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爷爷曾经跟我说,崎岖的山路走多了,平坦的路走起来就特别轻松。

疑难的怪症见多了,治多了,平常的小毛病治起来就不难了。

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一个医家要善于攻克疑难杂病,善于攀登疾病的珠穆朗玛峰,那么其他山峰你将会如履平地。所以碰到一些奇难怪症,我总是特别关注。

上午跟何老抄方时,有个奇怪的男子,他每天要换三套衣服,早、中、晚各一套,为此他苦恼了一年多。为什么一天要换三套衣服呢?

这男子说,我35岁时出国,去了一趟非洲,回来后老是烦躁多汗,特别是两边腋下出汗特别多,把衣服都湿透了,而且平时晚上还睡不好觉。

何老仔细地听这男子诉说,然后点点头,有针对性地问,你平时是不是容易犯口腔溃疡?男子点点头。何老又问,是不是尿黄赤,容易口干?

这男子又点点头,然后说,大夫,我看过十几个医生,他们给我用了各种治汗的汤方,这汗从来没有止住过,几个小时,腋下衣服就湿了。

我边听边翻看他以前的病历,发现前面用了益气固表的黄芪,滋阴清热的生地黄,调和阴阳的桂枝汤,疏肝解郁的逍遥散。真的是名方名药用遍了,居然还没有效果。

何老说,治病不能盲打,没瞄准就开枪,很难打中靶心。何老问我有什么思路?

我说,汗为心之液,这脉象一派数热,还是不要管他汗出,先清清心气,心清凉了,汗就出得不那么猛了,就像夏天到避暑山庄,清凉清凉的,就不那么容易汗出如雨。

何老问我用什么方子?我说,可不可以用黄连解毒汤?

何老点点头说,黄连解毒汤对于上、中、下三焦火势,效果不错,但对于这种纯粹心经热盛,迫汗外出的,病人又容易口干,口腔溃疡,尿黄赤,用导赤散更为合适

我听后恍然大悟,拍拍脑袋说,我怎么没想到呢?

何老笑笑说,你看他身上的各种症状都显示心经有热。

第一,口舌容易生疮,心开窍于舌。

第二,口容易干,火迫津伤,心主火。

第三,舌头痛,诸痛痒疮,皆属于心,伴随舌尖红,乃心火上炎无疑。

第四,小便黄赤,黄赤为热火之色,乃身体自救,反映心火炽盛,借尿外出。

第五,手少阴心经之脉,出腋下,有一穴名曰极泉,当心火旺盛时,会蒸发心液外泄,从腋下泉眼里流出来。

我听后点点头,何老把这个反复治疗一年多的腋下汗症,用几句话就点到根子上去了,就像瞄准了靶心,要上子弹了。

我迅速把导赤散写下来:竹叶、生地黄、木通、生甘草

我以为何老会再加些药,加强这古方的疗效,但何老说,开汤方又不是搞满汉全席,用药辨证准确,三两味药就有效。

可病人却不太相信,以为医生只是应付他,但看在三剂药不到十块钱,也就拿走了。

一个月以后,我打电话随访时,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能把汗症减轻就不错了。可这男子说,吃了这几剂药,出汗一天比一天少,最后腋下汗出好了,尿清澈了,烦躁消失了,睡眠也好了。老先生实在太牛了,不到十块钱的中药方,解决了折磨我一年多的怪病。

其实怪病本是常,没有找出原因,就以为它奇怪疑难。一旦找出原因,像找到开门的钥匙一样,你会轻松地出入。导赤散,清热利尿,导心火从小便出,病人身上的浊液纷纷出下窍,而不会从腋下冒出。这种给邪以出路的方式,就像打太极,又像挖沟渠,引这些病邪疏导出体外,身自安,邪自去。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