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理

章永红,男,1951年生,江苏省名中医,师从名中医钱伯文先生。

章教授认为大肠癌病因多为长期的饮食不节,或劳倦过度,或忧思抑郁,或久病失养而损伤脾胃,导致气血生化乏源,正气虚损,邪气乘袭,蕴结于脏腑,气机受阻,痰湿内生,瘀毒蕴结,形成肿瘤。

病性总属正虚邪实,正虚以脾胃气虚为主,邪实以湿热瘀毒多见。患者先天脾胃亏虚,后天饮食失养,且病久正气已虚,加之手术、放化疗均为攻邪之法,正气更伤,脾胃功能减退和失调,不能正常运化,以致湿从中生,久蕴化热,湿热困阻脾胃,阻滞气机通降,日久血滞毒瘀,阻碍脾胃运化,形成恶性循环。

大肠癌患者临床常见消瘦、乏力、神疲、虚弱、食少纳呆等症状,甚至出现大肉陷下的表现,中医将这些症状和体征辨证归为“脾虚证”。而腹胀、腹痛、便秘等症状,多因湿热瘀毒阻滞气血运行所致。

临床对于大肠癌的治疗,章教授强调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关于辨病论治,清代徐灵胎在《兰台轨范序》中说:“欲治病者,必先识病之名,能识病名而后求其之所由生,知其所由生又当辨其生之因各不同,而病状所由异,然后考其治之之法,一病必有主方,一方必有主药。”所谓一病必有主方、主药就是辨病论治。肿瘤是一类比较特殊的疾病,有时影像学或病理学诊断已经明确,而患者却没有任何症状,或者患者出现的症状不是肿瘤的相关症状,此时无证可辨,在治疗时就应首先辨病,其次辨证,把西医辨病和中医辨证相结合将有助于提高对肿瘤的认识,这样不但明确了所患肿瘤的种类、病理类型、临床分期及机体的一般状况,且可根据中医理论进行有效辨证,由此使整体和局部相结合,宏观和微观相统一,更有利于选择有效的抗肿瘤措施,制订合理恰当的治疗方案。

章教授根据大肠癌病性以脾气虚弱为本,湿热瘀毒蕴结为标,提出治疗当以扶正气、健脾胃为主,辅以清热化湿、活血解毒。而尤以益气健脾为重。如李杲指出:“治脾胃即所以安五脏”“善治病情,惟在调理脾胃”。李中梓在《医宗必读》也说:“脾土强者,自能胜湿。”张元素说:“欲其消散必借脾胃气旺,消磨开散,以收平复之功。如一味克消,则脾胃更弱,后元气愈亏。故见故者不去,新者复生矣。”谆谆告诫要扶助正气,健运脾胃,不能一味克消,实为中医治疗肿瘤的根本大法。然而肿瘤又不同于其他虚损之证,补益药物应用不当反而刺激肿瘤细胞的生长。扶正药物大多性味温热,补益的同时有助热助火之弊,因此临床应用时应选用性味平和、甘温平补之品,如党参、白术、黄芪、西洋参等,避免使用辛甘大温助阳药物。

临证根据大肠癌的病机特点,章教授总结经验,以四君子汤为基本方自拟经验方治疗各期大肠癌,药物主要有炒党参、炒白术、云茯苓、炙甘草、炙黄芪、生薏苡仁、白扁豆、丹参、白花蛇舌草、仙鹤草、败酱草等。方中黄芪味甘微温,归脾、肺经,益气固表,为方中君药。党参味甘,性平,归脾、肺经,益气、生津、养血;白术味苦甘,性温,归脾、胃经,补气健脾,燥湿利水,共为方中臣药,合黄芪同用益气健脾,扶助正气为主。茯苓、甘草、薏苡仁、白扁豆、丹参、仙鹤草、败酱草、白花蛇舌草俱为佐使,以健脾化湿,清热解毒,活血祛瘀。全方集益气、健脾、化湿、解毒等为一体,祛邪与扶正并用,非一味猛攻,而是以扶正为主,使攻不伤正,补不助邪,共奏益气健脾、清热化湿、活血解毒之功。

同时,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章教授临床经验方中的多种药物具有调节免疫功能、抗肿瘤活性、改善高凝状态等药理作用。如黄芪具有调节免疫、诱导动物干扰素的形成、增强B细胞功能的作用;党参具有调节机体免疫、清除自由基等作用;茯苓有抑制肿瘤生长及调节免疫作用;白术可增强直接细胞毒作用、促进机体激素调节与酶系统功能、增强抗肿瘤的免疫作用;薏苡仁的活性成分(薏苡仁酯、薏苡仁油)及总提取物均有很强的抗肿瘤作用。

四君子汤合槐角丸加减治疗大肠癌

沐某,男,76岁,2015年8月14日初诊。患者因食辛辣刺激食物出现大便带血,量不多,暗红色,遂求治于当地医院,查电子结肠镜示:结肠癌,结肠息肉;病理结果示:降结肠—黏膜绒毛膜状管状腺瘤伴上皮内瘤变(中-重度异型增生),结肠距肛门14~18cm处中高分化腺癌,并见黏液糊。

2015年7月2日于江苏省肿瘤医院住院治疗,排除手术禁忌后于2015年7月13日行“剖腹探查术”,结合术中所见情况,行姑息性Dixon术及横结肠袢式造口术。术后病理结果示:结肠溃疡型低分化癌,符合腺癌伴鳞状分化,累及全层达外膜外脂肪结缔组织,侵犯神经;上下切缘:黏膜慢性炎,肠系膜(3/8)淋巴结见转移癌及癌结节2枚;免疫组化标记结果:CK5/6部分(+),P63(-),P40(-),CK7(+),CK20(-),CK8(+),Vil-lin(-),CDX-2部分(+)。

刻下症见:患者神萎少华,形体消瘦,乏力明显,偶心悸气短,纳谷不香,夜寐欠佳,大便溏泄,带少量鲜血,舌质淡,舌苔白腻,脉细滑。章教授认为此为脾气虚损,湿毒内蕴,辨证属脾虚湿毒。治以健脾益气,化湿祛毒。药用:党参20g,炒白术20g,茯苓20g,炙甘草6g,槐角12g,侧柏叶10g,地榆10g,枳壳10g,黄芩12g,生薏苡仁20g,生山药10g,制黄精10g,石斛10g,天龙3g,灵芝20g,白花蛇舌草15g,蛇莓10g,藤梨根10g,昆布10g。14剂,每日1剂,水煎服,饭后服用。

2015年8月29日二诊:患者面色较前改善,体重稍增,乏力,心悸气短较前减轻,纳食可,夜寐不安,大便仍不成形,无鲜血,每日2~3次,便质黏,小便调畅,舌质淡,舌苔白腻,脉细滑。拟方:首诊方加焦神曲15g,鸡内金15g,茯神15g。14剂,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两次饭后服。

2015年9月15日三诊:患者面色润,稍有光泽,体重增加,乏力,心悸气短消失,纳食可,夜寐可,大便细条状软便,无鲜血,每日1~2次,便质黏,小便调畅,舌质淡,舌苔白腻,脉细滑。拟方:二诊方去蛇莓、昆布,加泽泻10g,远志15g。14剂,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两次饭后服。

以此方随证加减治疗3个月余,患者此前不适症状均较前改善,现病情平稳。

按:患者老年男性,经手术治疗,加之年逾七旬,正虚之象明显,故治疗以扶正为主,辅以攻毒散结。补虚之法,章教授首推补益脾胃,脾胃乃后天生化之源,脾胃不能正常运化,任何补养之法都不能达到应有的作用。脾胃功能得以恢复,则气血化生有源,故方以党参、炒白术、茯苓、炙甘草、灵芝益气健脾。同时祛除癌毒是癌症治疗取胜的关键,而虫类药的特性是行走攻窜,善攻毒散结,对于邪毒内聚形成的有形结块,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疗效,非草本药物所能及,故章教授佐以天龙祛瘀攻毒,方用剂量3g,以达到祛瘀而不伤正之效。辅以薏苡仁、白花蛇舌草、蛇莓、藤梨根等清热、化湿、解毒。

经验发微

章教授认为大肠癌患者多因先天脾胃亏虚,后天饮食失养,且病久正气已虚,加之手术、放化疗均为攻邪之法,正气更伤,脾胃功能减退和失调,以致湿从中生,久蕴化热,湿热困阻脾胃,阻滞气机通降,日久血滞毒瘀,阻碍脾胃运化,形成恶性循环。

大肠癌病性以脾气虚弱为本,湿热瘀毒蕴结为标,临证治疗当以扶正气、健脾胃为主,辅以清热化湿、活血解毒。而尤以益气健脾为重,因脾胃乃后天生化之源,脾胃不能正常运化,任何补养之法都不能达到应有的作用。脾胃功能得以恢复,则气血化生有源。故临证治疗中章教授重视脾胃亏损,以健脾益胃,补益气血为根本。临证用药以益气、健脾、化湿、解毒等为一体,祛邪与扶正并用,以扶正为主,使攻不伤正,补不助邪。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