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小郎中学医记:我的中医实习故事》

镇上有一个扩张性心肌病的病人,快八十岁了,心脏搏动无力,导致周身上下水肿。先是脚肿,后来肚腹肿大就像怀孕的妇人,刚开始用西药利尿药,水利走了,病情稍减,可回家没几天,又因水肿回来了。

后来并发胸腔积液,导致呼吸困难,只好抽取胸腔积液,把积液抽掉,连病人都知道这只是一时治标,令身体稍安而已。果然每次抽液,只能顶个五六天,然后又有积液了。搞得老人家谈到上医院,就死活不肯去。

但是全身高度水肿,胸闷气促,每天小便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喝进去的水排不出去,那真叫苦。心脏超声检查,发现心脏扩大,肝也大,肺部感染。

在镇上医院来回治疗三四个月了,医院说,像这种情况,属于重度心衰,人老了就像树木腐朽了,想枯木逢春真的很难。家属听了早有心理准备,很无奈地准备后事。

这时镇上医院的一位医生说,何不送到县里去,县里的中医院有高手,说不定可以有机会挽回,即使挽不回,家人也算是尽了份孝心。

这家人一听,马上就叫了救护车,把老人家送到我们医院来。我跟在江老师后面,一看这老人家行将就木,就感到心痛。医生经常要面对将死之人,但这老人看似视死如归,心中却是有很多东西放不下,他不想在医院经受“折腾”,但又希望有万分之一的生机。

江老师听了镇上医生的病情介绍后,知道以前都是用常规的利尿药,一听并没有采用中药,江老师说,利尿药要减量,开始用中药介入。

可是该用什么中药呢?江老师写了红参30克,附子(先煎)30克,黄芪60克。而且江老师只开了一剂药,水煎分三碗,先喝第一碗。

这老人家当天下午喝了一碗,晚上老人家说,还想再喝一碗。

中医认为各随其所欲而治之,当病人喝药有些舒服时,说明方向对了。

第二碗药喝下去,老人家觉得挺舒服的,晚上撒了两次尿,特舒服,撒完尿,老人家主动要喝第三碗中药。第三碗中药下去,第二天早上起来,老人家又撒了一次尿。

他自己感到脸肿得没那么厉害了。老人家说,这是什么药啊,为什么我生病这么久,都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这药我喝下去,睡得太好了。

江老师看到这种情况,点了点头说,把西药呋塞米(速尿)停掉。

第二天效不更方,再喝这汤药。老人家信心大增,喝药当喝水,这药汤一下去,排尿更多,而且随着尿量增多,老人家身上的肿胀像退潮一般,一天比一天退下去。

为了验证这中药的效果,我从第一天就给老人家称体重、拍照片。整个浮肿的身体,160斤的体重,连住了十天院,吃了十天中药,每天尿量都在两升以上,这短短十天,病人减了将近20斤,这20斤是什么呢?当然是水了。

这20斤减下来,老人家如释重负,刚开始我们摸他脉,由于手腕水肿,基本很难摸到脉象,整个心脏都被寒水包裹。现在一摸,脉象应指有力,非常清晰,可见衰弱的心脏渐渐变得有力,我知道江老师从死神手中又挽救回一条生命。

老人家感动得哭了,我很少看到将近八十岁的老人还会哭,而且泪水像珍珠一样。周围的护士,还有实习生看了,鼻子都酸酸的。像这种场景,实在太感人了。老人家说,我一辈子没有见过这样好的医生,把我的命救回来了,而且还让我少受罪。

老人家在家属的陪同下慢慢地离开了医院。老人家刚来时是被抬来的,现在出院,拄着拐杖,自己能够慢慢地走了。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大家都想知道为何红参、附子,加上黄芪三味药,就把水肿消了,这三味药现代研究可没有利水的作用,又不是利尿药,凭什么让这个重度心衰、周身严重水肿的老人家,水去身轻,健康出院呢?

江老师说:中医看到水,更要看到水背后的气;看到阴,更要看到阴背后的阳。就像你看到湿毛巾,就要看到毛巾里的水分气化后变干、变轻松,看到阴云密布,就要看到阳光出来后,阴霾消散。

脏腑阳气不够的时候,身体里的那些阴分物质就气化代谢不了。像老年人,本身阳气就像日落西山。你们想想,日落西山的太阳,能否把衣服晒干?

大家摇摇头,都知道晒衣服,最好的是中午的阳光,这时阳气最足,热量最足。

江老师点点头说,所以我们用制阳光消阴翳之法,红参强心脏阳光,附子强命门阳火,黄芪补中焦大气,红参、黄芪、附子,上中下三焦阳气并补,让周身阳气振奋。

这样制造一个春夏阳光的气场,那么病人身上水湿得到气化,冰雪阴寒得到消融,就像春阳融雪,尿水就能够涓涓滴下。

我马上脱口道:《黄帝内经》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用呋塞米去利水是治其表,用红参、附子、黄芪去补阳气,助气化,使脏腑有力排尿是治其本。

大家恍然大悟,原来中医可以不用利尿而达到利尿的效果,通过红参、黄芪、附子补阳气、化水湿,达到不利水而肿消的目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含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研究之用。