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原发性支气管肺癌简称肺癌,是目前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近几十年来,无论是发达国家或是发展中国家,肺癌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均以惊人的速度上升。2019年1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报告显示,全国恶性肿瘤发病第1位的是肺癌,每年新发病例约78.7万。

中医学认为,引起肺癌的病因有内、外之分。内因多属情志不调、劳累过度、饮食失节等导致脏腑功能失调,主要是损伤了肺、脾、肾三脏的正常功能,致痰湿内聚,气滞血瘀,郁结在肺发为肿瘤;外因多属六淫之邪毒犯肺,近些年更因空气不洁,油烟邪毒直接犯肺,致使肺宣降失司,痰凝气滞,郁结在肺成瘤。如内外因素均有,正气内虚邪毒直中,则更易致肺癌发生。

中医对肺癌的治疗是以减轻或缓解临床症状为标准,不单以瘤体大小为指标。这也是中西医对肿瘤疗效评价的根本区别。其治疗方药多散见于咳嗽、喘息、水肿、胸痛、血证等病证中。

这些年我在肿瘤临床治疗的肺癌,均是晚期患者,均是经过手术,或放、化疗后复发转移,或治疗后出现的并发症。患者非常痛苦,严重影响生活质量。我在学习继承前贤的经验后,采用中医理论,辨证治疗一些晚期肺癌,对减轻患者痛苦、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获得较好的效果。下面实录一则治验病案。

益肾护骨解毒汤治疗肺癌伴多发骨转移

一、患者自述

我姓陈,女,生于1966年3月,河南南阳人。

2016年5月初的一天,我突然感到背部不舒服,有时还有疼痛的感觉。我认真回忆,没有干什么重活,没有能引起背痛的原因。家里人督促并陪我去郑州大学某附属医院看病。经过胸部CT检查提示:右肺有占位伴双肺多发小结节。医生说,肺部的结节要高度重视,需要做胸部穿刺检查确诊,同时建议我查查骨部的情况。我按照医生的安排做了检查。胸部穿刺病理诊断:肺腺癌,免疫组化TTF-1(+)EGFR基因第19外显子缺失突变。SPECT:全身多发骨代谢活跃,考虑骨转移。据此医生给我的诊断是右肺腺癌伴两肺转移、骨部转移。

当时我的精神一下崩溃了,我才50岁出头,就得了这么重的疾病。我还有一大家子,以后我就是患者了,不但不能照顾他们,还成了他们的拖累。我自己还不知道将受多大的罪。我虽然不懂医,但我知道癌症转移了,就是晚期,不好治了。我整日处在极度悲伤和烦躁中,那一段时间体质明显下降。家里人想方设法安慰我。为了家里的亲人,我想着先治治试试吧。

医生让我口服易瑞沙及抗骨转移治疗。我服药后胃肠反应不是太大。但在服药过程中,又出现右髋部骨部转移,影响走路,痛得非常厉害,严重影响我晚上睡眠。我心情非常烦躁,家里人特别着急,最后商量决定寻求中医中药治疗。

二、诊疗经过

2016年7月31日初诊:患者重度乏力,每天昏昏沉沉,有些怕凉,背部和右髋部疼痛,晚上怎么调整姿势都不舒服,经常痛得睡不成觉,大便稀溏,小便正常;舌质淡,苔少,脉沉细无力。

诊断:右肺腺癌伴两肺转移,骨部转移。

辨证:肺脾肾亏虚,骨骼失养,瘀毒内结。

治法:补肺健脾,益肾护骨,化瘀解毒。

方药:益肾护骨解毒汤加味。桑寄生30g,菟丝子30g,制杜仲12g,熟地黄15g,肉桂9g,补骨脂15g,透骨草15g,骨碎补15g,川续断30g,独活10g,白芥子12g,川牛膝15g,秦艽12g,黄芪15g,当归30g,柴胡9g,夏枯草15g,清半夏15g,桃仁12g,红花12g,蜈蚣3条,全蝎6g。7剂。水煎服,每剂药头煎、二煎共取药汁400mL,混合后分2次服,上午10点、下午4点服药,每日1剂。嘱咐患者继续服用靶向药易瑞沙。

2016年8月8日二诊:上方服用后,感觉不错,身上有点力气了,最重要的是右胯部疼痛减轻了。嘱咐患者按照上次的方子继续服用。

2016年9月5日三诊:服上方1个多月,身体恢复得很好,有精神了,背部不适的症状基本消失,我的右胯部的疼减轻多了。有时有口干症状。复查MRI、CT显示病灶稳定。上方加百合30g,麦冬15g。15剂。

2016年10月10日四诊:近期吃饭不太好,胃酸,睡眠差,无胸闷,不咳,晨起痰多,转氨酶偏高,AST 115U/L、ACT 195/S。舌质红,苔少,有裂纹,脉沉细。上方加黄芩12g,赤芍、白芍各15g,芦根15g。30剂。

2016年11月28日五诊:服用上方后肝功能较前明显下降(AST 44U/L、ACT 56/S),目前仍口服易瑞沙,精神饮食均可以,睡眠差,夜间2~3点易醒,大便次数多,一日2~3次;舌质淡红、苔少、有裂纹。停经2月余。上方去赤芍、白芍、芦根。加蝉蜕12g,酸枣仁30g。30剂,煎服法同上。

2017年7月10日六诊:上次开方后,患者去南方住了,带着上方在当地取药煎服,一直服用至今,身体无明显不适。精神饮食都很好,睡眠还是不太好。腰髋部阴雨天疼痛,可自行缓解。大便基本成形,小便正常;舌淡边有齿痕,舌中后部稍白腻。6月26日复查:总胆固醇偏高5.67mmol/L,甘油三酯2.63mmol/L;肝肾功、电解质正常。复查胸部CT:右肺病变和4月26日变化不明显,双肺病灶稳定。L1椎体内及右侧肱骨头较前变化不明显。

调整方药为:独活12g,秦艽12g,防风6g,细辛3g,川芎12g,当归30g,赤芍、白芍各15g,熟地黄15g,桂枝6g,茯苓15g,党参15g,杜仲12g,川牛膝15g,桑寄生30g,骨碎补15g,郁金12g。30剂,煎服法同前。

2017年9月10日七诊:上方服后精神、饮食均好,最近晨起刷牙时牙龈出血,睡眠还是不好,大便偏溏;舌质红,苔少,脉沉细。

调整方药为:百合9g,熟地黄15g,生地炭15g,玄参9g,浙贝母12g,麦冬30g,生白芍15g,当归30g,知母12g,莪术15g,郁金12g。30剂。

2017年11月18日八诊:上方服后,牙龈出血消失,自觉身体各方面还可以,睡眠不好,还是担心复发;舌质淡红,苔白,脉沉。

调整方药为:太子参30g,当归30g,黄芪15g,鸡血藤30g,白术30g,清半夏15g,郁金15g,夏枯草30g,僵蚕15g,浙贝15g,百合30g,补骨脂15g,透骨草15g,骨碎补15g,川续断30g,桑寄生30g,菟丝子30g,焦山楂、炒麦芽、焦神曲各10g,酸枣仁30g。30剂。煎服法同前。

三、辨证思路

这位患者是在明确诊断为右肺腺癌伴两肺转移、多发骨转移,口服靶向化疗药及抗骨转移治疗时,因身体每况愈下,右髋部疼痛加重,寻求中医中药治疗的。

从初诊患者的情况看,主要症状是右髋部疼痛,夜晚加重。此因痰毒互结于肺部,耗损肺气日久,导致肾精血不足。肾主骨,肾精血虚则骨部失养,出现右髋部疼痛,夜间加重。初诊以补气养血、补肾护骨为治疗原则。选用我长期在临床治疗骨部转移总结的益肾护骨解毒汤。方中菟丝子温而不热,补而不燥,补肾益精,为平补阴阳之良药;桑寄生补益肝肾、强健筋骨,与菟丝子共为君药。杜仲既补肾阳,又益肾阴、润肝燥、强筋骨,为平补肝肾,治疗腰膝酸痛、筋骨痿软之要药;续断既能补肝肾、强筋骨,又续筋接骨、疗伤止痛,为骨科要药;杜仲长于补养,补而不走,续断偏于活血,补而善走,二者相伍,不仅药力倍增,且补而不滞;肉苁蓉温而不热,补而不腻,为补肾阳、益精血之良药;熟地黄善滋肝肾之阴,为治肝肾阴虚之要药;补阳之肉苁蓉配伍滋阴之熟地黄,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尽显“阴中求阳”之意,与杜仲、续断共为臣药。补骨脂补肾阳、固肾精;骨碎补温补肾阳、强筋续骨、疗伤止痛,为伤科要药;透骨草暖筋透骨、除湿止痛,载药入筋骨,为骨部引经药;土牛膝活血化瘀、祛湿解毒;白芥子豁痰散结、通络止痛,补骨脂、骨碎补、透骨草、土牛膝与白芥子共为佐药。独活祛风湿、止痹痛,为治风湿痹痛之要药,为使药。诸药合用,共奏补肾填精、解毒护骨之效。

根据患者的病情又加用黄芪,当归以补气养血;秦艽舒筋止痛;柴胡疏肝理气;夏枯草,清半夏化痰散结;桃仁、红花活血化瘀;蜈蚣、全蝎通络解毒。

患者服药后自觉体质好转,疼痛减轻。效不更方,二诊、三诊、四诊、五诊均在此基础上根据临时出现的症状稍作加减。如出现口干加百合、麦冬;转氨酶升高加黄芩、赤芍、白芍、芦根。患者家离郑州较远,病情又趋于稳定,在当地按照上方继续服用。患者自述症状明显好转,生活质量较高。

患者在2017年7月10日六诊时自述腰髋部阴雨天疼痛,可自行缓解,大小便正常,舌淡边有齿痕,舌中后部稍白腻。辨证为体虚又感受风寒湿邪,客于肢体关节,气血运行不畅,故见腰髋疼痛,方选独活寄生汤加减。方中重用独活性善下行,除久痹,祛筋骨间的风寒湿邪;秦艽祛风湿、舒筋络而利关节;桂枝温经散寒、通利经脉;防风祛风胜湿,桑寄生、杜仲、牛膝以补益肝肾而强壮筋骨,且桑寄生兼可祛风湿,牛膝尚能活血以通利肢节筋脉;当归、川芎、熟地黄、白芍养血和血;党参、茯苓、甘草健脾益气。以上诸药合用,具有补肝肾、益气血、强筋骨之功效。

患者七诊时疼痛症状基本消失,因有牙龈出血,舌质红、苔少,脉沉细,方选百合固金汤。本方服之可使肺金宁而肺气固,方中百合、生熟地黄滋养肺肾阴液;麦冬助百合以养肺阴、清肺热,玄参益肾阴、降虚火;当归、白芍养血和营;贝母、桔梗清热化痰,针对肺积又加郁金、莪术以散结。诸药合用,使阴液恢复,肺金得固,诸症自能随之而愈。

对这位患者的治疗思路是首先改善临床症状,解决骨部疼痛,缓解因痛而引发的诸多不适。肺部肿瘤是一种全身正虚、局部邪实的疾病,因此要兼顾扶正祛邪,争取让这位患者带瘤长期生存,且能有好的生活质量。

作者:郑玉玲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