。后来对利尿药耐受,对尿管依赖了,只要一拔掉尿管,就没法排尿。由于经常插尿管,容易尿路感染。老头尿赤尿痛,没有一时舒服的。

结果,泌尿科先用了抗生素消炎,再用中药利尿通淋,那些五苓散、琥珀散、车前子散,最厉害的利尿清热药纷纷用上,发现也没有好的效果。最后医院给出建议,必须前列腺切除,不切除,尿排不出来可能有生命之危。

老头的家人建议请中医会诊,泌尿科没办法之下,便来呼吸科请江老师过去。他们一般不认为干呼吸的能搞好泌尿。但是江老师认为,真正的中医应该是整体协调,不管是呼吸、泌尿、消化、神经、心血管,它们都是息息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就像很多老人呼吸不好,大小便都会出现异常。你想想,呼吸气力都不够,还会有气力排糟粕吗?而中医也认为肺与膀胱别通,肺为水之上源,膀胱为水之下游。

江老师察色按脉,望闻问切,前后看了有十分钟,光是这种仔细和认真,就让家属动容。很多医生草率地问几句就开方下药,家属看了会很郁闷,特别是没治好的病人。

江老师就叫我开四味药,红参、黄芪、生姜、大枣。

我以为还要继续写药,可江老师却说,够了。这红参可是人参经过晒干、蒸熟、脱水炮制的,比一般的生晒参组织更固密,药性更烈,补益力量更强劲,乃是很多久病体虚、老人力弱的特效药。

泌尿科根本没想到用这些补益之品,因为老人家本身尿管就堵住了,越补不就越堵?况且天干物燥,稍微吃些热的补药,很容易就上火,甚至还尿路感染炎症,你一补下去,不会助长炎症感染吗?所以他们只有一条思路,清利化湿去火。

江老师笑笑说,一根筋有个好处,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就像愚公移山一样,即使山堵在眼前,也要费尽一切力量代价把山移开,不然誓不罢休。但是他们没想过绕路走,有时也能柳暗花明。所以精神可贵,但是手段方法有时还有待商榷。

泌尿科的医生认为本来就尿不出来,再喝这些汤药,不会加重膀胱、尿道负担吗?

江老师说,可以喝汤药,如果不喝,身体都“渴”死了。他们主任还有点犹豫,江老师又说,要么就先试一剂药,有效果再开。于是他们主任就点头签字了。

大家都认为这些补益之品上去,不上火也加重炎症,一上火、炎症加重,尿更排不出来。谁知中药喝完,老爷子觉得有些精神了,晚上自己起来撒了一泡尿,居然不用尿管了,这可是老爷子尿潴留一个月来第一次自己能排尿。

第二天整个泌尿科都轰动了,大家纷纷讨论,怎么红参、黄芪、生姜、大枣可以代替前列腺切除术?究竟是中药厉害,还是手术厉害?如果这样都有效的话,那么那么多前列腺切除的病人不都白切了?

泌尿科马上开会反省这个问题,我实习的这家县医院之所以远近闻名,是因为在医学很多大的根本的问题上,大家都懂得谦虚学习。反省过后,他们立马制订了一套方案,如果是万不得已要动手术的就动手术,如果有一线希望用中药调理的就选择用中药调理。这样就真正能够为患者的身体健康考虑。

其实我明白江老师的用意,《黄帝内经》我都读透了,早知道“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膀胱里的尿水津液之所以会潴留,是因为周身气化力量不够,只有气化有力,津液才能排出来。就像造酒一样,下面火力一蒸,一气化,那边管口就会流出琼浆玉液,所以真正的能量阳气火力才是排尿的动力。

江老师开红参、黄芪、生姜、大枣,就是通过壮人体阳气火力,把尿推出去。这有点像打针一样,想从针管里流出水来很难,但你把针柄往下一推,针管里的水很快就射出来,所以推力很重要。这股推力就是身体的阳气。

阳气能把水液推出来,中医就叫作温阳利水。不管是尿道感染,还是阻塞,只要知道他中气不足,脉象虚瘪,少气乏力,一旦把他的气充足,管道舒张打开,尿水自然畅流。就像自行车充足气,就会轻快地飞奔,气瘪了就骑不动一样。尿道也一样,充足气,排得就快,瘪了气,排得就点点滴滴,非常艰难。所以老年人很多便秘癃闭都与阳气不足分不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